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車站前的銀杏樹


11/16/2008 東京漫遊


秋葉原

第二天一早,吃完旅館簡單的早餐後,就到秋葉原逛逛。搭丸之內線在御茶之水站下車後就很無聊的慢步前進。大多數的店才正要開門。屬於這裡特有而台灣沒有的,應該是女僕店、動漫商品店等等,而我對這些又都沒特別的興趣。因此只到了石丸專賣DVD的賣店挑了北野武的「花火」以及「那個凶暴的男人」這兩部作品,前者是台版DVD的品質很差,後者是北野武的早期作品,台灣買不到的。


本來想找的是Ghost in the Shell 2.0的BD版,以及Biohazard劇場版,結果這兩片還沒有上市發售,看來又只好回台灣再上網買了。


東京車站







之後再搭JR到東京車站。


天氣濕冷,身為古蹟的車站又在施工,往外走去,皇居前冷冷清清。不過大道兩旁的銀杏已經轉為金黃,路上落滿了葉。不知道是否他們是突然在這波寒流襲來下而變色的,有許多拿著相機的人趁著此時道上人煙稀少拼命取景。這種天候下的落葉大道看上去總是有種哀憐氣息,樹木無人知曉似的,悄悄的孤單的結束了今年的華榮。




東京巨蛋‧亞職大賽決賽



決賽是下午兩點開打,本來的計畫是繼續北走到靖國神社,然後繼續前往後樂園。但是因為天空飄著細雨,不大適合散步,所以就還是搭乘地鐵過去。


比賽形成精采的投手戰,我發現開台上有許多人也是獨自前來,男女老少都有,除了顯然是球探之外,不少人低頭不斷做著筆記。這種事情其實我也幹過,我的電腦裡有中職15、16年興農牛的個人投打全數據,完全是自己手動紀錄的,那種熱情不只是比賽本身,而深入到了對比賽內容的分析,而後來之所以急速冷卻,不只是球團作風,更是鄉愿的球迷所致。正是這種「不離不棄」的球迷,球團們才敢繼續把他們當白痴耍。看著東京巨蛋球場的看台上這些專業球迷,再想想看我們的球迷,水準馬上差了一截。如果我們的球迷,絕大比例都只停留在搖旗吶喊,比賽結束得到滿足後就漠不關心,那台灣棒球就永遠都只是這樣水平而已。說到底,台灣的民族性不就是這樣嗎?消費者們只圖一時的爽快,一窩蜂,喊完了就走,從不去真正深入去了解去研究、去體會,看看本土的旅遊觀光景點就知道,那麼,經營者又何需用心深度經營呢?巨蛋是硬體設備,固然豪華,但追根究底,我們輸的還是在心態。諷刺的是,這兩個字經常出於球團領隊之口。


新宿

看完比賽才剛入夜,就跑去新宿逛逛。也先預習一下明天一早到新宿西口搭車的路線。入夜又濕冷的新宿西口,高樓的電子看板五光十色,行人通行燈會發出機械式的倒數聲,人潮熙攘來去,百貨公司的排氣孔不斷排放蒸氣。這完全就是公元2020年,Blade Runner中的洛杉磯光景。那個永遠都是下雨的黑夜,充滿著蒸氣、龍蛇混雜的洛杉磯。


隨便進去一家迴轉壽司店解決晚餐後,亂逛逛到花園神社附近,正好正在舉辦「酉之祭」,裡頭有夜市,人潮聚集。體驗一下後,和小販買了章魚燒和大阪燒帶回去吃,味道不怎麼樣。電視台正好在播The Bucked List,卻是配成日語發音,聽起來很不協調。沒多久就睡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stein 的頭像
milstein

Milstein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