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 年的職棒簽賭事件是第二次有檢方起訴的事件。 2005 7 26 號,La new熊隊捕手陳昭穎在球場開賽前直接被檢方帶走。而誠泰Cobras隊二軍教練蔡生豐也遭拘提。並且波及數名洋將,包括在案件曝光前於季中突然不告離隊 的牛隊泰迪和防護員桑塔那。和受到限制住居的中信鯨隊吉龍、La new 熊隊的羅德里茲。該年各隊總教練與領隊碰到媒體,流行聊「洋將不好管理風」。但是 2005 並沒有任何一位洋將被起訴。反而主辦案子的檢察官遭到起訴。


 

承辦 2005 年職棒簽賭事件的檢察官徐維嶽,當時是查賄績效全國第一的司法英雄,寒窗苦讀、功成名就的奮鬥典範。在辦理職棒簽賭案的時候,檢方於 9 5 號,指控徐維嶽在多起賭博性電動玩具、盜採砂石等案件中涉嫌索賄。徐維嶽與偵六隊第四組組長林旭鵬涉嫌貪瀆遭拘提。同案的相關嫌犯供稱,徐維嶽偵辦職棒簽 賭案期間,由於監聽組頭與球員勾串情形,掌握不少關於球賽的內幕消息,返家之後把訊息告知親朋,有人據以簽賭並贏了不少錢。雖然雲林地檢署表示該案不會因 為徐維嶽而不了了之,但最後組頭杜明澤、陳孟宏、陳春風等人都無罪,只有洪琮証、陳昭穎、戴龍水三名在九月前有認罪的棒球人被判刑。既然案子是從「監聽組 頭與球員勾串情形」而起,最後組頭沒事,只有球員遭殃。徐維嶽被調走之後,這個案是怎麼辦的不言而喻。

 

 

徐維嶽是 墮落的天使,還是擋到財路被人陷害的天使,亦或兩者皆是,也許永遠沒有答案。徐維嶽最後是判 4 年徒刑、減刑為 2 年。2008 開始監委重新運作在開秋後算帳,徐維嶽第一個就被抓出來修理。大家不妨多加觀察。 2005 年案子只見「黑道、檢警、司法、聯盟、球團、球員」,獨不見民代,有認真看新聞的人也知道當年中南部博性電動玩具、盜採砂石是什麼樣的人在做的。2005 年民代變成藏鏡人,案子也半調子。但 2007 年再爆發的簽賭案,民代就沒那麼幸運了。

 

 

2006 年季中兄弟象隊以消音法把明星球員,黃金三劍客之一的蔡豐安放入當時擺明就是要處理球員的讓渡名單中。結束了蔡豐安的職棒生涯。牛隊領隊趙宏文對媒體人說 出「揮淚斬馬謖」,而兄弟象隊的洪瑞河也表示球員應該「要用良心打球。」但是整件事不曾進入司法程序,但這種消音法引起球迷強烈反彈。

 

 

該年正逢陳金鋒回台灣加入 La new 熊隊,熊隊從墊底,到 2005 年下半季拉尾盤,到了 2006 勢如破竹,橫掃上下半季冠軍。在台灣系列中面對季後賽中勝出的統一獅,又再以四場全勝橫掃了統一獅,拿下台灣第一。前往東京參加第二屆的亞洲職棒大賽,擊 破韓國與中國,兩度一分敗給日本火腿勇士隊拿下台灣冠軍隊伍在亞職至今最好的成績。但就在台灣系列最後一戰前,La new 的林光宏投手教練遭黑道挾持。La new 在赴日前撤換投手教練。隨後林光宏教練也受到體壇封殺。

 

 

而把林光宏綑綁放到後車箱帶走,脅迫他簽空白支票的黑道人士呢?

 

 

打假球疑雲/強押前熊隊投手教練 4嫌判刑

前職棒熊隊投手教練林光宏遭挾持打假球案,高雄地院2日分別將林光宏押往旅館,並控制行動自由的李俊明等31女嫌犯,依妨害自由罪處23月不等徒刑。

 

 

法官指出,涉及妨害自由的李俊明、潘永祥、陳柏強等3人各處3月;另況奕璇處2月,均得易科罰金。

 

 

判決書指出,竹聯幫平堂堂主田震宇(38歲)與魏士原及女子況奕璇(32歲)、潘永祥(25歲)、陳柏強(28歲)、李俊明(29歲)等人都是認識朋友。

 

 

易科罰金,是的,他們罰金付完就走了。和十年前綁架兄弟、三商球員的歹徒一樣。只是當年的兄弟和三商球員之後還有球可以打,林光宏被綁架而且再也不能回到棒球職場上。這種司法正義換成是你,你願意把性命寄託在上面嗎?我在些事件後曾寫信投書司法單位,致法務部長的一封信。內有高雄地檢署判決新聞稿。

 

 

2007 年 8 月 23 日,台南縣議會現任議長、中國國民黨台南縣第3選區立委提名人吳健保藉由中信鯨隊球員曾漢州安排打放水球。台南地檢署約談中信球員曾漢州、王宜民、許人 介、紀俊麟、蘇哲毅五人。該案最後造成曾漢州、紀俊麟、鄭昌明、陳健偉、黃貴裕 5 位明星球員遭中信開除。檢方最後起訴 12 人,吳健保被求刑 6 年,吳健保手下黎紹君、周宏哲及配合匯款的陽信銀行職員許鳳琴、開設簽賭網站的張志國等人,分別被求刑併科罰金。

 

 

記得之前我問過中南部博性電動玩具、盜採砂石是什麼樣的人在做的嗎?如果你想不起來,也許這篇 2005 年報導可以提醒你:盜採砂石暴利十億 南縣議長吳健保遭聲押。修正:至於經營賭場的吳健保在國民黨要求下後來坐了幾年牢?僅 15 天。吳健保複審再審,最後僅坐 5 個月牢。台南地檢署裁定不准易科罰金,本來要求他坐滿五個月。不過從 2008 4 10 日,蹲到 4 25 日,台南高分院列舉 4大理由准科罰金 吳健保獲釋。就這樣 15 天。這種司法正義換成是你,你願意把性命寄託在上面嗎?

 

 

看到些,大家已經知道幕後除了黑道組頭之外,還有檢調人員(2005)、還有民意代表(2007)。如今真的爆出球團,真的出乎意料嗎?

 

 

施建新今年七月在PTT上語重心長的說職棒隊中仍有人打水球。事後被強迫開記者說明該文只是誤會。現在檢方與新聞指向施建新找黑道天道盟份子林秉文一起買下米迪亞暴龍隊。 如果你是施建新,自己找黑道來會笨到自己說出來嗎?還是又成了一位不小心擋人財路,遭到栽贓陷害的職棒苦主?如果這一波還是只抓球員、教練,甚至把施建新 抓走,結果組頭、民代都沒坐到牢,球迷會覺得沒事了嗎?你會相信表面報導的真現嗎?如果職棒就此倒閉,你覺得「黑道治國」就消失了嗎?

 

 

再談一些眾多職棒簽賭事件的模式。案子都在八月以後才會爆發。案子自 2005 年後年年都被爆出來。檢調司法處理到最後結果都是球員終生禁賽,黑道、組頭、民代易科罰金。如果司法有重視這個問題,會讓它每年爆發嗎?當事情屢屢爆發, 司法、檢調、警方的消極態度,這麼多年來不需一言就已經讓球迷知道背後的利害關係。司法警方抓了球員,球員就終生不能再打球。那被抓的黑道和涉案人員易科 罰金就回家了,這樣叫什麼正義? 還是相關單位也不想擋人財路?組頭是違反法律的,現在又有運彩,案子從組頭辦起真的有那麼難嗎?職棒簽賭對台灣體壇影響那麼大,受牽連的球員更是終生禁 賽,也難回三級棒壇當教練,司法單位對抓到的組頭、黑道、民代一定判得那麼輕鬆嗎?

 

 

球迷們又做了多少保護球員的 事?每次選舉人民都有義務了解你選的對象是不是有不良背景,就像聯盟要了解新進球團的背景一樣。球迷們該捫心自問,在指責球團和聯盟不小心引狼入室的時 候,你的選票又引了誰入室?這次事件和天道盟份子林秉文有關。台北縣的球迷想過自己把票投給誰了沒?如果每次爆出簽賭案,你做的事是嘲笑中華職棒和中華職 棒的球迷,對職棒感到失望再也不看職棒,痛罵球員沒有操守,罵政府聯盟和球團無能,轉過頭來又把權力給了幕後的黑手,那球迷也只是這個共犯結構的一部份。

 

 

前幾個週拜,我要去看新莊的象熊戰,因為多出一張球票,於是詢問一位曾經提到他想在開一間棒壘練習場的小學同學有沒 有興趣一起看比賽。他的回答是:「中華職棒喔?不要,心裡有陰影。」他說的沒錯,在大環境沒改變,沒有一個可以阻止黑道對球員威脅利誘的制度前,在沒有人 敢擋組頭財路前,台灣的職棒,乃至於任何運動都沒有安全的一天。但是我不是為了什麼狗屁聯盟、球團、政府、法院、檢警、民代、黑道、組頭進場,我進場只是 因為我想支持沒有人保護的球員。他們從小到大為國家隊奉獻的時候也沒聽到誰為他們說一句話。只聽到他們屈服時的責罵聲,諸如涉案的球員應該全部死刑之類不 經大腦的發洩。我也為了這些真的堅持要改善職棒環境的老闆與球團進場。我相信只要球迷都可以看清事實,台灣棒球就有進步,正常化的希望。

 

 

我不是球員,也不是球團人員,也不知道什麼內幕,我只是一個研究生,平常對歷史和時事有多深入探討的習慣。以上資料都是從各年份不同的簽賭案報導中抽絲 剝繭,看出重複的模式。我不知道為什麼從來不曾看到人整理這些資料。也許笨的人是我,也許我在擋人財路,明天出個門就回不來。不過如果台灣只能以這種程度 存在,那不活在這裡也罷。

 

 

 

-------

增於20091027日 :對於這篇文章一年後再度成為焦點,個人心情是沉重的。不過換個角度思考,也許更多人能因此跳脫批評球員發洩情緒的模式。因為把錯誤歸咎到最小的環節上,無助於了解事情真相,也無法尋找解決的方法。

 

 

參與放水的球員絕對有錯,但僅把改善的希望寄望在每個球員都有完美的道德,和無求於人的處境上,就會看到同樣的事一再發生。政府、檢調、聯盟與球團在制度上的問題十四年來沒有改善,組頭威脅利誘的水球問題就沒有稍減的可能。人要相信人性、但不能試煉人性。

 

 

這篇文章的內容寫在一年前,但是在那之前我就已經有了相關的資訊和看法。僅管知道問題沒有改善,我每年仍是開心的欣賞台灣的職棒,看我喜歡的球員打拼。

 

所以如果你想放棄台灣棒球,在那之前請你也看看小弟「相信改變或是寧為玉碎」一文,這是我能快樂進場的原因。保證沒有這篇那麼臭長(笑)。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