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06 Tue 2009 16:06
  • 低調

我一向很低調,下了班離開公司後,就和公司完全沒了聯繫,更不用說和同事之間在公司之外有所互動。對他們而言,我必定是帶著點神秘感的人吧。尤其是,和我談起話時,「其實還是蠻有話題,蠻健談的人」,這種和他們表面的觀察不一致的行為,反而更加深了我的未知性吧。


有時也想,應該要積極加入群眾的啊!何必想那麼多?室友一語道破:「不可能!就算去到那種地方,你一定會更加不耐煩的,根本就難以忍受那些無趣的話題,不好笑的笑話,只會覺得如坐針氈,想趕緊離開那個地方的啊!」……果真是一針見血……


因此,每次這樣的想法一產生,有時也付諸行動,卻一次次的更證明了自己「不是那樣的人」,更認識了自己,因而對於自己一人感到更理所當然,而不感覺有什麼不對勁吧。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