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03
平遙古城

曲斐事先沒有預定旅館,此時適逢清明連假,一房難求。我陪著她連問幾家客棧,答案都是已無空房。她說不耽誤我去找和義昌,她自己慢慢找吧。於是我們暫時分手。

出乎意料的,我不排斥古城裡街道上的熙攘人群。連假第一晚,古城內像菜市場一樣,我卻不感覺厭惡。或許是因為這裡原本就是票號商店聚集的街道,而不是罕有人煙的自然山水。既然是城市,就一定得有人氣,甚至雜亂一些無妨,因為那樣才顯得生氣勃勃,「市」本來就應該要熱鬧。

平遙衙門青年旅舍早已客滿,我是在hostel world上看到很多人推薦和義昌而下訂的。攜程網上也有,但是只有顯示標準間。check-in後,服務員帶我們到對街巷弄進去的屋舍。和義昌本店後方都是標準間,那些房間維持著明清宅院的樣子,想必住起來會很有氣氛。。

和我同時check-in的是山東人李如,在北京念書,連續假期一到,包包一背就出門了。她說自己一個人想走就走,人多反而麻煩。我把火車上沒吃完的橘子拿出來剝了,跟她邊吃邊聊了起來。

這次旅行,認識了很多朋友,有的人是喜歡冒險探索未知,有的人則是閒暇走走輕鬆自在,有的人喜歡結交四海,有的人則是放逐自我,遠離是非,而有的,則是懷著一些傷心的故事,也不知如何的就踏上了旅程。

我是個疏離的人,但同時也是一個貼心傾聽的人,這趟旅程使我看見了更多的自己。我是心思細微縝密的人,且總帶有點強迫症般在思考。那些萌生心底的念頭、感覺,總要理清來龍去脈,歸納整理故事。因而漸漸建構成我自己的意識形態,處世哲理,形上思考,不知不覺體現在言談之間。也許因為自己是這樣的人,也許是坦然的心胸,或是一句直指心底的話語,也許透露一種堅定的信念,也許是一個真誠的態度,或者就是一種安心,不需要理由。雖然只有短暫相處,卻能聽見朋友告訴我些比較內心的故事。我感謝他們對我的信任。

我們聊聊旅行,關於旅行的理由,關於旅行的感想,旅行的動機。李如有些不大愉快的心事,我說:「旅行也是給自己一種可能性吧,萍水相逢的朋友不可能解決實質上的難題,但也許沒有負擔的純粹述說與聆聽,會讓自己心情更好,那麼至少這趟旅行就不會白費了吧。」「所以旅行終究還是正面的,且這個正面意義是自己賦予的。而你走出來旅行,本身就是承認那個正面意義的吧。」邊吃著橘子邊聽了李如一些心事,我不會假惺惺感同身受,卻也不會胡亂沆瀣一氣,我做的就是一種單純,一個簡單的聆聽。

李如可能也有在看這個博客,在此也希望妳能突破這個心情鬱悶的現狀。

這時另一位室友入住,是一個中年英國男性,帶著溫和優雅的英語。我便和他閒聊,李如是法語系的,說她英語不大流暢,我個人並不相信,應該只是臉皮沒我厚罷了。

Emma Thompson、Meryl Streep這兩位我很喜愛的英國演員,當然英國人不會不知道,以及Tolkien的經典名作The Lord of the Ring……其實我覺得聊天的話題是怎麼找都有的吧。

我也問起旅行的種種,他拿出他的旅行書,我和李如湊到他身旁,他用英語拼音念出地名,我們藉由發音跟地圖來推敲。他手指著一路來的足跡:前兩個月在東南亞,然後走陸路進入雲南,昆明、麗江、虎跳峽、一路北上進入四川、陝西、再往北到達這裡。

關於中國的感想,他說就他們的印象,中國是個相對封閉的國家,這一路走來讓他認識更多,增廣見聞。等於就是親自去接觸了解一個過去感到神祕的文明。

英國人始終保持著禮貌性的距離,爾後他先行去用餐。稍後我在和義昌的酒吧看見他,一個人靜靜的吃東西,和周遭的人保持一段距離。我個人蠻喜歡這樣的氣質,因為平常多半時候,我就是這樣子的人。和周遭保持距離,小心翼翼卻又怡然自得的維持著周遭的磁場。

再一會兒又進來兩位新室友,一個外國男生和一東方女生。隨即禮貌的寒軒起來,女生是北京來的侯霞,外國男生也跟著用彆腳的中文說,他從北京來,他是中國人。當下我們哄然笑說聽他在唬爛。

稍作打點後,我、李如、德國男、侯霞,客棧剛認識的四人便一起上古城老街吃飯。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