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Dec 11 Fri 2009 14:33
  • 往事

父親消失好一陣子了,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那段時間我忙著新入學的事情。也許我是故意不去過問,只想趕緊逃離這個帶給我無盡痛苦的地方。這應該是第三還是第四次的循環,嗜賭的父親丟下一屁股的債給母親,不知道躲到什麼地方去,母親一開始總是拒不妥協,絕不幫父親還半毛錢,但到後來卻總禁不住父親的軟硬兼施,精神轟炸,而和他定下早已證明毫無可信度的承諾後,默默替他還債。「這次不一樣,他會改的」母親這麼說──就像諸多案例中的悲情妻子的說詞一樣。


我不一樣,我老早就不相信他,而且是很簡單、單純、無須什麼情感掙扎的事情。這是關乎「選擇」「決策」的問題。我在某些方面的決定上總給人過於乾脆冷酷,不像許多人總會參入記憶與情感而掙扎不已,或許正是由於一次次的背叛感所致,又或者只是天生DNA使然。孩童時期的我是個沉默的孩子。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九禁區是一齣披著科幻的外殼,骨子裡控訴種族政策之惡的電影。若將電影中的外星種族替換成任何地球上其他受壓迫的民族也不會影響故事的結構。故事背景設定在約翰尼斯堡箇中原由不言自明。電影已經表態如此直接,從種族隔離之惡的觀點來切入也是最適切的。簡單而直接。雖然不像其他優秀的科幻電影可以有很多角度去切入,但是並不是簡單的電影就是不好的電影。


我認為電影好看的地方是因為:
1.因為是科幻所以一開始的懸疑性可被輕易原諒。導演乾脆不解釋外星人為什麼突然放了架難民船過來反而讓觀眾更早進入狀況。
2.顛覆過去電影中對外星人的刻版印象
3.不是英雄的主角偶然且突然的被迫改變了命運
4.主角從抗拒到接受到選擇的過程
5.「歸鄉」這個動機引發觀眾的認同


3~5並不是這部電影才有,是古往今來許多戲劇的共同原型。而第九禁區的導演將之處理的很好,這可歸功於前面說的,開宗明義之簡單直接,接著就是參以基本戲劇元素。


最後主角做出選擇,協助外星人返回母船,最終犧牲了自己(放棄回復人類的身分),事實上他的命運本就是無可逆轉的,他只是接受了即將變成外星人的事實而已。當外在劇情的激烈打鬥,炫目的特效以及優異的分鏡和調度居功厥偉,加上了內在的上述選擇之衝突,這段戲就可讓觀眾精神投入而緊張。最後小船冉冉上升返回母艦時,銀幕呈現一種儀式性的莊嚴,一方面是前述緊張情緒的紓解,同時也是主角完成使命後,藉由儀式的莊嚴來昇華他自己的悲慘。然而,觀眾卻是局外人。因此,當看到最後成為怪物的主角時,儘管他本身已選擇接受這個命運,身為局外之觀眾卻會感到鼻酸。這樣的運用讓第九禁區和其他訴諸炫目特效大亂鬥的科幻電影(如:變形金剛)區分了開來。


雖然主軸仍是關於種族隔離之控訴,但導演仍然掌握並優異地執行了以上之基本簡單戲劇元素。如果電影沒有這些戲劇元素,只是告訴我們種族隔離很不好,這些人類很壞,那這部電影應該不會這麼好看。我想該歸功於製作人對電影的定調明確以及導演的執行完善。


2009/12/03 Milstein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馬上就要年底了,回顧一下這一年,在工作上實在沒有什麼成就可言,搞了一年的電路,中間又改了兩版,這回看來似乎最麻煩的問題已經解掉了。心情終於放鬆不少。然而這一年,前線的同仁應該是等不及,加上另一廂較新進的同仁RD之積極想建立業績,使得類似但功能較少的另一顆產品在這一年被積極的推動,改版進程明顯快上許多。這樣衝快付出的代價就是小問題仍然不少,尤其是在客戶已經拉了一小部分的貨的情況下,這些後來才發現的問題面臨了改不下去的窘境。(一旦下單大量出wafer,光罩便不可再改,否則舊版等於作廢),日後的風險是:萬一客戶端測到問題且無法板上解決,最慘的就是賠錢回收了事。


但我這邊也許更慘吧,雖然IC功能漂亮,數據漂亮,可靠度較高,開發較成熟,但是前線跑客戶的先拿另顆IC去推,使得這顆目前沒有受到關愛,我自己其實是有信心,畢竟到時候FAE一測就知道這顆的實力。搶時間也不一定是落後就輸,需求端才是最主要的原因,只要客戶端在他們成本的考量下有所需求,幾百年前的產品都可以拿出來賣,電源管理電路儘管也會比功能的新穎,但產品的成熟可靠度一直都是主要的關鍵。


儘管如此,我覺得我那種骨子裡本質上不甚在意的態度,或許才是最可怕的吧。並不是我會撒手不管不負責任,這是最表層的聯想,相反的其實交代的工作量目前為止還未拖延,該跑的模擬與量測以及present也未缺席。我所說的,是一種本質的東西,就算我每天加班到半夜,屁股黏在電腦前一直打報告跑模擬,這種本質的東西仍然會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往外展現,只要有基本感覺能力的人,幾個月下來沒有不察覺到的。


「我『不屬於』這裡」。

「我和公司的關係僅僅『只是如此』而已」


因此,工作的成就感,被上司的肯定……之於我,都不若別人那樣的強烈。之前在plurk說到類似的東西,就是,我散放出的本質訊息,容易被視為一種輕蔑吧。因為大家都重視的東西,我卻不甚在意,隱約似乎傷害到了別人的自尊。有的心胸狹窄者或許會敵視我,認為我故作清高。幸好目前還沒遇見過這樣的人。(還是因為我沒察覺到?)


這是一個嚴重的誤會。我非常在意金錢,在大學畢業一事無成前途茫然時,當時我唯一想的至少未來要有份工作做。沒有金錢不能溫飽,說什麼都是空談。真正的關鍵在於,我所想的不只有金錢,所以,當溫飽問題得到基本的解決之後,我很快的就超越到另一個層面,況且我覺得,要得到更多的金錢,除了中樂透之外,不可能靠儲蓄,非得靠投資,而投資仍帶有相當成分的機運成分在,我們能做的僅僅只有理性與冷靜與耐心,這是有段時間玩股票後的深刻體認。因此,我的金錢在保險基金股票三方比例的調配,在一段時間的摸索下也趨於穩定,這當中賠了錢,慶幸是還不算傷到元氣。總之,我是個很在乎錢的人,我只是逐漸學會不要投入太多不必要的精神,在那邊去算誰拿多少哪家公司給多少,或是為加班而加班裝忙,或是「要打好關係」而汲汲於到處串門子,這類對自己之財富增加沒有效果的行為。


回到工作上,我本質上不甚在意的態度或許就有清楚的脈洛了吧。因為對同事、上司、公司高層,以及對工作的某些本質,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加上頭幾年的的經驗,現在的態度是逐漸摸索而出的最適切的吧。別人不會看我不爽,但一定會覺得我特異獨行,不過,除非這個人會影響我的升遷與財富,或是會帶給我心靈的充足與智慧的交流,或是興趣與喜悅的分享,否則我總是會控制我花在上面的時間。如果你也開始用這個態度去檢視自己的週遭,你必然也會發現,圍繞在身邊的人與事,絕大多數都不值得浪費太多的時間。


因此,即使今年好像沒有什麼成果,我卻不是真的有多焦慮,因為並不是焦慮緊張然後裝忙表現積極,就可以把IC拿出去賣,然後就算賣了很多錢,這些錢就會完全反映在你的分紅。簡言之,工作之於我並沒有什麼精神上的滿足感,工作帶給我的金錢則會,但是這個部份卻又不直接等同於我所做的,有點像做投資,除非是自己開店做生意,否則我的獲利仍會受到其他人的掌控,如果裝忙拍馬屁討好某個人我就可以拿更多錢,我可能會作點漂亮的表面功夫給他看,不過事實上沒有,研發部門這樣的型態也比較希罕(幸好我不用面對五斗米折腰之掙扎)。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