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出去的子公司在一月一日正式成立了,作業上是外商公司。新的offer,新的開始。幾個朋友似乎認為換工作是個重要選擇,因此會關切一下狀況,但是其實我真的沒什麼想法,因為這不是公司要斷尾求生,而是因為新產品線而策略分出去的(細節不大方便講太多)。繼續待在母公司不是壞事,只是依照現況,未來這兩年在舊公司和新公司,拿到手的錢可能相差不會太多,因此,既然不會更壞,做點賭注也沒什麼不好。


又過了一年,這個部落格累積了非常多的文章。我的部落格每天大概會有三十個左右不同的來源IP,當中有些是我不認識的。其中有些可能是路過,有的可能是固定訂閱。有時會很好奇來逛的人對於我的部落格的感想,可是卻又覺得去知道這些未免自討沒趣。


長久寫日記的習慣已經讓我書寫和口語有所歧異,我自己覺得,寫的東西看起來較不親切,而且和朋友的印象有所落差。不過我還是很喜歡寫東西,記憶會隨著時間而質變,每一次的回想其實都是一次的refresh,而當下的書寫則記錄著當下時刻的烙印,因為有這些,「人」就不致不自覺的走向單一,人是由記憶構成的,但是不知不覺的,我們往往會被僅存的記憶化約成單調,這時看看過去的想法,就像是為單調添入了色彩,使生命時時保持著多元。


不論認識不認識我,有在看我部落格的人應該都感覺的出來,我不是那種喜歡大聲嚷嚷、呼朋引伴、聚眾吆喝的人;不熟的人看我是一個樣子,熟一點的,和我聊到較深入的人,以及有在看這個部落格上寫的牢騷的人,會發現我對很多事情抱持著批判的態度。批判的對象不只是別人,也包括了我自己,如果不批判自己,很容易走上剛愎自用的路子,期許自己不要忘記這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lstein 的頭像
milstein

Milstein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stupidpeace
  • 學長,我是珦益,和你曾有兩三個月處在同間實驗室的緣分。
    讀你的文章可以感受到工程師日常思索和分析的風格,
    同時也閱讀到細膩而流暢的文字。
    我總覺得同樣在過生活,
    能像你這樣時時靜下來以文字將記憶追朔重現,
    在事後以更冷靜更超脫的高度反思一切,
    生活會變得非常有意義。

    我看了你的文章後有去找silent hill這系列的遊戲,
    不過玩沒多久就毅然而然停住了。
    你說玩遊戲之於你像是欣賞一部可以親身參與的喜愛電影,
    我後來在玩遊戲的時候常常想起這句話,
    這樣的提醒讓我能多欣賞到過去可能沒留意的一些細節。

    其實我覺得,你的文字看起來還蠻親切的:)
    在這裡沒有太多的激情矯情搧情,
    就是很平實的紀錄、反省和分析,讀起來讓人覺得舒服。
    從中可以窺見你的價值觀和態度,有許多可以學習的地方。
    這不是客套,我是真的這樣認為。

    大概先提到這邊吧。
    太久沒有寫東西,感覺片段跳躍得嚴重。
    祝好。
  • 真是好久不見了啊.....
    不論是看電影、打電動,我都是有興趣就比別人專一種,
    所以我好像總是感想比別人多...
    寫東西對我是小時候就有的習慣,現在回過頭來看,
    運氣還不錯可以產生這樣的習慣

    ps:你現在在哪啊?

    milstein 於 2009/01/09 18:26 回覆

  • stupidpeace
  • 我在novatek,目前做的也和power相關。
    今晚在公司吃飯的時候遇到王冀康學長喔。
    今天真是635學長日:)
  • 我還算蠻常和室友回交大打球的,
    球場就在工四館前面,不過都沒啥想回去瞧瞧的衝動,
    大學四年在清大的記憶還是比較讓人回味些,
    偶爾還會跑去水木書店買買二手書....
    novatek作power ic是要開新產品線吧?
    我同學在那裡好像還是作視訊產品較多,
    ps:那王又在哪啊?

    milstein 於 2009/01/11 00:47 回覆

  • stupidpeace
  • 王冀康學長和我在同一間公司,
    不過我不清楚他做什麼就是了。

    我畢業後還蠻常回實驗室的,
    原因都是因為學弟求救或是老師要我寫paper,哈哈。
    我換實驗室後和你一樣也是第一屆,
    才深深體會開國元老的辛苦和堅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