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西比奧‧愛米里亞努斯的視線,久久不能離開眼前的迦太基。他看著自建國以來,歷經七百年的歲月,長期繁榮興盛的都市淪陷後,逐漸成為瓦礫的過程。』

七百多年的漫長歲月裡,迦太基掌握了廣大的土地、諸多島嶼,海洋也在他們的支配底下,憑著這些,迦太基發展成為擁有巨量的武器、軍艦、戰象以及財富,毫不遜色於人類至今建造過的任何強國。

而且迦太基比起過去的任何國家都有勇氣與魄力。因為儘管他們曾經一度屈服在羅馬的要求下,交出了所有武器與戰艦,還能夠在羅馬軍的攻打下支持三年。如今城池淪陷,完全遭到破壞,將要從世上消失。

西比奧‧艾米里亞斯為了敵人的命運而潸然淚下。

儘管身為戰勝者,他還是不禁遙想未來。想著不僅是人類,無論是都市、國家、甚至帝國,遲早都要走上滅亡的命運。特洛伊、亞述、波斯、馬其頓,歷史告訴了人們,興衰是必然的歷程。

有意無意之間,羅馬的凱旋武將說出了荷馬史詩之中,特洛伊總司令觀赫克特說過的一句話:『總有一天,特洛伊會隨著普利阿莫斯王與跟隨他的戰士一同滅亡。』

站在他背後的波力比維斯問羅馬的凱旋武將,為何要說出這句話。西比奧‧艾米里亞努斯回頭看著波力比維斯,握著這名希臘摯友的手回答說:『玻力比維斯,我們現在正在見證往昔榮華富貴的帝國滅亡的偉大瞬間。然而我心中並無勝利的喜悅,而是為了總有一天羅馬也會走上同樣命運而感到悲傷』

----
這段話,是塩野七生在她的著作《羅馬人的故事》中,引用古羅馬史學加波力比維斯的敘述。
讀到這裡時整個心情激動不已。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
由於我們僅能侷限於人類來做討論,意即即使小黑狗有他自己特有的思維模式也絕非我們能理解,我們僅能認定他是沒有自我意識的,如此一來,就將和笛卡兒一樣,認為小黑狗和其他動物一樣是沒有靈魂的。這將陷入一個危機之中,我們將成為冷酷的人,無視動物的受苦,無視他可能被囚禁。


然而,正如第一篇所說,如果不經由理性的思考而僅由感性去感覺,多數的人都願意相信小黑狗和我-動物和人類之間,是存在著某種情感訊息交流的機制,而且我們都相信那是真實存在的。在這個基礎上,因為他沒有意識而不定義他的痛苦,進而認為他的痛苦沒有意義而無所作為,就不能接受了。浪漫主義對理性主義的反動,其來有因。多數時候我們相信直覺的、感性的東西是真實的,而不論那是否是一場誤會,這樣的認定讓人類的世界得以順利的運作,因而不能否定它。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
我從未見過這家的主人帶著小黑狗出去外面玩耍,我以為小黑狗跟之前的米格魯一樣,有著不夠盡責的主人,只將他們囚禁在這裡,使他們精神萎靡,鬱悶焦躁。


我一直不甚喜歡人豢養寵物的行為,小時候我曾和朋友說:「你怎麼知道他想被你養呢?」「一隻狗向主人搖尾乞食撒嬌,主人覺得很可愛而感覺開心,我不大喜歡狗的這種模樣,以及這個相處機制」當時朋友的回應是這樣的:「能夠有吃有住,有什麼不好的呢?」「狗就是這樣,他哪會想那麼多。」我只回:「不管狗懂不懂,總之我不喜歡這種人狗互動」如今想來,又在在是證明了我的自覺性發展的極早。所以投射了這番自覺到人狗之間,既不喜歡狗搖尾討好,也不大樂見從對自己撒嬌的狗獲得喜悅的主人。想來是因為將尊嚴位階拉的極高所致,因而對對自己搖尾巴的狗不感興趣,以及將人之情感之獲得限定在僅來自於人才有實質意義,這是後來對我的思維的解釋,後者有點存在主義式的思考。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附近透天厝住戶的一樓養了一條安靜的黑狗,幾年後曾看見過幾條小黑狗跟在她的身旁,長的幾乎一模一樣。這隻小黑狗似乎隸屬於這個家族,被附近另一家透天厝住戶豢養著,他的狗屋在一樓院子的角落,他被鐵鍊栓著。狗屋就在院子的牆邊,牆不是實牆,小黑狗可以把大半個身軀都探出去外頭,看著偶爾路過的人。我偶爾看見長的一樣的黑狗靠近他,彼此嗅聞打招呼。


這家住戶之前也養了條狗,是一隻米格魯犬,非常好動,吠叫聲很大。有一次該米格魯犬懷孕,屋主在屋旁的空地搭建了個較寬敞的小屋,讓他住在裡面,沒多久,就看見一窩小米格魯犬縮在母親的腹下吸吮著奶水。後來母狗與小狗全部都不知去向。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