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8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所謂懷疑,往往是對於觀察到的事物的「前一個狀態」的好奇,當我們掌握了事件先後發生的必然性,便認為其中帶有因果關係。意即因果性似乎是基於事件先後的順序性而被腦神經感知而來。英國哲學家休謨便認為因果性是人類的幻覺,因為我們實際上無從得知作為原因的事件發生後,結果事件必然發生,兩者的相關性並不意味著因果。

腦神經學的研究發現,當我們的細胞已有制約記憶之後,被刺激以及產生結果之細胞的突觸便會形成特定的連結,這既和先天DNA也和後天的特定事件觸發有關。然而,作為結果事件的神經細胞卻有類似預測事件的現象,似乎說明了人類由過去的記憶而預期未來該是如何的本能。因而說明了人類對於教條的迷信。因為如果世界不如他們所信仰的那般,多數人選擇抗拒而偏執。

另方面,這個研究符合了康德在認識論的聲稱,認為人類先天上就是透過時空的感知而認識這個世界,以此來解決休膜留下的難題。同時也宣告了認識的極限:我們永遠無法知道物本體到底是什麼。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0/04/11
上海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10/04/10
西塘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0/4/10
上海

一早,室友們陸陸續續離開了,又回到了一個人的狀態。藝術家朋友是最後離開的,離去前還熱心的告訴我上海幾個值得去的地方。他用筆在地圖上圈選了幾個地方,並在到達的地鐵路線,轉車地點標上記號。「新天地可以去走走。老地方有新靈魂」。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Aug 04 Wed 2010 00:50
  • 孤獨

每每回顧過去,往事歷歷在目。我已然察覺,我不是那種,會被歲月漸漸磨損,變成一個不再因為記憶與現實而感傷的人。我還保留著初始的敏銳感性。

我仍秉持著戰鬥的意志,只是我亦看穿了偶爾的消沉,都是人生中不斷重複往替的輪迴,而我還未能超越其上,而仍附著在時間線上的詛咒,週期性的起起落落。一如日起日落;潮漲浪退;花開花謝;燕去燕回。

時間的積累漸漸成為我的厚重行囊,我時常感到被記憶折磨,夜晚暗自神傷。不知何來由的悲傷總啃蝕著我的魂魄,總在深夜覺得自己少了大塊,失去理智,只剩下正在被記憶凌遲著的情感,幾乎難以承受。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本就是這樣不安的人,而在外甥女出生之後,對「幸福」的恐懼與日增。而且,越是因為沾染到那份幸福而跟著喜悅,另方面內心的恐懼也隨著滋長,到後來以致不敢直視的程度。

並不是說,那是虛幻的,而是更反向的確立了自己的某種本質。有人必定要說,那你可以選擇接受與高興吧。(也許吧,所以I want to believe)我的意思是,越是「知覺」到那種喜悅,不就越更看見了自己「不能本能的、無意識的感到幸福」的事實嗎?人在喜悅的當下會去「覺察」喜悅嗎?不會的,因為喜悅就是單純的喜悅罷了。

或者說,我的確有我的本能喜悅的東西,但似乎不是在大家所喜悅的事物之上。孤獨的旅行,卻似乎讓我感受到。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菲律賓女歌手Regine Velasquez於20歲時演唱的版本。 特愛這類歌。 聲嘶力竭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