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來香港是為了辦證
結果意外的好玩
原因是因為遇到了很不錯的室友
我原本考慮重慶大廈,被香港朋友勸阻,
因而來到,也是Hostelworld查到的先施大廈,
我是住在阿山旅社。

三個室友:
美國加州來的
瑞典斯德哥爾摩來的
英國來的
都旅行一段時間了

瑞典人已經要回家了
東西超多
一進門便寒喧起來
問了我的感覺
因為我是從九龍一路走到旺角的

"i feel i walked into the science fiction movie such as...Blade Runner
or the animation, you know, Ghost in the Shell."

"yeah it's pretty like that. The street and the buildings."

靠....來了個識貨的,彼此都有類似的感覺吧
這是冷門電影了...竟然也知道?

結果聊起電影真的很棒
他以前是學電影的,後來修market management
王家衛.....Stanley Kubrick....
想不到跑到這裡來莫名其妙的反而找到會聊到這幾個名字的電影咖.....


英國人稍晚抵達
還背了一個吉他
接下來要去北京,計畫前往蒙古
會去蒙古的人
應該是個有意思的人吧?
是個非常棒的人
我和他很有話聊
且都會聊到很深
總是使我用盡有限的辭彙
因為連英國經驗主義哲學家Hume都聊到了

為什麼是蒙古?
這說明了Genghis Khan (花了大概兩分鐘才拼湊出他在講成吉斯汗)
對於歐洲人心中所代表的神秘感

我明白那種感覺
我說
比方說我要去的撒馬爾罕吧
薩馬爾罕這些地方出現在中國古代史書上
同時也是亞歷山大征服的最東的城市
因為這些故事
所以才莫名的想要前往

第一個晚上瑞典人帶我跟英國人吃了宵夜喝了啤酒
進了餐廳,我實在也幫不上太大忙。
因為普通話在這邊不是太好用,我也不大明白菜單上對應到的食物是什麼。
不過,吃吃喝喝就是了。

回來後,另個美國人也回來了。
聊起來香港的事情,也和另兩人的反應一樣
Kazakhstan?
Cool

----

第二天主要就是辦簽證。
下午回到旅社休息。
英國人美國人都在,
又聊~~~
聊的起來就是這樣,只是我又用光了所有的字。
因為總是越聊越多。

英國人拿起吉他練習,邊彈邊唱。

晚上英國人帶我和美國人坐地鐵跑去中環附近酒吧喝啤酒聊天
那裡顯然是外國人聚集的酒吧街
洋人多華人少
喝了兩拖,第二拖時已經醉了
說起香港,我說我的感想是有點淺薄
英國人表示不同意
他說,你不能只到這邊兩天,就批評這裡淺薄。
他說的很好,我正色收回我的批評,並且道歉。
其實我蠻欣賞這個英國人的,自從我們在hostel聊到Hume之後。
他離職跑出來旅行,離開他的樂團,甚至離開他的女友
(不過他說,旅行應該只是分手的部分原因)
我說這需要點勇氣。我欣賞他。

第三天我找了之前在中國湖南張家界認識的香港朋友
我前晚先詢問了大家的意見,
美國人和英國人很樂意認識本地人(也都閒著)
香港朋友也很樂意介紹外人遊覽香港
(他平時就拿著像機在香港亂走,我很欣賞他對自己住的香港的喜愛)

十點多在旺角地鐵站會面,先去吃了頓blunch
朋友領著我們穿過巷弄,到了家小店,
有會說粵語的香港人就對了
豐盛好吃啊!!!!!
結果他竟然說:其實他只覺得這裡的魚蛋丸很讚,其他一般。
他還很客氣的問我們有啥計畫,
我們就說
This meal gives us confidence in you.
Just take us visit HK.

先帶了我們穿越九龍公園有個地方視野很好
幾乎沒什麼人知道,除了有在拍照的。


之後我們去旺角準備搭渡輪
美國人想去美術館
我們就先去美術館逛逛


美國人說
他母系那邊來自廣東
他有一半華人血統

在我們的聊天中,我可以感受出旅行之於他的意義
我不會說是要尋根什麼的
事情沒那麼嚴重
但我知道總是有股好奇
想看看自己所來自的血液的地方的長相
我後來到他的myspace聽了他的音樂
是嘻哈與rap風格,有幾首把中國風的音樂揉合其中

英國人的樂團的myspace我也去聽了。
這兩個室友音樂類型完全不同。
我喜歡聽的幾個團,他們也是知其名但不知其音樂。
總之,大家口味都不一樣。


在旅社時,美國人在看馬奎斯的百年孤寂
我是聽他的描述,覺得很熟悉,進而問出的。

我說到我閱讀經典但我會等待感覺
如同米蘭昆德拉的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一樣
我放在書櫃多年,直到有天不知何故想要看看,兩天看完,
然後日後在其他電影,沉思,許多時刻,不斷回想重複與咀嚼
且儘管我只看過他的這本書,甚至沒看幾次,卻覺得自己好像可以
一直得到新的感想。

英國人接著說
那是他最喜愛的一本書

(這下子,應該明白為什麼我們聊天,我總是很快用完我所能用的字了吧.....)


在美術館,美國人展現高度興趣
關於書法,關於"九龍皇帝" 的graffiti(這個我也覺得超讚!!)
以及水墨畫
他說他前一天去歷史博物館,覺得有點無趣
我說不能這樣講,畢竟香港登上歷史舞台比較晚,
要用大航海時代的歷史觀來切入比較合適,
關於中國史,建議去西安,北京的歷史博物館
他表示同意並接受了我的說法,
"it makes sense."他說
他在一幅水墨畫前駐足許久
我和香港朋友都說
你該去黃山
他回去google了一下
就改變了計畫
將會前往黃山

之後英國人先離開,
美國人也赫然想起要連線回美國的學校處理事情
我們就暫且分開了。

這一點,也是背包客的共識與優點
就是隨興,誰也不綁誰~~
香港朋友說,我們的步調超慢的
進美術館前,還跑去旁邊咖啡廳喝了杯飲料...有夠閒....


香港朋友帶我搭了渡輪,沿著岸邊走,沿途欣賞維多利亞港以及岸邊建築,
傍晚和他女友會合後,到了太平山頂看夜景。


晚上,再和英國人及美國人會合後,
我們四人就跑去重慶大樓吃咖哩飯
我們在詢問咖哩飯時
有個印度人突然跳出來帶我們穿過人潮去搭電梯,
原來店都躲在裡面,要人帶進去就對了
(感覺可以順便交易毒品之類的....)
香港朋友自己都沒進來過....
說這邊實在很讓人害怕

結果,咖哩飯很好吃
服務也不錯
香港朋友先去上夜班
我們三人較晚離開
搭電梯時美國人說 他朋友勸他別住這裡,因為安全
但他覺得還ok,不過消防安全就比較麻煩
我說可以住低一點的樓層
失火了還可以跳下來
結果香港朋友之後傳facebook來
說重慶大樓當天不知道哪間hotel
發現屍體,疑似謀殺案.....

吃完飯
大家暫且分開
我和美國人跑去搭渡輪
想從夜晚的海上看看香港
一路上聊了很多

我記得早餐時,忘記聊到什麼
英國朋友笑著說:
"Henry, everytime we talk, you always make it becomes philosophy..."

其實,他們內心裡也都是哲學,
哲學不是硬梆梆死板版的無趣言語
而只是一種態度,一種好奇,一種追尋
這是會跑出來旅行的人,內心本來就有的東西
這是我們之所以可以聊那麼多的原因

美國人說,來搭夜晚的渡輪是對的
他本來也不怎麼欣賞香港,他只是從曼谷過來,過路香港,
覺得人太多,太擁擠。但現在他改變他的想法
這個晚上很不錯,很棒的聊天,很棒的渡輪。

---------
關於香港,原本沒抱著什麼想法,只是來辦個證件而已。
結果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
這是意外的驚喜。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Elinor
  • I am glad that you found this trip to HK is surprising.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