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30
袁家界(張家界森林公園)-天子山-張家界市-長沙-武昌-漢口………西安

回旅舍後打包行李準備離開,周娟和陳嬅要在長沙搭飛機回南京,我則是要到長沙搭乘高鐵到武漢站,再奔赴漢口站搭乘T194前往西安。因此我們三人便結伴同往長沙。我們選擇的方案是一早搭乘居民通勤車(外觀和遊園環保車相同但會有標示),抵達三岔路站後,再望北從天子山門票站離開。

三岔路一下車,雖沒預料但也不意外的,車師傅們便上來講價拉客了。本是想再走到門票口出去後搭乘中巴前往張家界市汽車站再乘大巴前往長沙,師傅們開價直接載往張家界市汽車站,我們省去一次轉車的時間、車資,師傅們賺取車資,兩拍即合,隨即成交。結伴同行的好處是,方便湊車,車資共擔。

師傅旁坐的是一位當地人,知道我們要前往長沙,便推銷起她們自己的生意來了。不過,阿姨的態度還算和善,她說陪我們到張家界市汽車站詢問時間車價,若合算再來考慮,不過,她手機聯繫往返幾回,最終還是趕不上他們發往長沙的私家大巴。後來我們抵達汽車站後,隨即就趕上一班未滿員的大巴了,要是得搭下班大巴,恐怕會趕不上我長沙的高鐵班車。

我之所以要費事的到漢口轉車到西安,是基於兩個主要原因,第一,湖南湖北周邊沒有吸引我的地方,尤其得知原本感興趣的黃鶴樓等等已經走味。與其花去三到五小時的交通以及一晚住宿,不如直接睡一晚火車到有興趣的西安吧;第二,我希望能在一大早六七點就到西安,符合這個要求就得如此轉車,否則我只能在長沙搭乘K896於隔日近中午的十一點半抵達西安。

雨中抵達長沙汽車西站,亂糟糟的,加上大雨攪局,我們三人顯得非常狼狽。匆忙道別後,我亂走了一陣,尋找有無師傅可以打車。一位師傅上前講價,得知我要到長沙南站,大吃一驚,「遠啊!」他說。我被嚇到,我還有四十分鐘,師傅看看手錶,臉上只猶豫了不到半秒,然後說,「行!我們快點,走高架路,三十分鐘到得了!八十塊錢。」

假設師傅說的是真,我的時間極為緊迫,假如我要再花時間再問人,辨別資訊真偽,我的代價將會是趕不上火車,顯然我只能選擇相信了。

一路衝啊!到了最後一個轉彎,拐進大道,師傅說:「應該趕的上了。」又說:「萬一真沒趕上,三十分鐘內記得趕緊改簽。」後面這段話讓我稍稍緩解,總之還有退路。最終我在發車五分鐘前抵達機場般宏偉的長沙南站,收斂心神看清標示,以免因為陌生而胡奔亂走。順利過安檢剪票進站後,總算搭上武廣高鐵G1046列車,前往武漢。至於長沙,就被我這麼緊張倉卒的溜過去了。

上了武廣高鐵,也沒去細細體驗,大致而言和台灣差不多,速度很快。我開始和鄰座的男生聊天。是長沙人,回武昌工作,剛出社會的新鮮人,一路上相談甚歡。和當地人聊天能夠聽到他們自己的觀點的闡述,這是在台灣很難知道的,即使知道若干,總是隔靴搔癢,不如這裡的犀利與直接。相反的,他們對台灣的好奇可能更甚於我對他們,加上我是個感知性強,體會深的人,因此也能回報許多關於台灣的種種。一路上認識很多朋友,往往聊天聊的欲罷不能,讓這次旅程得到了未曾經驗的豐富與精采。

他說,打車八十塊錢也合算了,長沙南站是所有高鐵站中距離市區最遠的。有長沙人一語背書,是否被宰了一頓之疑慮也就一掃而空了。

抵達武漢車站後,時間就充裕了,搭上公交車,緩慢的穿越武昌,上長江大橋,進入漢口,抵達漢口車站。正值下班高峰時間,公車擁擠,這一個半小時也算見識了漢口的日常生活面。


抵達武漢站,和傳說中的河蟹號來一張吧


武漢站(其實剛剛搭車的長沙南站也是),搞的蠻有派頭的。

漢口車站正大翻修中,雨還在下,車站動線被圍籬切割成不甚順暢。時間還充裕,我到旁邊麥當勞買了個餐,過安檢進車站大廳,大約還有半小時。往列車看板一看,班班準點,唯獨我那班晚點,而且晚點是兩小時後又兩小時!

這麼一來,千里迢迢跑到這裡搭T車的邊際效益就銳減了。

上了車安頓好,入了夜關了燈,隔壁中舖竟又睡了個打呼機。馬的,被吵的完全睡不著。幾度想要拿枕頭悶住他口鼻讓他安靜下來,只是這樣一來沒準鬧出台灣背包客悶殺臨舖中國旅客之火車命案了,基於兩岸和平大義之下,我還是忍下了我的怒氣,悶著頭勉強睡了。

我這間的旅客中有一對很恩愛的甘肅人老夫妻,打情罵俏的對話蠻搞笑的,但就不大能打入他們的話局,其他乘客則乏善可陳,一路無聊到爆。抵達西安的時間是早上十一點半。搭乘此班T車的意義完全喪失。

這時正好想起前晚經過港澳同胞嚴格調教發音的那句:「仆街啊!」

(右上角唯一那般晚點車)

共晚點三個半小時才發車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ryohei1985
  • 後來我們回港後,相約了在鳯凰古城結織的香港夫婦,得悉他倆後來到了長沙,
    還告訴我們長沙的馬王堆古墓很是值得參觀。其中有一個展品是保存得非常好的
    千年「濕」屍,聽說該女屍其實是漢朝某某宰相的夫人,名為「辛追夫人」,她
    的毛髮尚在,紋理清晰,更可怕的是肌肉尚有彈性,很是值得一看呢。
  • 原來是Kai Ming...想說是誰....XD
    是啊~~長沙就是這個吸引我,只是又覺得除了這個之外,好像還是少了點,只停留一天的話,又覺得把旅行切碎了,所以只好忍痛放棄了~

    milstein 於 2010/05/04 14: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