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7
今天是移動日,
在這個營地待了三個晚上,吃掉不少東西。
然而剩下的東西還是不少。
但是對沙夏等人而言,
即使背負重量遠大於我們,
行走山路還是健步如飛。

我們今天開始往上攀升,
首先往下游回走一小段路後,在一處地方渡過溪流,
我們把鞋子脫下後渡河。
我穿著拖鞋走一小段路,
接著就要脫離河岸平坦的草原地帶,
進入森林,開始爬山了
腳其實一下子就乾了
便把鞋子穿回來

坡度很陡峭
非常費力
加上這天天氣很好
所以走起來汗流浹背
不過接著就走入亂石堆中了
根本就沒有路

昨晚Slava就有說
接下來的兩天會很辛苦
我們以為今天還有很長很辛苦的路要走
大約下午兩點多,我們走到一個小木屋,
本以為這是稍作休息的地方
結果這裡就是我們過夜的營地了

這座前人搭作的小木屋,
裡頭是一個木灶,一個桌子,
以及圍繞四周的長椅組成

外頭也有就地取材建成的石桌,
原木剖開放倒即成的長椅
我們先坐在著吃點麵包餅乾點心後,
搭好帳棚,
沙夏魯斯坦等人就開始張羅晚餐了
今天有現成的廚房可用,
看來會非常奢華


這裡海拔接近三千米
氣候比之前位於河谷的營地更不穩定,
原本的好天氣
一下子就變了
太陽被烏雲遮住
氣溫一下子降低下來
沒多久就下起雨來了
沙夏他們正在撿柴
我跟黃趕緊把食材瓦斯罐等物收到小木屋中。

沒多久,雨變成冰雹,
氣溫變的更低了

我在外頭和Slava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
大部分時間就在發呆
總有一種悵然
也說不上來是什麼
因為旅行似乎也有一段時間了

有時坐在外頭長椅上看著陰天
有時跑進去裡頭取暖
再沒多久,竟然開始下雪了

沙夏倒了一杯伏特加給我
我的容量大約是一杯
我喝完後,他又再倒了一杯,
我也又喝了,就有點醉了

也許是酒意
也許是因為第一次觸碰雪
我覺得非常高興

在台灣,冬天的山上若是下了雪,
新聞必定趕忙報導,
然後畫面中必是一群人在雪中喧鬧的景象
然後是些千篇一律的問答
最後以眾人在鏡頭前喊叫作為結束
這些種種
使得我從來就不想去看雪

我不知道會在吉爾吉斯的天山裡遇見雪,
Slava有說可能會下雪,
我也知道
但至少不會是在這樣的狀態,
這樣一個似乎無聊似乎悵然又似乎只是空虛的狀態,
這樣被伏特加酒精作用有點勳醉的狀態,
儘管由晴天變成了陰天
陰天變成了雨天
雨又變成了冰雹
我們還是不知道會下雪

且沒多久
雪積的很快
外頭已經是銀白世界了


---
不知道怎麼聊的
好像是從Jet Lee開始吧
說到魯斯坦是個電影迷
於是晚餐就變成了聊電影
雖然語言有些障礙
其實我發現魯斯坦都聽的懂
只是不善於言詞
另一個梗是
我發現魯斯坦長的超像戴立忍
相似度90%

總之,有Slava居中翻譯
魯斯坦總是問我們,
有沒有看過某某電影,
通常我們都不知道那個名字
(他們知道俄文名,我們總是記得中文名)
所以這反而變成一種猜謎遊戲
總是藉由演員以及劇情
我們得知彼此在講哪一部電影
而這意外的變成一種超high的話局
我想這也是一種密碼
當你們說到某部共同喜歡的電影時,
原本遙遠到難以想像的兩個國家
:台灣以及吉爾吉斯,
因為大家都看過李連杰,
或是玩命快遞(傑森史塔克在這邊似乎意外的特紅)
因而變成像是剛剛一起走出電影院的朋友般親近,

要是聊到特愛的電影
比方說魯斯坦一問,有看
fight club嗎?
小木屋中頓時歡聲雷動
「Who doesn't love it?」
「it's fucking cool!!!」

其實
魯斯坦根本就是電影魔人
當然,可能因為管道的關係,
他們接觸的電影沒有我們多元,
大概還是美國好萊塢片為主
但是我強烈懷疑
魯斯坦這個人,把所有吉爾吉斯
DVD販賣店上看得到的電影
全部都看過
他很喜歡昆丁塔倫提諾的電影
所以講了一堆我也沒看過電影……
輸了......


此時天早已黑
外頭雪持續在下,
我們窩在小木屋內,
吃著豐盛無比的晚餐,以及之後的餅乾紅茶
度過非常非常歡樂的夜晚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