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10
西塘

到達嘉善再搭小巴進鎮,已經入夜不收門票。今天古鎮的人特別的多。

可能是我原本沒有預設任何期待,因為跑來這裡完全是臨時決定。所以對這些擁擠喧鬧並沒有惡感,相反的,跟前幾天在平遙時類似,我甚至覺得這些喧鬧有它的必須性。我的意思是,小鎮可以寧靜悠閒,但小鎮也可以熙壤喧鬧,預設其中一個的話,容易因為沒有符合預期而失落。基本上,對於旅行,我也越來越養成了不預設的習慣,道理是相同的。

我們坐在小橋旁的餐館吃飯,坐在露天的座位,看著水上船舶,岸邊人家打上紅色的燈籠,感覺非常不錯,我相信那有別於獨坐小橋流水閒暇無聊的感受,但是西塘證明了他的魅力不是只有那樣,遊人在裡頭總可以找到自己的欣賞角度。

回上海的時間非常緊張,我和高馨凌出鎮後馬上打的直奔嘉善火車站,最後一班車就快要發出去了。好不容易趕上了,還有五分鐘車才開。售票員卻說,已經過了售票時間了。她沒好氣的叫我們直接去排隊進站就是了。我想她的意思是要我們直接上車補票吧。我猜想是因為售票系統過了某個時間後就停止打票的關係。

結果,火車誤點一個小時以上。有對情侶和我們一樣。後來她們告訴我們,因為火車誤點,售票口又可以買到對號票了。我們便去買了火車票,且因為是誤點車,所以是藍顏色的票,和其他紅色底的火車票不同。

坐上硬座車廂,擁擠悶熱。對面坐了三個老農,此時我終於明白不知道哪裡看見過的形容,他們安靜的坐著,閉目休息,深深的皺紋裡似乎藏著說不盡的故事。

再回到上海,已經是深夜了。公車地鐵都已經收班。我們運氣好遇到也是搭上這班誤點車的阿姨,她聽見我們的詢問,得知我的目的地和她一致,便來商討一同打的。阿姨講價功夫一流,師父一開價她轉頭就走,說太貴了。師父氣勢上就輸人,價錢就由她說了。阿姨氣勢強,且邏輯奇怪,上了車她還說是司機運氣好,碰上火車晚點,要不然我們也不會打的,所以師父是賺到。(可是司機的觀點不是這樣看的吧?)

一同分擔了計程車資,為彼此省下了自己打的的開銷,最後終於順利回到酒店。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