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08
西湖

西湖遊客如織,自古皆然。西湖雖然是湖,但是若放在自然景觀的審美標準來看實屬平凡。但西湖之所以為西湖,必須要從人文而非僅由自然觀之,因為太多文人寫下關於她的詩篇,太多文人為他歌詠,使她變成了詩的主角,變成了詩人的情感的投射,最終變成了部分詩人的精神,因而我們觀看西湖,就再不僅僅是湖,而是觀看那曾經寓意情感於其中的詩人們了。偏偏這些詩人不是別人,是白居易、蘇東坡這些文豪,因為他們是中國古代精神文明的重要構成,使得西湖變成了中國文化裡的具象之閃亮明珠。

「西湖的盛大,歸壟來說,在於它是極複雜的中國文化人格的集合體。」──余秋雨。


我和南京室友從杭州火車站返回西湖時,天氣已經開始熱了。我們電話詢問了幾個青年旅舍關於她今晚的落腳,都沒有得到肯定的答覆。於是只好先擱著,遊西湖吧。那位將從蕭山過來的朋友是在北京認識的,來自廣東(?)窮困的農村,極有思想,個人色彩鮮明,是個很特別很有意見的人。然而他後來離開那個媒體環境,來到杭州蕭山,之前那股強烈的戰鬥意志不見了,似乎被消磨成一個平凡人了。不知是否和論及婚嫁的女友有關,據聞這個女生是個大美女。


我們沿著東岸走,沒特別去注意西湖十景在哪,就是邊走邊聊。我見她已經冷靜,可能就等一兩天,有動車票之後再回北京了吧。

有幾個view還算不錯,邊走邊簡單拍了幾張照片。不知不覺就過了北邊的斷橋殘雪,走過孤山、平湖秋月,到了蘇堤上了。我們的話題又回到了歷史、政治、社會上。和這樣的人聊天是種享受。兩個富有思想且表達無礙的人,話題永遠說不完的。尤其是最感興趣的兩岸話題。我們在蘇堤等待時,她還聽了一次中華民國的國歌是怎麼回事。我想我的歌聲距離國恥的水平也不遠了吧,但是因為蘇堤遊客也不會知道那就是中華民國的國歌,無人知道也就無以為恥了(無恥之恥……)

「原來總統府看見那段黃埔訓辭就是你們的國歌啊」──她如是說。

這位朋友雖然住在蕭山,對杭州的地理概念沒比我們好多少。她們電話往返幾回,終於在蘇堤中段見到了面。個頭不高,說話聲音有點小,女朋友果真是正妹,清瘦型的。

這是一次計畫之外的會面,加上我陌生場合相對沉默。(其實是怕生的人……吧)更重要的是聯繫的過程不順利,覺得浪費了許多時間。我不大爽我的自由被陌生人給限制了。

會面之後,他們提議到清河坊那兒的餐廳吃飯,據說有幾家不錯的店。清河坊那一帶宋朝時就已是酒樓茶館商店聚集的鬧區,近來加以規劃,並加上一堆仿宋建築,以歷史老街的名號吸引遊客,和南京夫子廟一帶應該是出於一樣的思維。但我並不感興趣,因為都有點造作。

清河坊在東邊,早上我們走去杭州火車站時已經有路過那附近,如今竟然又得走過去。我們也等於繞西湖一周了。對於剛認識的人,我也不方便展現強勢,在不知道實際距離的情況下,走到腿痠,我忍不住悄悄抱怨:「你這位朋友真是有點狀況外……」

結果目的地那家餐廳如我們擔心的,尚未營業。我們便說到方才路過的一家店吃吃就行。

坐定點菜後,大家便開始聊天。聊了一會兒,稍微熟了起來,心情就好了不少。因為這位朋友一開始看似軟綿綿沒有主見似的,嘖嘖……其實骨子裡還是沒變嘛!非常有批判性,非常有個人主見,但卻是基於理性,並非胡亂出氣。我喜歡和這樣的人聊天,因為對事情的看法才能彰顯一個人的信念。一個人有信念的人向來是我欣賞的。

他離開北京,與其說是喪失戰鬥意志,不如說是不爽乾脆走人。他說他到蕭山來打算自己搞幾個項目(我到後來才漸漸掌握這裡用「項目」所指稱的意義)。原本在那裏,搞那些瞎攪和又虛偽的事情,一點意義也沒有。來這裡,就算收入沒以前多吧,但是他很自由,可以搞自己想搞的。

南京室友側身說:「我就說他這個人很有power吧……」


但我想,這趟西湖之旅最終能以正面評價作收,最關鍵的,還是在於那條西湖醋魚吧……

稍早在西湖畔有看見釣客在釣魚,腦子裡突然一閃而過荒謬的影像:我走過去將那魚搶過來魚鱗也不刮了的生吃起來。靠!我看我真是想吃魚想瘋了。

天氣熱,走到後來很累,肚子超餓。當時一度不爽到想脫隊自己離開,不想在旅行的後段讓自己不爽。

但仍然跟著到了這家餐廳,到了東坡肉、叫化雞、西湖醋魚三道菜端上的moment,一切都值得啊!吃了個大滿足!那條魚大概三分之二都是我吃了吧。雞肉也幾乎都進了我的肚子。東坡肉是一人一份,我忘記南京室友吃剩下的是不是被我接收了……這三道西湖名菜味道真讚,西湖真是個超棒的地方~~

當然這一頓是由東道主掏腰包!這是關鍵中的關鍵!!


四月楓紅?


想紅.....


猶綠....

不是垂柳

孤山














雷鋒尚未夕照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