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0
昨晚上車前,小鬍子列車員看了我的護照
看的非常久
翻來翻去
每個visa都看了兩三遍
我內心浮現上來"是在看三小啊....."這句話...
然後他說了句 "Taiwan?"
就放我上車了
是沒看過台灣人吧?

車廂的狀況不比我從聖彼得堡搭往莫斯科的水平。
不過還算可以接受吧。

一進去,第一個室友是土庫曼大叔,但是他聽錯我的國籍,
以為我來自泰國,看來他對武術有興趣啊
當我聽懂他在描述泰國拳時,我才明白他弄錯了。
另位室友是位大概五十多歲,大約是外婆了的女士,舉止頗為優雅。
第三位室友就跟我沒說話了
入夜就寢後,不知道哪個停靠站時,土庫曼大叔就離開了。
不過後來在某個停很久的站,我下月台去透氣,並去找Wouter時,又看見他,
土庫曼大叔說他去別的車廂跟朋友一起了。

忘記是哪個大站
室友都下車了
又上來了新室友
要搭車到塔拉茲的老伯,
其實才五十多歲,但是看起來卻似乎更老一些
對我很好,語言雖然不通,但是他是個個性好相處的人
並不是聒噪,也不會輕浮,
但卻是個可以跟人輕易的聊起天,態度又很平實親和的人,
這是我從他和後來上車的幾位室友的互動觀察來的。

一開始只有我跟他,語言又不通,
不過,比手畫腳也勉強可以。
到後來也是笑場不斷

他是個很猛的人啊
說了他跟朋友朔溪垂釣,
或者夜宿野外打獵的經驗
可能我展現了興趣
他還費事的翻開行李,拿照片給我看。
我們的溝通百分之九十都是比手畫腳
他比了舉起獵槍的姿勢
我就猜的出他的意思了

我說,
他太猛了啦
把手臂唉過去跟他比了比
做勢比腕力然後被扳倒
就是說,幹,我太弱了啦
你太強了

反正就也是笑的起來就是了

得知我來自台灣
很親切的拼命給我吃好料的
一開始先開了瓶酒就算了
隨後整隻烤雞端上來
馬上撕了隻雞腿給我
吃的蠻爽的

之後一直被餵的很撐
我帶的泡麵都沒機會吃

接近午夜時
火車停在某一站非常久的時間
有邊防人員上來檢查證件
其中一位身著制服以及軍帽的官員
檢查了我的證件
並且詢問幾個問題
最後並且要看我的眼睛顏色
不過,態度友善
最後說了句
"Welcome to Kazakhstan"

護照歸還時,哈薩克簽證上已經蓋上入境章
俄羅斯簽證上也蓋上出境章了

這就是我第一次的
火車陸路穿越國界的經驗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