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
昨晚不知道有無下雪?
總之今天一早是晴空萬里的好天氣,
雪開始融了,
原本一整片被雪覆蓋的大地,
這時一小塊一小塊的草地和泥土石塊已經露出來,
吉普車應該走的成

昨天待在這時,
有個蠻有氣勢的老人會進來木屋和大家聊天吃點零食,
手大的跟熊掌一樣
今天他也又來了,
另外是兩個不知道在作什麼案子的人
其中一個扛著台攝影機進出,
拍了放在餐桌旁櫃子裡的幾塊石頭,
說是在蓋屋子時,掘地整地時,挖出來的,
有一塊上面應該是梵文,另一塊則像是繪畫,不清楚。
吃飯時Slava他們很自然的就拿起來把玩,
尤其是那塊有梵文的,
不輕,大小也有40 x 30吧
馬的,這些人不怕摔壞古物就對了
Slava說: Chinese?
最好是....
Japanese?
哪裡像了?
Korean?
..........
結果拿攝影機的說,
應該有七百年歷史.....
應該是要小心翼翼深怕摔壞吧
從阿拉山下山的山路跟上禮拜往第一個營地前進時一樣,
爛到不行,被轟炸過都沒這麼慘吧
溫泉民宿的女主人,也是沙夏的親戚也搭這班便車下山,
可是看她們都神色自若一派悠閒
有幾次我跟黃講到一半時,
還要等一等,因為正是搖晃角度最大的時後,
根本就要翻到河谷裡去了
看看前面幾個,繼續聊天....

中間停了下來,大家紛紛下車,
是一個牧民的小吉普擋住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不等老先生把車移一下,
山路是很窄沒錯,但是慢慢橋就好了吧....
老先生就把車子旁移一點,
我們大卡司機兄弟檔硬是要把那輛怪物從旁邊靠山側硬過,
結果傾斜角過大,車子往旁倒,
老先生的吉普車後面加掛的卡車側版就被壓烈出一條縫
照理說這時應該要開始吵架了對吧?
結果也沒有.....
包括老先生自己也覺得很搞笑似的
大家七手八腳的橋來橋去,
最後是把吉普車輪子卸下,把吉普車平移一點點,
讓大卡沒再壓著吉普,然後大卡再開過去
完成了這件任務大家都很高興
這群人的思維跟一般人不大一樣
都是很開朗不拘小節的人

回到卡拉科爾,入住可說是奢華等級的民宿,
一看就知道專作外國人生意的,
雖然貴但是整體品質沒話說

接著便出門遊覽卡拉科爾了,
這是一個很安靜的小鎮,
大部分的旅行者到此都是為了登山健行作休息補給,

首先Slava帶我們逛了城市動物園
坦白講我們還真不知道要來逛動物園,
很鳥的動物園,破舊,無甚管理,到處都是雜物雜草之類的,
幾乎等於被廢棄似的。
動物無精打采的被關在籠子裡面,
不過這裡畢竟是靠近天山的山區,熊的種類很齊,
每種都有。狼也很多。

Rustan和我們一起逛,
進去動物園時他是自己買票進去的,
我想他也是把握機會大家好好聚聚吧
其實動物園不錯啦,我們都一直講垃圾話
比如說我們就靠被說把狼關在羊的隔壁很故意,
因為聽的到羊聲音卻吃不到。
在山裡面時Slava說狼是很兇殘的動物,
有時候獵捕羊不是為了食物,而是為了fun
靠,這麼邪惡喔
所以這些籠子裡走來走去精神萎靡的狼,
內心裡是在盤算著怎麼逃出來,
and kill all of us吧
就是一直講諸如此類的…….無聊不好笑垃圾話

除了動物園外,就是去了東干族清真寺
以及城郊的Pristan Przhevalsky紀念碑,

東干族也就是回族,
主體是在十九世紀被左宗棠鎮壓的陜干回變逃過來的回族人,
清真寺正在重修,裡面也沒什麼可看。

Pristan Przhevalsky是赫赫有名的蘇聯時期的探險家,
因為他的探險讓西方世界一窺神秘的中亞,
最後一次探險中染病過世在Karakol小鎮,
墓園坐落在伊塞克湖的一角,
可以眺望伊塞克湖,
過去Karakol曾經改名為Przhevalsky以紀念他。

到餐廳再和沙夏會合,大家吃完飯後,
回到homestay,Slava要坐車回Bishkek,
這時是真的要散了,大家擁抱道別。
沙夏,魯斯坦,Slava都是很好的人,
這次天山健行令我永生難忘,不只是自然風景,更由於他們。
人的真誠,那份想要了解,想要認識的善意,是最難被取代的東西。

晚上把全身洗了徹底,黏膩的頭髮也洗個乾淨,
到外頭的客廳用了龜速的電腦收發信件,
這一天睡的特別沉。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