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只是知道,現在終於完全能夠體會,之前室友所說的那種對工作純然的厭倦感,當初他的主管在慰留時也早有經驗似的說:「唉你這種的最難留。」的確,收入、同事、環境,實在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可是就是那種重複一成不變的生活,每天起床,走一樣的路,看見一樣的人,做一樣的事,其實就是被異化了,像個機器一樣的生活著,而自己這部機器,也只是另外一部更大的機器裡的一個零件罷了。對我這樣的人而言,這樣的感受更為強烈。


我不甘心於此,但我又是否能像有的人一樣,能毅然決然的放下工作,踏上自己的孤旅呢?原本,到明年一月我和公司的國防役約就可以結束,原本希望可以藉由工作的空檔去旅行,但是今年度開始,可以說是一次好機會,但也可以說有點無奈被動,我們部門一齊到了新成立的子公司去,簽了三年約,雖然說這是有潛在利益的,也就是技術股,以及公司未來的潛在發展性,但相對的,也失去了一個工作的空檔。在煩躁異常的現在,對於那無事在身的輕鬆,感到無比的嚮往。


目前實在想不出折衷之道,頂多就是把所有假集中,湊出一個月的假期罷了。實在是很少,難以滿足。但是,目前的我,雖然存摺裡足以支撐一段空窗期,但實在很難放棄公司未來可能的發展帶來的金錢。因此,目前只能繼續和這焦躁對抗吧。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