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說一個人的脾氣很差,通常總聯想到的是這個人對「任何」,或至少是「大多數」的事情總是比其他人忍受程度低,以致常在眾人感覺無恙的情況下,自己生起氣來。但光是這樣還不夠,因為,若是自己一個人生悶氣,普通人也不會察覺到,也不會知道他在生氣。因此,當我們對一個人的印象是他脾氣很差時,同時必定是因為他比其他人更常把脾氣宣洩出來。


假使是這樣來說,我一點也不認為我的脾氣很差,因為我根本不會輕易的向眾人展示我的情緒。我不會讓人感覺到我的脾氣。(不管我脾氣差不差)但是,如果僅僅用前半段說的「忍受程度」來說,那我的脾氣是差到不行,對很多事情都很不滿,憤世嫉俗。


是否輕易表現出自己的脾氣,這關乎人生經歷磨練的智慧。一個人是否控制的了怒氣,不隨便的宣洩給他人的智慧,造成社群的不協調,我自認作的非常好,如果我的朋友不以為然,那是因為「他們是我的朋友」之故,面對朋友,我才會展露了更多的真實面的情緒。我的不滿其來有自,我是個獨特的人,但另一方面,偶爾也造成了朋友的負擔,因為一個性格有稜有角的人,相處起來有時會有壓力。


當我更年輕時,就真的是個既無容忍度,又愛亂發脾氣的混蛋,事後回想總決懊悔不已。常常對人咆哮,血氣方剛,更由於我之生氣理直氣壯,更讓被罵的人下不了台。當我更加了解自己之後,我能夠做的就是和人保持距離,以免不小心洩漏了我的憤世嫉俗,以及即使理直,也得盡力讓對方有台階下。除非對方毫不認錯,那我就會奮戰到底,決不退讓。


因此,關於「不輕易將情緒外洩」的智慧,這一點我會繼續學習,如果有人批評我這一點,未來仍要繼續的虛心接受。


但是,如果是批評「我之容易憤世嫉俗」,那我是一點也不覺得有何不妥的,因為,這個世界本來就有這麼多醜陋與骯髒與殘酷,因為這些,我們感到不平,感到憤怒,這是正常的事情。我只不過面對這樣的事實,以及作為一個人,將這些冷峻事實之於脆弱的人造成的衝突,誠誠實實的讓那感覺呈現出來罷了。大多數人往往在內心裡自我欺騙,認為他們經歷到不是世界的「真實」。舉個例:「世界上不存在報應」,很多人不願相信,但這是事實。我接受這個事實,但是,我不會靠杯之後無奈的自嘲:「世界就是這樣啦!」,而是以「所以我要繼續戰鬥」自我鼓勵。


就個人方面,如果他人的無知對我們輕蔑與侮辱,我絕對不會退讓,決不會鄉愿的自我安慰,摸摸鼻子自認倒楣走開。必定要為尊嚴戰鬥,要帶著至對方於死的憤怒,才能捍衛自己的尊嚴,這樣的決心也會在先天上使他人不敢輕易踐踏。由於我本身一來對眾人向來避而遠之,即使身處社群之中,也會隱藏自己,不加入任何可能挑起紛爭的戰局,即使是旁觀者,也因為隱約之間總予人難以親近的冷酷,因而不致遇到別人的起釁。這應該是信念裡已經準備好絕不被人輕蔑的設定的關係吧。一個人要被別人輕視之前,必定是自己內心裡先瞧不起自己的。


除非能說服我,世界之於個人不是那麼衝突,而是充滿著和諧的,因而不必要憤怒,否則,任何看不貫我的信念裡的處處不滿,而想要改造我的人,全都是徒勞無功的。


最後要說的是,我覺得憤怒並不是很精確的字眼,我想的是一種激烈的情感,憤怒只是其中的一種,也就是說,我之憤世嫉俗,並非我總是呲牙裂嘴,時時劍拔弩張,而是心靈上的不平,產生出的強悍、堅強,這份強悍,是一個人要頂天立地的存在著的先決條件,和人鬥嘴拼鬥,是這個強悍在某些特定條件下,會呈現的最枝為末節的狀況。


因此,我不覺得憤怒不好,我反而要說,一個對會事情存有「激烈的憤慨」,至少他的心靈還是敏感的,他還存在那份意識,意識到這個世界的某種醜惡邪惡的存在。所以,我樂於自己性格的憤世嫉俗,接受自己的(某些人定義的)壞脾氣。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