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
一早醒來,吃早餐遇見英格蘭正妹,
以及長的像麥可肯恩之英格蘭紳士夫婦。
聊的很高興,Elise是以觀察員身分到卡拉科爾,
她目前住在比十凱克,是為一個NGO工作。
英國紳士已經退休,將他的財富用在慈善事業上,
並不屬於任何組織,以自己的力量協助當地居民就業受教育等等,
是非常好的人。

我和黃在市區分開了,我去公車站搭車回到比十凱克,一路順利。

到了比十凱克巴士站,
竟然還看到上回那個計程車司機,
靠,當然不理他。
另外的計程車司機看了看地圖,
開口一問: Sakura?
Sakura在背包客界是小有名氣。

這次入住Sakura,一進門看見山田龍太君(Yamada)竟然還在?
另外增加了幾位新成員,
且整個hostel入住的人比上次多不少。
一樓六人間還有會說日語的德國女生克勞地亞以及日本人蘇。
第一晚我們就四人去吃飯了。還可以。
但我覺得我的英語聽力實在要加強。
如果是關於我不熟系的話題,往往就會跟不上那些詞彙。
早上跟Elise聊時,就有點挫折,
因為我問了剛剛才說過的事情,使對方臉色就沉了一下。

晚上和法國老伯,法國男,還在之不刮鬍子被搶劫的日本人,
紐西蘭小子,聊電影。

11/12
早上Slava拿機票來,我告訴他大門密碼。
我們聊了一陣。

晚上回來後看見牆壁上有些新告示有說到別讓外人進來之類的,
不知道是不是針對我?
然後借克勞蒂亞用電腦。
一開始有些小問題,因為是中文介面,
我的word又過期。
總之,一開始雖然教他用wordpad,
後來還是跑上去把WORD弄一弄吧……

阿宅本性不小心露出來
尤其是東搞西搞搞到破解版之後,
灌成功會忍不住振奮一下這樣…..
克勞地亞有點意味深長還是怎樣的笑著問:
what’s ur job?
m….i’m a engineer…..design ic…..computer。
m…..
(她的表情就是: “果然是工程師啊….”的樣子)


今天就是買明信片寄明信片了
根據LP去了TsUM商場買了明信片,
果然這裡比較便宜,昨天在卡拉科爾白買了。
但是算了,這就是機會成本。

出來時前往郵局,小迷了路。
一直在回Sakura的路上打轉,
當時卻沒認出這條路,其實方向弄錯了九十度,
小不爽,不知道在笨什麼。

然後就還是坐在FatBoy外面位置上寫明信片了。
一度有吉普賽小乞丐,也不知道心情不好還怎樣,
吼了他們叫他們get away, get out。
到了郵局,一問,叫我直接給他,
付錢,搞定。不知道會不會順利寄到……

回去的路上買了個類似西安的膜包著肉的東西,
不怎麼樣。
又夾著吃了堆有的沒的。
坐在那邊聊一下天,克勞地亞他們出去前,
問我要不要加入,
同時也說感謝我的電腦so much。
小意思啦!
我吃飽了。就沒一起去吃。


因為後來紐西蘭小子凹我跟大夥去吃墨西哥菜,
餐廳位置就在我下午去過的地方,阿拉圖廣場對面那裡。
有點遠。
成員有德國老伯,不知國籍阿姨,人很好之瑞典情侶,
以及剛入住的日本人,已經旅行世界一年多了。
我跟瑞典男生很有聊。

但是主要還是阿姨吧,我想他不是壞人,
但是那超級刻意的語調等等,我真的受不了,
好像在講話劇喔……不寒而慄…..
揮之不去的虛偽的感覺。

這一頓堪稱無趣到爆

回去已經晚了,趕緊上網。紐西蘭男發覺我有點感覺無聊,
覺得小虧欠,跑上來跟我換了個FB。

克勞地亞他們也是明天要走的樣子。
本想把握時間跟他們多聊,
但是看來他們沒有話興。
尤其那形成了日語圈(克勞地亞會說日語)
就沒什麼聊了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