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0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5 年的職棒簽賭事件是第二次有檢方起訴的事件。 2005726 號,La new熊隊捕手陳昭穎在球場開賽前直接被檢方帶走。而誠泰Cobras隊二軍教練蔡生豐也遭拘提。並且波及數名洋將,包括在案件曝光前於季中突然不告離隊 的牛隊泰迪和防護員桑塔那。和受到限制住居的中信鯨隊吉龍、La new 熊隊的羅德里茲。該年各隊總教練與領隊碰到媒體,流行聊「洋將不好管理風」。但是 2005 並沒有任何一位洋將被起訴。反而主辦案子的檢察官遭到起訴。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篇文章轉錄自竹板凳的漁塭,是去年的舊文章,關於中職簽賭案的結構問題分析的很好。

你該知道的共犯結構

 

職棒反覆傳出黑道涉入已久,打從第一次爆發的時報鷹案件,背後勢力的成分都是相同的:「民代和黑道掛勾簽賭或當組頭、司法程序不公、不良檢調警方配合黑 道、清白司法檢調遭受背後集團的壓力而案情拖延,或直接不了了之」。而讓簽賭像野草一樣春風吹又生的癥結點,正是蔣家留給台灣最大的危機「黑道治國」。大 家都把眼光放在球員的操守上,其實真正讓問題一再發生的是以銀彈攻勢、和暴力脅迫球員就範配合的集團。球迷應該要知道背後問題的癥結點,更要記得是誰借用 黑道與組頭涉入職棒。過去真的認真去看過這些報導的球迷又有幾個?就連台灣棒球維基相關頁面上也見不到真正罪孽重大,且被定罪的民代、組頭、黑道的名字。 大家只關心是哪些球團球員涉案,還沒定罪就罵一罵,殊不知情況不是沒有工作保障的球員們拒絕就可以杜絕。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颱風即將侵襲這座島嶼的前夕,他到海邊去。這是一座廢棄了的漁港,有幾艘被遺棄了的廢船仍停靠在碼頭,上頭早已佈滿了斑駁鐵銹。往港口的陸上,會先經過漁村,由於這裡早已不再有漁船停泊,村落早就被遺棄了。當他隻身騎車進入時,宛如進入一座墓園,毫無人氣。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要是不曾經歷過,怎麼能夠懂得那種感覺呢?除了自己,有誰能懂那份痛苦呢?


我們覺得旁人絕對不會了解自己的痛苦,當旁人伸出援手表示善意時,我們便語帶不屑的視為快樂國度的人何不食肉糜的憐憫。僅有的朋友因此被激怒,拂袖而去,於是我們造就了自己更加孤僻。偶爾我們遇見也有著悲慘命運的人,我們欣喜若狂,用全部的心力去愛他,對方亦如是,但過沒有多久彼此就發現,這樣的愛是兩面刃,我們每述說一個秘密就是割自己一塊肉予對方,希望對方知道自己的鮮血淋漓的痛苦,另一面刃就是期望他的回報,回報他的痛苦與鮮血,他的秘密與痛苦。但是,這怎麼可能完全的交集呢?於是我們輕易的跌回孤僻之中,我們說:「他也是那麼悲慘的人,卻仍無法了解我的痛苦嗎?」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昨天的plurk。其實我應該不大適合用plurk,因為我不大會三言兩語閒聊,要是說起來了往往就是囉哩囉唆長篇大論。

「你願意作痛苦的蘇格拉底,還是快樂的豬?」--John Stuart Mill

Jeany說: 如果這隻豬吃好住好又不用被殺、最後壽終正寢,其實快快樂樂的當豬會不好嗎?何況蘇格拉底最後不得善終。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06 Tue 2009 16:06
  • 低調

我一向很低調,下了班離開公司後,就和公司完全沒了聯繫,更不用說和同事之間在公司之外有所互動。對他們而言,我必定是帶著點神秘感的人吧。尤其是,和我談起話時,「其實還是蠻有話題,蠻健談的人」,這種和他們表面的觀察不一致的行為,反而更加深了我的未知性吧。


有時也想,應該要積極加入群眾的啊!何必想那麼多?室友一語道破:「不可能!就算去到那種地方,你一定會更加不耐煩的,根本就難以忍受那些無趣的話題,不好笑的笑話,只會覺得如坐針氈,想趕緊離開那個地方的啊!」……果真是一針見血……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Oct 06 Tue 2009 15:54
  • 厭倦

之前只是知道,現在終於完全能夠體會,之前室友所說的那種對工作純然的厭倦感,當初他的主管在慰留時也早有經驗似的說:「唉你這種的最難留。」的確,收入、同事、環境,實在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可是就是那種重複一成不變的生活,每天起床,走一樣的路,看見一樣的人,做一樣的事,其實就是被異化了,像個機器一樣的生活著,而自己這部機器,也只是另外一部更大的機器裡的一個零件罷了。對我這樣的人而言,這樣的感受更為強烈。


我不甘心於此,但我又是否能像有的人一樣,能毅然決然的放下工作,踏上自己的孤旅呢?原本,到明年一月我和公司的國防役約就可以結束,原本希望可以藉由工作的空檔去旅行,但是今年度開始,可以說是一次好機會,但也可以說有點無奈被動,我們部門一齊到了新成立的子公司去,簽了三年約,雖然說這是有潛在利益的,也就是技術股,以及公司未來的潛在發展性,但相對的,也失去了一個工作的空檔。在煩躁異常的現在,對於那無事在身的輕鬆,感到無比的嚮往。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雷光夏2003年的專輯《時間的密語》中的一首我很喜歡的歌。(哪一首我不喜歡?)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