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2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Sigur Ros的音樂相較起Explosions in the Sky,音色比較明亮,比較有壯闊的氣勢,給人正面的力量。
後者的音樂聽起來更貼近人世之間較冷酷的真實面,總有點躁鬱反抗暴走的意味。「非這麼做不可!」大概是這種味道。
一年多聽下來,Sigur Ros的音樂更為耐聽,正面感動的力量給予我勇氣。是來自冰島的自然壯闊先天上賦予他們的音樂明亮清澈嗎?

《Takk》根本就是我的治癒系音樂排行榜第一名....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3 Fri 2011 17:19
  • 樂觀

覺得人生的一切都會復歸虛無,於是喪失了追求的動力,即使快樂降臨己身,也因為對即將到來的消失而感到哀傷,於是靈魂始終蒙上一層抹不去的陰霾,沒有辦法敞開心胸的接納歡笑。對「時間」的感知,我們有了先與後的概念。因此,因為有快樂的笑語在前,無語的寂靜在後,我們便當作同一種東西經歷了歡愉與消亡的過程,而已為那個東西原來終究還是消失,而把這場空無當作該物的本性,一切本不存在。

歡笑會是虛幻的嗎?假使我們擺脫時間的桎梏,僅僅活在每一瞬間,那麼,當下的快樂便是和當下的虛無等價的事情。定義孰者為真孰者為假就失去了意義。於是,「覺得一切終將消亡(的那一瞬間)而悲傷」與「覺得一切都會快樂而喜悅」便成了等價的陳述,要做前者還是後者,就只是簡單的選擇問題。

驀然回首一場悲劇,與霎時驚覺一回精采,我總傾向將前者收歸情感的記憶之中,因為悲傷的感受有種淨化的悲美,自以為從獸性的喜悅中超越而出。難道動物就不會悲傷嗎?也許我是自以為是的人類,自以為悲傷的深沉是人類獨有。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1/10/22
原本可以好整以暇的去搭下午的飛機,結果竟然又是一段驚心動魄的趕路。旅行啟程時已經經歷過趕不上飛機的緊張,此次還特別留心注意時間,結果一連串的小差錯、小疏忽,終於還是釀成趕不上飛機的悲劇。

首先是我貪圖最後一天的悠閒,在旅舍吃完早餐才走,早餐是在隔壁市場買的飯糰跟豆漿,再來是搭地鐵時發生的意外:機器吃錢!我們被吃錢後,又沒能當機立斷,認賠了事,而是等工作人員來,耗了一番功夫開機檢查,結果也沒看到我們的錢幣,可能是後來其他人買票成功,順利的run了一run,把卡住的錢都清掉了。沒有證據,工作人員說他不能賠錢,兩邊僵持不下,他就提議他帶我們進閘,然後他通報機場站那頭,到時讓我們出閘。我們覺得這一招極不可靠,沒準機場那邊把我們擋下,到時又是一番折騰。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2 Thu 2011 10:44
  • 上海



2011/10/21
心情不好,昨晚我們坐在平江畔聊到很晚,今天起的有點晚。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9 Mon 2011 14:01
  • 蘇州



蘇州明涵堂的青年旅舍就在山塘街,旅舍本身就是古蹟,是由明代禮部尚書吳一鵬故居改建而成,從外到內整個就是明清老宅的樣貌,對於外地來的旅客來說非常有氣氛。本來對山塘這個地方毫無知悉,來了之後才知道這是蘇州的千年古街。山塘河正是唐代大詩人白居易任蘇州刺史時開鑿而成,沿河提正是山塘街,因此又稱白公堤。河與街的開鑿為這個區域帶來了繁榮,自古就是蘇州名街的這裡出現在許多詩畫之中,在這蘇州水鄉街道的典型之中似乎還有幾分殘留的紙醉金迷。無意之中落腳在老蘇州,內心帶著一份驚喜。

我們到外頭的山塘街走走,雖然商業化的非常嚴重了,但本來也沒有期待,所以拍拍幾張照片感受感受,也還算滿足。我們隨意亂走,偏離了景區,到一家小吃店吃了晚餐,店面雖小,但簡單的青菜豆腐湯、炒青菜以及炒飯還算不錯,沿路往南走到石路步行街,這一帶就是一般的鬧區景象了,沒有什麼特別。由於回味廣州吃的雙皮奶,見到這裏有小賣店在賣,我買了一碗來吃……蠻遜的。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5 Thu 2011 17:24
  • 苦難

生而爲人,便是注定要受苦受難,這是自獸性的蒙昧中覺醒的人類所注定的命運。

所謂命運,從不是被指涉在快樂與光明的範疇,而是指先天上無可避免的痛苦,在生命中不同的時刻降臨時,無語問蒼天,亦無從解釋,沒有解答時,所産生出來的概念,心中那沒有出口的困惑,此時有個名詞得以勉强套用。而因爲內心清楚的明白那份無可逃脫的束縛,情感上的悲傷便上升成更激烈的情感,愴然的强烈感受,霎時摧毀了一個人類的心靈。

死之容易,生之艱難,總讓人誤認爲自殺可以輕率,其實,决定自殺的人還是生者,既是生者,又怎麽能够容易的下定决心自殺呢?所謂死之容易只是在描述生命之脆弱,因而死亡可能輕易的降臨。對于未可知論者,不能排除死後的世界或許只是另一個無間地獄;于是又陷入另一個進退維谷的絕地,生亦受苦,死而不一定會是解答。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上經過售票處時,我詢問過售票小姐,每個準點有從東口停車場(就在售票處旁,昨天我們下車的地方)發到屯溪的旅遊大巴。退房前我們再問了阿姨搭車回屯溪的資訊,阿姨說多半是打車到縣城後再轉車過去,在村西口過橋就有巴士在那邊聚集了,省的我們拖行李箱過去。打車過去黟縣兩三塊錢,至於停車場開出去的旅遊直達巴士,阿姨似乎不知道這班車的存在,只姑且的說我們也去西口那邊招手攔攔看,可能會有吧。

我們選擇更相信售票小姐,也是因為東口停車場聚集的巴士很多,就算沒有旅遊大巴,隨便也可以找到前往縣城換車的巴士。但是心情多少有點緊張,因為我們希望今天就能抵達蘇州,深怕到了杭州後沒趕上往蘇州的巴士。前一晚上網查過大巴資訊,但不算太有把握。

於是跟來的時候一樣,我們辛苦的拖著行李廂橫跨村子,村子的路都是石版,輪子無用,大多時候只得提著沉重的箱子。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3 Tue 2011 11:17
  • 宏村



2011/10/19
同樣入住民宿的是幾位大嗓門的大叔,昨夜出外喝了酒回來,老房子沒什麼隔音,他們回來的大聲嚷嚷讓我們擔心今夜不好眠,結果卻是出奇的安靜。看來他們是真的爛醉。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1/10/18

昨晚天黑後回到白雲賓館,各個房間床位全都客滿,鬧哄哄的。入夜之後很冷,估計應該攝氏十度以下。用熱水壺燒了開水泡了麵作為晚餐,避開吵鬧的人,我們坐在屋外的石椅上吃麵。然後走到賓館大廳晃晃,散點步,再回到房內已經靜悄悄的,其他人都睡了。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1/10/17
前一晚我們和青旅前台預定了小巴,要前往黃山腳下的湯口鎮。湯口是黃山市下轄黃山區之下的一個小鎮,也是前往黃山的遊客的最大集散地點,因應黃山旅遊業的發展,許多的民宿旅館也相應而生。如果只有安排一天爬黃山,不在山上住宿,那麼這裏有許多價格平實的選擇。

小巴六點半離開,前台打了電話來催我們,但是等我們下去時車已經開走了。但是還有另一輛車等著,看來師傅們都打好了通路,可互相調車。因此,我們是和老城另家也叫老城青旅(但是沒加入國際青旅聯盟,所以網站上看不到)的旅客一起搭車。車子卻還是到火車站前的巴士站換車,這一點令人疑惑,雖然仍然省下了托著行李步行到大街上等車打車的時間與體力,但之前的小巴是不是直接上湯口的?不管怎樣,師傅之間早已打好通關,所以沒有等待多久,也沒藉故多誆一筆,就往黃山出發了。青年旅舍建立好的各項通路,看來是可以信賴的。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1/10/16
「黃山」作為地名的指稱,頗令外地人混淆。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1/10/14
做完足底以及全身按摩後已經深夜了。這一晚我們一同住在女友的姊姊的住處,因為明天一早要趕火車,前往黃山。

早上去了越秀公園旁的西漢南越王博物館,中午和女友會合後,去了光孝寺和六榕寺。我不是很喜歡這兩個寺院,不是因為這兩座古寺本身,而是周邊的人。光孝寺是座歷史悠久,有許多千百年古蹟保存的古寺,但是寺門外兩旁卻坐了一堆乞丐,周邊環境也顯得破敗凋敝。整體給人一種不重視這個國家重點文物的感覺。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1/10/13
昨晚回到旅社後,站在門外抽菸時,聽見後面傳來葉啟田的老歌愛拼才會贏,回頭看,是幾個昨晚也看過了的面孔們在聊天,正在討論方言云云。

「這是台灣二十年前的老歌了。」我笑說。
「朋友你打哪裡來的啊?」「台灣?」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