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後就喜歡亂買些音樂卡帶來聽,那時候一片150塊錢而已,當時並沒有
什麼特別的概念,大概就是貝多芬舒伯特買一買,此外流行音樂也聽的多。
兒時記憶多半模糊,沒事放著聽著,某一天開始沒在聽了,也沒去記憶聽的
是什麼,可是潛意識就是會烙印在你的腦海深處。過了很久很久以後,偶然
聽到某段似層相識的優美旋律,可是卻叫不出曲名,那不是CD櫃中某一片的
曲子,但是心理卻十分肯定自己曾經聽過這段旋律。後來總是在電台中,唱
片行突然聽到慌張的手抄下曲名,然後某天把房間進行大掃除時從堆滿灰塵
的舊櫃子裡拿出疊著堆的卡帶,抹去灰塵後竟看見和那潦草字跡抄寫於便條
紙上的作曲家與曲名一樣。那時就更確定了兒時記憶造就了人一生的性格的
說法。


說來可能好笑,開始大量有系統的聽音樂是看了侏儸紀公園這部電影之後,
當時我才國二,第一次真正的被電影魔力震撼到就是這部電影給我的經驗,
在那之前還在唸小學時,我已經是個會經常自己坐公車去看電影的小朋友,
那時都馬看些港片國片,星爺的電影等等,也經常到錄影帶出租店租片子回
來看,可是到電影院接受大製作美式電影的震撼真正是頭一遭,加上侏儸紀
公園也真正是導演把童年願望用電影魔法實現的一個代表作,搭配著當時可
說是革命性的電腦動畫技術,我只能說我真的呆掉了徹底迷上電影這個東西。
而跟隨電影而來的就是電影中迷人的電影旋律。為該電影配樂的是John Williams,
而畢業於茱莉亞音樂學院的他由於接受過正統的古典音樂訓練,因此配樂基
本上是以傳統的管絃樂手法進行編曲。


類似標題音樂,通常他會以電影中某段重要的主題,如愛情、冒險、回憶等
等譜寫一段主題,其主幹是一段優美的旋律,然後為這段旋律譜寫他的發展、
再現等等。而用作電影終曲,或者是另外為管絃樂團演奏而完成的較大規模
的曲子,則會把所有的主題都放進去,不同的主題之間用些重覆、變奏、轉
調等手法串聯起來。


雖然John Williams本身也有爵士樂譜曲的經驗,如Sabrina這部電影的配樂
是他少見的爵士樂風格的佳作,但基本上還是以前述的管絃樂為大宗。


因此,聽他的音樂,聽久了而入門到古典音樂,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了。只是
那些經典的交響曲中在不同主題之間的串聯的樂思是抽象而流暢的,並非像
John那樣多為技巧性的把旋律串起來。交響曲除了技巧之外還有更嚴謹的格
律。只是作為聆聽者而言,John創造優美旋律的天才實在不可多得。雖然偶
爾可以聽到他蠻混的把幾年前的作品變奏一下拿去配別的電影,可是那變奏
出來的旋律也是乍聽會心醉就是了。


現在撥放的曲子,或許有人聽出來,這是星際大戰(以前的三部曲,現在應該
算是六部曲的最後一部了)Return of the Jedi中的某段主題,曲名就是
Luke and Leia。


沒記錯的話,電影中出現這段旋律時是Luke告知Leia她們是兄妹的事實,也
就是說Leia身上也流著達斯維德絕地武士的血液的命運,而Leia似乎也已經
覺醒,在Luke還沒開口就已經知道答案,並且表現出對於命運的接受以及面
對其身為絕地武士就必須面對的考驗的堅毅。


曲子就是同一段旋律在重複,轉調輪流出現,一開始長笛簡單的幾個音符拉
開去序幕,接著法國號就接手這段旋律,重複第二次之後換雙簧管,然後背
後弦樂慢慢加進來,情緒越來越高昂之前,有個轉折讓弦樂裝飾奏,這時弦
樂接手由大提琴來走主旋律,其他提琴則在副旋律慢慢的帶出不安的感覺,
一種逐漸加溫爆發的情緒,最後旋律在重複第二次時,累積的情緒達到高點,
全部一起合奏,定音鼓也加進去。激情之後,則是抒情的收尾,和開始一樣,
由長笛結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stein 的頭像
milstein

Milstein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