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就是這樣不安的人,而在外甥女出生之後,對「幸福」的恐懼與日增。而且,越是因為沾染到那份幸福而跟著喜悅,另方面內心的恐懼也隨著滋長,到後來以致不敢直視的程度。

並不是說,那是虛幻的,而是更反向的確立了自己的某種本質。有人必定要說,那你可以選擇接受與高興吧。(也許吧,所以I want to believe)我的意思是,越是「知覺」到那種喜悅,不就越更看見了自己「不能本能的、無意識的感到幸福」的事實嗎?人在喜悅的當下會去「覺察」喜悅嗎?不會的,因為喜悅就是單純的喜悅罷了。

或者說,我的確有我的本能喜悅的東西,但似乎不是在大家所喜悅的事物之上。孤獨的旅行,卻似乎讓我感受到。

那麼,也就更確定了自己的孤絕。這樣的陳述,是種「絕對」。一如任何其他被確立了的事情,帶有極大的悲劇性。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