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02~03
2672列車

適逢清明連假,火車站擠滿了人,當中看見不少年輕人夾雜在排隊剪票的人龍中。這班由西安開往大同的2672次列車,夜發朝至,正合大家所意,因此熱鬧異常。

這班列車內部的狀況比前次搭乘的T192差,我又只買到上舖床位,擁擠的車廂內要把自己和背包安置好很艱難。我把背包丟到床上,被子枕頭堆到角落,隨意挪了挪空間,可以躺下就得了,棉被想來也不會太乾淨,我根本沒打開過。隔壁上舖是西安交大的同學柴玉婷,她要到平遙下車,和從太原過來的男朋友會合。我則是隔天一早先在靈石站下車,遊覽王家大院後,再打車到介休想辦法到平遙。許多人都是這樣安排,因為便可從南到北,靈石-王家大院-介休順路走完。

和柴玉婷聊了一會兒,列車便開動熄燈了。沒多久就停了下來,一輛火車從旁高速而過,接著才又緩緩駛動。這班數字車等級最低,必須避讓其他列車。離開西安沒多久,就不斷走走停停,有幾次幾乎以為列車停擺了。

夜晚有些悶熱,又是沒睡好的一晚。隔天一早醒來,準備下車。結果得知火車嚴重晚點。一早也才六點,要睡可能也沒多久好睡。乾脆坐在臨窗的凳上看著火車外頭發呆。外頭景觀已有顯著差異。已經進入黃土高原了。這時和坐在對面的吳超聊了起來。他是陝西銅川人,和剛結婚不久的太太利用連假出遊。和他很聊的來,聊最多的還是兩岸的風土民情文化差異,夾雜一些無涉爭議的政治看法。

列車一路被踩,不知道還會晚點多久,因為不知道位置,因此更覺得漫長。

窗外的黃土景觀,對於生活在台灣的我而言,強烈的感覺到自己旅行到了遠方。

這班列車的列車員普遍年輕,由於身著制服,更帶有份俊俏。吳超昨晚才跟列車員閒聊,他說這些姑娘都是鐵路學校剛出來的。我那車廂的列車員要換牌時,還有點靦腆不好意思的說,因為我的床號的牌子掉了,隨手拿了張手寫紙將就替代吧。

我想起從漢口搭往西安那班車,列車員是位大娘,大家剛上車還在倉亂之中,她就命令大家行李擺這放那,脫了鞋的先去洗腳,要泡麵的趕緊去泡,很有威勢。關燈後,她對幾個還坐著聊天的喊著:「欸!那邊幾個趕緊去睡,別再聊天嗑瓜子了。」

列車漸行漸慢,在臨汾停靠。吳超說下去透透氣吧。我們倆就下到月台去晃晃。早上外頭還有點冷,長長的月台上沒甚麼人,遠處可見黃禿禿的山。各車廂列車員守在車門口。我的車廂的列車員已經不是前晚的那位,想必是夜晚換班過,也很有型。本想找幾句話聊聊,但此時沒甚麼話興,不如不聊。

見我在拍照,另位男列車員走過來笑說,之前有乘客拍下春運的恐怖情況放到互聯網上,害得他們被上頭警告呢。我笑著回:「我只是拍拍紀念罷了。」

後來,我一直對這短短的放風時間的景象印象深刻,我和那個坐落在黃禿禿山腳下的的月台以及軌道上停著的長長的綠皮火車合影了一張照片,每當看著這張照片,我就彷彿回到那個漫長的鐵路上,火車緩慢的行駛在那片寬廣古老的黃土地,遠方是黃禿禿的山,近處則是稀疏的樹木和房舍,車窗隱約可以看見自己的倒影,自己似乎表情木然,又似乎若有所思。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sanjeff03
  • 真是令人嚮往的鐵道之旅啊
  • 這回旅行,除了Z車跟L之外,中國火車的其他車種都坐過了......
    G, D, T, K, 數字, 而且之前講之所以要麻煩的從長沙到漢口搭車,部分原因也是有點想各車種都搭搭看....XD

    milstein 於 2010/04/26 21: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