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人常討論「旅行的意義」,但是他們的回答卻往往更像是在回應旅行的「目的」是什麼?喜愛旅行的背包客們總說不出他們的目的,最接近的答案是為旅行而旅行;其餘對旅行較不熱衷者,則宣稱那是因為他們找不到目的。到底旅行的意義是什麼,就消漫在喧嘩之中。


我喜歡旅行,旅行是什麼,我的體悟是:我認為旅行本身並不是個手段,一種「為達成什麼」的手段。


說起來有點繞舌,我認為旅行的意義就在旅行自身。一開始的動機變的無關緊要,只需要讓自己從家裡走到外面即可。旅行的目的地變成不只是目的,旅行的過程本身也變成了旅行的目的之一,這過程包含了事前的準備到事後的日誌。即使是在電腦前整理照片,事實上仍然是在旅行,因為整理時的那心情,也是旅行帶來的贈禮。


旅行過程本身讓我們深刻的感受到一種艱難,因為有許多意外;過程也往往充滿驚喜,也是因為意外。最最重要的,是在那些旅行的無聊、孤獨的時候,如城市即將日落的時候,如車站等待黎明第一班車的時候,如疲憊的行走在無人的原始山林的時候,如坐在語言不通的咖啡廳裡的時候,我們驚覺:我在「這裡」;我不屬於「這裡」;我在哪裡?而我怎麼會跑到這裡來了?(Lost in Translation因為抓到這份韻味而成動人小品)


其實平常我們也可以察覺,但是平常我們太熟系了這些週遭。當旅行到別的城市時,這份察覺往往不待自來,然後我們感到莫名的孤寂,感到寂寞與悲傷,因為我突然不知道我在這裡幹麻?突然不知道自己又是誰?突然不知道自己來這裡有什麼意義。


───這就是旅行了。


將上述的「旅行」代換成另一個詞,「生活」、「生命」、或者說「生命之旅」(所以人們說生命就是一場旅行),我們發覺上面的陳述完全可以通順,


故而,旅行就是一場濃縮的生命的再現,生命的時間之流讓我們意識到今日與昨日的異化,旅行則是將時間的今昔代換成空間的彼往,而都是種異化。在這樣的異化的中間,我們驚覺了自己存在的荒謬。


旅行提醒了我們這樣的事實。


旅行的意義,和生命的意義一樣,就在他的自身。或者這麼說吧,旅行的意義和生命的意義一樣,在於「我們自己去追尋他是什麼」,旅行或者生命本身,不過就是個過程而已。這個將讓我們去賦予意義的過程本身,是旅行這件事情的「意義」。旅行也是實踐存在主義的過程。


曾經在旅行的過程的某些吉光片語突然意識到荒謬/悲傷/存在的人,我認為,他將會永遠熱愛旅行,不管每次回來多久,永遠都將為下次的旅行做準備。工作有了意義,生活有了目的,因為即將到來的下一次旅行。


02/23/2010 Milstein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