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8
這一天實在想不出要幹麻
昨天去了克里姆林,待了很久的時間。繞過整座牆,紅場那邊也去了。
原本,我想要去位於莫斯科北方的一個小鎮,克林,因為那裡是柴可夫斯基的故居,
如今改成博物館。但是距離有80公里,並無便捷的交通工具可以到達,
而這幾天又深深感受到語言不通的障礙超乎想像,因為這裡的英文不流行程度超乎想像,
也就放棄這個計畫了。

一早問了staff哪裡有投幣式洗衣機,說是超市那裡有,其實那不是投幣式的。
最後還是買了洗衣粉,用hostel的洗衣機趕緊洗一洗趕緊曬一曬吧。
還是有跑出去一下下,距離不遠的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樂學院,
也就是柴可夫斯基好友魯賓斯坦創立的學校,他本人也曾經在這裡執教。
不過,正在大整修,無甚可看。
柴可夫斯基將寫好的第一號鋼琴協奏曲請魯賓斯坦彈奏並評論時,被批的體無完膚,
是發生在這裡的故事嗎?

回來時經過hostel附近的步行街,街頭藝人正在表演鼓技,圍觀了不少人。
我也站著看那兩人玩了一整首曲子。

在旅社認識了荷蘭情侶,得知也是要前往哈薩克,真是驚喜,終於遇到反應不是"what?" "where is it?"的人了。
他們正開始旅行,這是第一個禮拜而已,而他們預計旅行八個月。
不過他們只在阿拉木圖停留幾天,接著就飛往北京了。
他們還問我哪邊定中國的機票比較好。說實話我也只知道攜程跟易龍而已。

另外是法國人Alex,才從烏茲別克過來。
感到非常驚喜,跟他聊了很久。
我想,基本上,會對中亞有興趣的人,不外乎就是對歷史、地理有特殊情懷的人吧。
因此才能相談甚歡。

尤其他已經旅行了八個月了,旅行種種感想,和他分享了許多。當然,他的感想一定是很豐富的。
他也是和女朋友一起,不過女友中間曾經飛回巴黎一下子。

傍晚,兩位staff正妹,一位是小巧可愛支金髮碧眼妞,另一位則是model型的高挑典型俄羅斯女
以及(應該是manager)之法國人Nicolai以及另位hostel常駐程式荷蘭男生martin四個人聚在一起開始喝酒
原本我在看電影,他們也邀請我一起喝伏特加
另對情侶,同樣也要前往哈薩克的荷蘭情侶Woulter以及cloudy(?)不時加入話局
不過基本上還是他們四人聊我和情侶各自作各自的事情,偶爾加入他們
感覺上他們有點在玩鬧,不是很清楚他們細節的關係
但在打鬧之下似乎有一點點淡淡的曖昧
不過那不關我的事情對我而言,也不必要多麼裝熟
雖然偶爾會有幾次笑場是由我這邊發起
但正如我所說,不是那麼有興趣於他們的話題
不過就是有點逢場作樂的成分
參與一下在hostel中,和不同國家的人一飲而盡伏特加的爽感
一瓶伏特加乾杯了三次
蠻爽的
"he is enjoying that!" Nicolai這麼說

另外,多半還是繼續跟荷蘭情侶聊天
以及之後也回來的法國情侶(Alex & his girlfriend)
這邊的話題,還是比較和我契合吧
總之,這個hostel雖然一開始有點不大適應
但住了三個晚上
也覺得其實不壞啦可能是因為,疑似想搞假曖昧之巴西男和另兩位荷蘭女生前一天就離開的關係
那個話局就比較卡卡的


後來Nicolai開了個電影大家看
這時我體力不行了
就跑去睡覺了
這時來了兩個新室友人很nice啊
可惜時間來不及多談
另兩個西班牙室友就有點怪異
我懷疑是gay couple
不過不是那種很人會露出"噁..."的表情就是了
只是不大溝通的起來
其中一個英文很差
每天都凌晨才回來
不會是去泡gay bar吧?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