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9

荷蘭情侶Wouter和Chloe前一天去看了看幾個地鐵站,今天我也如法泡製吧。

很多人會製作詳實的旅行計畫,規劃好要去的景點,
時間的安排,餐廳的選擇,都在事前被仔細的計畫好。
至於要去的景點,必去的地方,無一不漏,然後開始進行旅行,也就是履行計畫的過程。
就像按部就班完成一個案子一樣。
但是,我想我不大是這樣。
我當然還是有計畫,但往往就是交通跟住宿兩樣而已,而這兩樣取決於幾個我想去的景點,
但我想去的景點,往往和旅遊書上推薦的不盡相同。
而且總是少少的。
所以,比方說現在,就多出了一整個不知道要幹麻的時光。

我沿著五號線看了幾個地鐵站,其中有幾個特別華麗,也吸引了觀光團特地參訪。
但沒多久我便覺得差不多了,大概就是這個感受就好。

我隨便在一個車站換車,搭到那一條線路的終點站去。
完全不知道在哪裡,但總之是個接近市郊的地方,那裡有許多中巴小巴停靠路邊,
以及一個市場。其他的就是住宅區,氣氛休閒。
我隨意晃了晃,心情不大好。

回到Hostel附近,熱鬧的Arbat街區。
其實今天也想寄個明信片,但是莫斯科的明信片,我覺得沒有聖彼得堡好看。
不過,今天路上也沒看見過賣明信片的店家,
目前有印象的,是在紅場聖瓦西里教堂那裡。
於是我又沿著克林姆林外牆,走到紅場去。
第二次跨越紅場,還是覺得不錯。
買好明信片,去到郵局,卻已經關了。
身上的郵票只能再寄兩封。
坐在路邊寫了寫,地址卻沒有抄出來,在NB裡。
還是回hostel吧。

中午check-out時,想說包包寄在這裡,得支付40盧比的保管費。
但是離開時,愛羅那卻說放在房間裡就好。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今天旅社的床位是空著的關係?
還是因為昨天跟他們一起喝酒,所以賣個交情呢?

但是另位staff(忘記名字)以為我delay check-out,所以跟我說明費用。
說到錢就麻煩,雖然解釋一下之後,狀況也都弄清楚了。
我也還是付了40盧比,但心情蠻不爽的。
覺得她們應該把訊息先調整一致,再來跟我講。
雖然沒有鬧不愉快啦,我說i pay 40 dollars時她說是RB啦,大家還是笑場的起來
(但是上了火車後摸摸口袋,我拿50盧比給她,她找我10盧比,我沒有看,而口袋裡這時還是50盧比的鈔票?)
算了.....

晚上,和荷蘭情侶聊天吃飯。
準備準備,我們蠻早就動身了,還是保守點比較好。
萬一有狀況還可以有較長的反應時間。

我們和Alex道別,Alex寫了句Welcome to Paris在紙上,和他的facebook帳號一並給我。
突然就莫名其妙覺得
嗯那下次就去巴黎吧
(莫名其妙)

我們三個人背著大背包,坐地鐵站蠻引人側目的。
到了車站,找好月台,卸下背包。
Wouter買了啤酒,大家便開始等待。
俄羅斯的火車站,月台並沒有管制,只有要進去時,每位車廂的列車員會檢查車票。
車廂打開了,我們各自找好自己的車廂以及床位,開始了這趟火車之旅。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