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颱風即將侵襲這座島嶼的前夕,他到海邊去。這是一座廢棄了的漁港,有幾艘被遺棄了的廢船仍停靠在碼頭,上頭早已佈滿了斑駁鐵銹。往港口的陸上,會先經過漁村,由於這裡早已不再有漁船停泊,村落早就被遺棄了。當他隻身騎車進入時,宛如進入一座墓園,毫無人氣。


幾隻群聚的野狗對著他吠叫,並沒什麼好怕的,這些狗兒顯然因為飢餓的關係,身形瘦弱,雙眼無神,吠叫也沒什麼精神,他只感到同情,他想像他們是忠心的,基於這份忠誠而守護著這座鬼村。


平常天氣晴朗時,這裡的海也無甚美麗,沒有遊客會來這裡看海,頂多只有幾位不良少年,跑到海邊的堤防上喝酒,酒喝多了便容易起爭執,打死了對方推落到海底也沒人知道,上回他發現了夾在消波塊中的屍體,後來有警察來處理。他遠遠的躲在一旁,不被別人看見,他怕被警察記住他,他寧願每個人繼續相信,沒有人會想要來這個海邊。


他遠遠的看著警車燈在那旋轉,周邊連封鎖線都沒拉起,怪手把那具屍體吊起來,放在堤防上,幾個帶著口罩的人拿著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在那具屍體上採取某些東西。他看見那具屍體全身發白腫脹,像個石頭,右腿上有個長長的疤痕。


後來,連惡少也不來這裡了,他心裡感謝那具屍體,他的死亡,讓他可以完全佔據這座海岸。


颱風要來的前夕,海是最美的,他最愛坐在海邊,把自己整個人都溶化在那晚霞中。晚霞的顏色像血一樣,像是一場生命的輪迴,正在死生之際彌留,他完全的心醉於那晚霞,想像是自己也是他的一部份,因為太過美麗,他經常看到流淚而不自知,嘴裡喃喃自語,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