目前日期文章:200906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不單單是我的環境本就如此,也是因為我是這樣的人,使得我注定會接受命運的痛苦。如果我因為那些經歷而單純的認定:「他們就是如此」,因而單純的確定地恨著他們,那麼我會如此痛苦嗎?如果一個人對另一個人有了定見,那麼不論那個人做了什麼說了什麼,也不過再次驗證了他的定見是否正確罷了。他便再也不會有什麼憤怒了。情緒之所以產生,多半由於抗拒某項事實,某項我們不願意接受或者理解的事情,因為我們拒斥那樣的存在之於我們,覺得牴觸了我們,侵犯了我們,我們希望事情不是如此,希望他們不是這樣,他們不應該讓我有這樣的心情,我們因而感到憤怒,感到悲傷。但是如果我們擺脫了這樣的機制,像聽聞一樁電視新聞一樣,用我們因人生歷練而得的model套用其上,解釋了這件事情之後,輕輕帶過便什麼也沒了,連感嘆都沒了,記憶什麼也不留──若是這樣,我們是不會感到憤怒,或是其他的情緒的。


但是即使如此,我們真能做到嗎?若能做到,便幾乎是不帶情感的機器人了。或者是一個已經能將情感作為外物,可以輕易掛上與卸下的聖者了。前者與後者是徹底的南轅北轍,展現於外的卻可能如此相似。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Lonely bridge

Lonely seawall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下午下大雨,傍晚五點多時停了,原本躺著補眠,但是沒睡著,室內昏暗。我發著呆,突然想去看看海,相機一抓穿著拖鞋就出去了。之前多半還會怠惰的猶豫再三,但是這回卻莫名的就行動了,像動物一樣。也有可能是因為這幾天睡眠不足,精神不佳,有些恍惚,反而沒有多加考慮。很本能的想要到外頭遊蕩,厭倦了這幾天的壞心情,總之就這麼跑出去了。


我走溪洲大橋跨過頭前溪到竹北,接著隨興地往左拐彎進溪邊的棧道,順著溪流而下。颱風未遠,氣雲密實。這是我從沒走過的路,河流兩側是稻田。這溪邊的便道看來是讓市民休閒遊憩使用的,但是在這個天氣,我只看到兩位穿著雨衣的單車騎士和我擦肩而過。越往下游騎,越安靜,其實就是到了鄉村一樣的地方。這是頭前溪和它的支流豆仔埔溪的流域。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NBA〉確定要來台了 金塊力拼溜馬

TSNA╱張繼元 2009-06-19 17:01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Jun 17 Wed 2009 00:21
  • 窗外



窗外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我的部落格好友cloudwind討論起這個話題,因此還是發篇文章來回應討論吧!


其實我們剛在一起時,她還在唸書,我則在重考研究所。我們一開始的相處和現在大不相同,也發生不少因為距離而導致的衝突。當時的我覺得她沒能體會一些苦衷,當時我是強烈的想要重新爬起,而同意這一點的她,也鼓勵我重考的她,在細節上沒能感同身受這份心態,因而常產生衝突。而弔詭的是,在我的前一段戀情,這樣的角色是互換的。我以前是個情感極強烈,極可怕,極不穩定的人,把女方綁的死死的,最終我嚐到了苦果。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13 Sat 2009 00:12



我想你是獨自到海邊去看海了吧。記得你曾說,當你覺得被束縛得喘不過氣來時,你便會去看海。大多數時候,你只是嘴巴說說而仍懶惰的待在家裡看電視。但是前天你突然地說要去看,而且是三更半夜,我被你嚇壞了。你說,晚上時,海面與星空連成一片,如果有流星,掉到海裡去,是不是那一瞬間整片海整片夜都會被點亮呢?你說你想到一種意象,那幅場景裡的一切都進行著靜默的燃燒,像冬天的海岸,整座海港被點燃了,停在港內的漁船一個接著一個燒了起來。而海水卻凍的快要結冰……你是遠航歸來的水手,站在船頭遠遠的看著港口,你看見你朝思暮想的故國正在燃燒,你說你無法承受那種幻滅,你多年來的鄉愁成了一堆灰燼......你於是跳到海裡想冷卻自己,因為那絕望徹底點燃了你,對於世事對於一切的無常激怒了你,你想反抗那些人們認可的價值,那些鼓勵人想的釋懷的價值。你只想尋找一個解答,回答你,為什麼你寄與情感的故鄉,可以看似無端的就這麼在眼前燒成了灰燼?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由於在公司,只能看NBA線上轉播。不過,文字轉播反而可以站在較旁觀的角度,純從數字面來分析比賽,這樣是否較為「客觀」,個人持保留態度。因為我認為籃球和棒球比賽節奏大不相同。


1.前兩節湖人隊的命中率過低,到了下半場後逐漸提升,相對的,整場魔術隊的罰球命中慘不忍睹。
2.Howard本場比賽著重在防守面,Turkoglu加強了進攻火力。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會對那些政治的潛規則有興趣,那是關於政治之形而上的東西,但是對於政治活動本身,我總是難以激起熱情。因為人之被鼓動,是難以脫離生物性的,訴諸情感是人類的本能,也是人類世界的正常現象,但是根據我的觀察,在現在,被用訴諸情感推動的政治活動,無一不是受到有心人士操弄的,或者原本是自發的,中間卻難以避免有心人士的滲入,而導致變質。如果是一個全然本能的東西,如純粹為了求勝的運動競技,那會吸引我,會讓我的情感激昂,但是被一個有心人算計過的政治活動,我為什麼要隨之起舞呢?明白說來,是因為我不想被愚弄吧。而「覺得我被愚弄」的人就是我自己。因此,在絕大多數可以被激情的場合,我連「自己」都說服不了,也就更不可能讓笨蛋的自己暴露在外了。


深綠或深藍的言論反而讓我沒什麼意見,因為那就很單純的表示了他們的偏激立場罷了。我觀察到的是不少自命為「獨立客觀」的人,事實上包裹著的仍然是偏激。和這類人相比,我甚至較肯定深綠或深藍的人,至少他們毫不掩飾的誠實的表態。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直以來,我都予人一種疏離感。哪怕是在我最樂群的時期,也總給人一種「最後總有個難以跨越的鴻溝」的感覺。我知道我給人的這種感覺很難形容,因為自遠方看去,我是多話的,歡笑的,吵雜的。然而,在其他的時刻,比方說這個部落格,卻有給人無比的陌生感,彷彿這個Milstein並不是我們現實中認識的那個人。


這層陌生感不止旁人感覺,我自己亦然。有時點閱以前寫的東西,彷彿看著另一個有點熟悉的陌生人似的,那不是自己,至少不是全部的自己。我對我自己也存在著那道難以跨越的鴻溝。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隻大頭貓和一隻笨臉狗是一組的,應該是韓國貨,有陣子韓系商品很多,當時買的,後來就沒看見過了。記得當時電視還看見過她們的動畫,大頭貓會欺負笨蛋狗。

請問有人知道這組貓狗娃娃的名字嗎?請問她是誰啊?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Hillary Rodham Clinton
Secretary of State
Washington, DC
June 3, 2009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華民國98年06月04日

總統發表「六四事件」20週年感言

馬英九總統今天發表「六四事件」20週年感言,內容全文為: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