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3
3rd day in St.Petersburg

早上在餐廳認識了日本來的?,走西伯利亞鐵路來的,其實我昨天在冬宮博物館有看見她。
至於他的另五個室友,香港來的,我也只和其中兩個有所交流。

再另兩個是香港夫婦,看來是鶼鰈情深,退休後四處遊山玩水,真是超棒的啊

check-out後,寄存包包,便去火車站附近找郵局,這是早上日本人也問,
找半天....

第二件事情就是用公共電話打去搞定弗拉基米爾搞定住宿

電話問題,小雜貨店阿姨相當友善啊!雖然語言不通,但充滿著微笑,善意這種東西是不需要語言的。
但是打電話時,顯然我是沒搞清楚撥號方式,所以打到別支電話了。
第一通一位太太很友善,用英語讓我明白打錯了,我說sorry時,她還回應說沒關係
第二通一個男生就基車許多,第二次我打另支號碼其實還是撥了過去(因為這兩支號碼的前七馬一樣
,因此打錯到同個地方)這男的好像是喝醉了。故意裝沉默,讓我很疑惑,我說"English/"
他裝死,最後很機車的緩緩的說"Speaking English?" "My--name--is--xxxx"然後掛段。gan...咧

之後,我看見車站前門有著川紅色夾克似乎是志工的人,袖子上有著"what can i help you?"字樣。
我便前去求助了。女生的英文不佳,但仍焦急的打電話,翻本子求助。最後告訴我post office的
地址,指引我前去。我問她們是志工嗎?她說不是,這是工作。
我以為她說的工作是指這是收費的諮詢,但我想說也沒差,就問how much?結果她笑著回600。
我整個大吃一驚。我說"does that mean i ask you a question and you help me and then
i shoulf pay you 600 RB?"女生笑笑的點了頭
我整個大怒
我說"are you serious?" "is that the joke?"
女生沒有否定的意思,只是笑著

我便面色鐵青的說
"i cannot accept that"
"i will go"
我覺得這近似某種詐騙集團。

我走到對街,過了約莫十五分鐘,越想越覺得不對,
因為女生的反應完全不是這個意思,也沒有跟我要錢,
完全感受不到這個企圖。
加上我發現她給我的地址應該是她指的另個方向對街。
於是又回頭走過站前廣場,我看了一下,別人也沒有掏錢給她的動作啊。
這當中必定有什麼誤會。
我覺得,我不想帶著這著很幹的感覺離開,且這可能只是個誤會。
於是決定回去找她。

後來我就先去找到了郵局
郵局也很怪,是在二樓,就很老式,且似乎所謂post-office只是收信處而已。
但阿姨也很好心啊,我用肢體語言加上postcatd這個字,表明我的意思,
她帶我穿過幾道門到了同層的一家....銀似銀行但又有點像也在處理郵務的地方。
告訴我旁邊那個小卡片店,在那邊我看見很多st.petersburg的明信片
很愉快的買買貼貼寫寫
走到旁邊疑似銀行的地方,也是用肢體語言,警衛告訴我,丟到那個郵筒就對了
在投遞之前,再問旁邊的情侶確認了一下。

搞定明信片
回到廣場
對她笑笑著說
郵局是在這邊,不是那邊
她很吃驚
我說沒關係啦
我說我想弄清楚我是不是誤會
在一旁另位英文稍佳的員工幫助之下
這.....果然.....當然是誤會!!!
那個女生對於我理解的這個意思
大吃一驚

所謂的600RB,應該是工資之類的
所以嘛.....

後來她不好意思的說
她英文不好
我趕忙說
不!!!
妳幫助了我!!!那是最重要的
她們是鐵路局單位的員工
工作就是要幫助旅客

對於誤會能夠澄清
我感到非常高興
幸好我有再回去找她們
因為這種壞印象,一定要確認才行

許多人經常因為片段的訊息
就在心中給別人一個不好的印象
這其實對自己是種責罰吧
因為,在你的記憶中,關於這個人的標籤
就是一個很不爽的感覺在
而第一個,別人並不知道
第二個,這可能並非事實
也就是事情變成了
妳為了一個不是事實,且別人也不知道你的想法,也對你的感覺無動於衷,
這樣的事情,使你心中有一個負面因子
這不是很不合理嗎?
所以,除非完全明白,否則去討厭一個人
是不大理性,要是你基於這個片段去告訴她人,這就對當事者的名聲造成破壞,
這就是個人造的口業了

我再問了一個正確撥打電話的方式,她們因此又幫了我一個忙了
我順利定好福拉基米爾的旅館了。

我永遠記得,那個棕髮女孩對於該誤會的吃驚以及誤會冰釋的微笑,
包括了對於自己英文能力不足的自覺尷尬,我趕忙不想使她那樣覺得之後
那股氣氛


搞定一下,才五點多,吃個麥當勞,
回到旅社,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一直麻煩她們。

manager老闆有點冷冷的,事後想來只是天性很酷吧
早上和日本人同時認識的墨西哥人也回來了,但沒時間聊天
因為我想繼續弄清楚莫斯科之後的交通方式

好不容易搞定了
正好和白俄羅斯女孩聊天起來

其實,說真的
像我門這種自己一個人到處跑來跑去的,
許多想法都是類似的
而如果個性又是比較會聊,會表達
不會害羞
簡單講就是臉皮厚吧
就可以聊的很爽
事實上,臉皮太薄,大概也不會自己跑出來吧
總之,我們聊的很high啊

"話不投機半句多"真的很貼切
反之,聊的投機的人
由於許多的關鍵點很契合
聊天往往可以順暢的一個話題接一個話題
即使不一定明白,也因為能基於類似的熱情,
而感同身受,
更重要的是網路的普及,即使一別過後不在相見
至少facebook一縷相連,也不至於被從記憶中淡忘,彷彿不曾存在過
有朝一日,也許在她的國家,也許在我的小島,還會在見面
機會渺茫,但並非完全沒有

到了前台,拿了包
我又繼續聊了一會而


趕忙拍個照片留念
結果大姊說我close my eye
讓全場笑翻
包括前台之黑髮正妹

我說,我只是眼睛很小而已......
眼睛是開著的

笑翻了
墨西哥女生正在上網
以及可能聽見笑聲而出來看的香港夫婦
都讓現場的氣氛特歡樂
香港夫婦提供給我一些資訊
包括了她們多買的電話卡
理輕情重啊
應該是因為,我讓她們感到特別吧
如果前晚我和前台的談話
我希望自己是特別的人
成為一個使人印象深刻的人
開朗,正面,不會耍龜,自信
或許我已經給人如此印象
從台灣跑去遙遠的聖彼得堡
這一點期許是不會改變的
我相信
我也將成為她們記憶中的一部分

最後我包包收好,
還是想跟正妹合照
就再度央求
ya
跟christina合照一張

跟正妹合照
不是我要說
真的是
超幸福的好不好
超棒的好不好

科科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