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自己身處荒原,生命的本質是荒謬痛苦。許多人便從此頹廢度日。我並不認為這是正確的抉擇,除非他們認為頹廢度日自暴自棄是好的。那麼,如果這是好的,我們便可再追問他好在哪裡?這讓我們受到旁人的尊敬而更有價值嗎?但其是頹廢的人至此往往語塞,因為他們其實知道自己選擇這樣,是沒有價值的。


但是,既然最後都會化歸虛無,取得這些價值又有意義嗎?這是個模糊焦點的遁詞,因為他根本沒回答問題,這個陳述本身前後矛盾。價值是立基於生的討論之中的,死了之後不是沒價值,而是無所謂價值不價值。因為價值是由活著的人的內心評量而得的,這些活人包括了自己。我們無從知道死後人意識是否會留存,但不管有沒有,都可確定和現實將再無關聯,生死之間是無法溝通的,(不被客觀相信的通靈之術不能作為佐證)、那麼,既然無關聯,說價值會因為死而消滅,就不能成立了,因為所謂價值,從頭到尾都是生者的內心評斷,從不因一個人的死而消滅。換言之,人活著,還有取得價值的可能,人死了,就跟人類世界的價值評量系統毫無關聯了,「死」跟「價值」(生才有意義的詞)是兩個不相關的東西。說「因為死,所以生前取得的價值就再也無意義」是不能成立的。


於是我們便可再把價值拉回生者的現世,那些自暴自棄的人,或是惡以待人的人,他們認為這些是「有價值」,「善」嗎?如果他們說是,那就是忠於自我的表現,只是不見容於當下的人類社會,但我們無法批判她們,但是目前為止,除了精神失常者,我不覺得有這樣的人存在。


那如果他們繼續採取否定,認為「即使如此,我為何一定要進行有價值的行為呢?」那我們必定也可以往下追問:「那麼你認為這樣的生命,使你感到快樂嗎?」除了是還未覺醒的動物之外,已經覺醒卻選擇日日無所謂而活的人,我從沒見過是快樂的。因為他們深知自己處於生命荒謬的苦悶之中,但他們卻又自欺欺人的催眠自己這樣是好的,快樂的,而無所作為。假設我們同意人都是要趨向快樂的,而不願意突破困境選擇自我消陳的他們,解決痛苦的方法只剩下一個,那就是自殺。故而,我個人看見新聞報導自殺事件時,我不會批判他們,因為他們作出了選擇。儘管我不同意他們的邏輯,因為我認為死亡並沒有解決痛苦,因為死物和痛苦/快樂,是兩個無涉的東西。真要要解決痛苦使自己快樂,應該要選擇留在生界來自我實現,才是有意義的。死物是無意義的,因而無從解決。人常常老生常談「死亡不能解決問題」便是這個意思,但是說這些的人十之八九自己都不懂這句話的意義,因而聽在意圖尋死的人耳裡,往往毫無說服力。


承上,我認為認識到世界的本質是荒謬的,並不等同於就要紙醉金迷虛無度日,也不認為自殺是合理的選擇。我不知不覺的早以走上存在主義之路,──選擇使自己的生命有意義。


03/06/2010 Milstein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