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 to believe.
這樣一個陳述其實已經預設了要去相信的那個對象的存在。

這似乎是暗示著對一個唯物論的人而言,最想去相信的正好是無法被驗證的終極存有。當我們談論哲學,似乎因為對那份通過邏輯的方法的堅定,予人一種將再無任何問題可以困擾,或者應該、值得困擾的穩定的信念。事實上,背後隱藏的是無可避免導致的虛無。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