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4/10
上海

一早,室友們陸陸續續離開了,又回到了一個人的狀態。藝術家朋友是最後離開的,離去前還熱心的告訴我上海幾個值得去的地方。他用筆在地圖上圈選了幾個地方,並在到達的地鐵路線,轉車地點標上記號。「新天地可以去走走。老地方有新靈魂」。


我再到西湖畔走走,湖面上泛著一層薄霧,看不清楚對岸的景色。我走到昨晚吃的那家麵包店,坐在店內吃了早餐。一大早顧店的是學徒小弟,我點了杯咖啡,他憨直的說:「對不起,我不會」「我是剛來的」。這種坦率其實讓我嚇了一跳,連惱怒也忘了。便點了杯奶茶,「這個我會。」他便幫我泡了一杯。還熱心的問:「麵包幫你加點熱不?」我又愣了一下,就請他幫我加熱。結果他竟然直接放進烤箱裡加熱,麵包被烤的硬梆梆的。


我坐在店內,吃著難吃的麵包和著甜膩的奶茶,看著外頭發呆。對面是中國美術學院校門口,幾個學生進進出出。


該走了。回旅館行李打包,退了房,打的去火車站,搭乘動車前往上海。


在張家界時認識的高馨凌和我約在上海南站碰面。她送我一張一卡通,類似台北捷運的悠遊卡。之前南京朋友周娟已經給我再教育過作客之道,此次我直接大方的感謝她的贈禮(厚臉皮)。


杭州以及上海是這次旅行的最後兩站,我原本是預定連鎖酒店,因為擔心旅行一路睡青年旅社至此已是疲累不堪,我是個睡眠容易被干擾的人。結果事實證明,在疲累的狀況下,我在青年旅社都睡的蠻不錯的。


我住在漢庭快捷上海上南路店,距離外灘有點距離,但離地鐵站近,我是因為網路上評價說較為偏遠因而安靜之故才預訂。


朋友先帶我坐地鐵過去,我check-in後,放下行李,然後便輕裝出發了。


朋友已有腹案,準備帶我好好走一次上海。可惜她太客氣,原本暴走上海的計畫不直接端出來,怕我走的太累。其實是我誤會了她,我以為她的暴走是指上海景點全部掃過,其實她是指以步行方式走過幾個她認為值得一看的景點,直到外灘。這正適合我啊,我喜歡用走的,也是個很耐走的人。


不過這個時候,我們正聊到了水鄉,正聊到了前晚西南交大建築系室友的描述,以及我這回放棄水鄉的緣由。她之前去過西塘,坐在小橋流水旁,閒適無聊的耗了一整個下午,遊人散去,水鄉脫下了旅遊景點的外衣,回復原本的樸實面貌,那真是美好時光。


她說的有點神往,我也被說的有點激動了。


她突然說:「現在過去都還來得及回來」


我說:「是嗎?」


走了幾步路,大約五分鐘的考慮。我毅然說:「旅行就是要去想去的地方,出來就不應該自我設限,我們走吧!」


我們被這樣突然的決定弄得很興奮,原本的規劃盡數放棄,卻完全不覺可惜。因為,有什麼比即知即行更讓人興奮的呢?當我們聽見別人的旅行,不也經常被激的也想馬上啟程嗎?


衝到上海火車站,再繞過廣闊的建築工地,至少走了有一千米,才走到汽車站,衝去買到嘉善的車票,衝去汽車月台閘口上車(車站很大,還跑錯地方),還不忘買點零食充飢,總之,最後一刻搭上了前往嘉善的汽車。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Hamiltonian
  • very nice tr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