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Bahodir在背包客中素富盛名
但說實話除了他的早餐晚餐外,我不是很喜歡這個B&B,
首先是他的浴巾跟床單以及棉被,
低於標準太多了
到了難以忍受的地步
另外一個澳洲人以及德國人,
徹夜難眠,因為被不知名蚊蟲叮咬,
全身都遭殃,
我是沒有遭遇到,
但也不大能忍受
在阿拉木圖那個旅館我都能ok
我想LonelyPlanet對他的描述不算過分
"浴巾像是三十年前的抹布"

第二點更是大問題
他的空間配置和中亞民居一樣,
中間有一個中庭,房間則圍繞這個中庭,
因此缺點顯而易見,就是會很吵,
之前在Tashkent時,
就有發現這種空間配置對注重隱私與安靜的人而言,
並不合適。
在Bahodir,已經是房客少很多的十月中旬,
晚上十二點卻還是有人會在外面聊天,
今天則是有一團德國人在聊,
很吵,即使剛剛我叫他們結束,
他們禮貌性的回應,
我想恐怕還是得多個幾次才能完全安靜
因此,我考慮提前退房,轉換到其他B&B
畢竟我是不想太快離開薩馬爾罕


終於……還是爆發了
第一次講的時候,其實就有點不爽,
相當然爾,這種的一定是
你去幹譙時靜悄悄,
等你一走就繼續聊
不時夾雜幾聲自以為自制的"噓.....quiet...."

我說應該enough了吧?
貌似顧問之類的人,有一定年紀,應該五十歲了有,
說ok, it's time to end

等我走回去時,
其中一位年輕的還悻悻然的說"oh...he shuts us up...."
我便回頭說"Y E S"

結果當然是沒有用
大概半小時之後,

我就跑出去罵人了
這群是德國來的,應該是二十歲出頭的學生,
但其實當中有幾位是年長者,
應該是顧問或是領隊的,
他馬的,也不會管一下啊?

講一講,當然還是陽奉陰違,
我就站在外面跟他耗,
"i stay here until you dismiss"
後來就想去找hostel的老闆來,
不過在門廊遇到其他的人
想裝白臉,耍討好,誰不知道啊?
就繼續譙,走回去再對眾人譙,
雖然其中一兩位年長者,
不過對我而言,反正也是沒差,,,
整群大概七八個,一起罵吧.....
他們只留一個晚上
卻打擾其他人
要是有人要趕飛機,有人身體不舒服需要睡眠,或是明天必須早起之類的,
不覺得這樣太機巴了嗎?
keep your good repution!
雖然我想他們也不會在意

不過我更懷疑的是......
他們是否聽得懂英文........
因為他們的英文很差

這種年輕人都是這樣
你當面幹橋他們
都是靜悄悄,
然後背後碎碎唸兩句
其中我聽到
"japanese...?kor..a?"
"but his english is so good...."
幹拎娘咧
我還算控制的住
還能用英文幹橋
要不然一定是用母語的啊.....

貌似自以為友善其實根本就醉了裝白臉者說i'm sorry
let me explain...
"I don't care what u're thinking"我說

最後我再走到前台去找正在小歇的老闆幫忙,
由於稍稍情急,一時說話速度比較快,
不過總之表明來意,
我跟老闆過去時,
眾人就要鳥獸散了
總算

總之,Bahodir的缺點就是這樣
老闆當然人還是很好
我不爽的在外頭抽了根煙
看他忙著收拾關燈實在也不好意思
但是hostel的秩序也是經營者的一個課題
我想對他來講,要是常常發生這種事情,
也不是好事

剛剛我在用公用電腦時,
才根老闆聊了兩句
這間Bahodir開了九年了,
但看起來還是個古意人
沒有市儈的氣息

我不知道其他房客怎麼想
但正如我剛剛罵人所說
it's 1 o'clock, i think it's enough to you.
都讓你們吵到一點,他媽的也夠了吧?

10/17
雖然後來復歸安靜,
但心情大受影響的我,仍然一夜不好眠。



巨大的比比哈努清真寺

今天跑去東北方向的比比哈努清真寺(Bibi-Khanym)
以及夏伊欣達陵(Shah-I-Zinda)看看
其實,以雷吉斯坦為中心,東北以及西南邊的幾個著名景點,
都已經整建成一整片寬敞舒適的人行步道以及廣場,
可說是觀光化很不錯的地方
然而,仔細一看會發現,為了景觀上的協調,
這些地區的外圍,往往築起圍牆,
圍牆上的圖案固然和圍牆內的清真寺頗為協調
但其真正目的是要隔離牆外的老城區
顯然是不希望老城區的雜亂景觀破壞了觀光客拍這些圓頂清真寺的構圖
這份都市建設的思維
就留給人們來評斷吧


這種做法讓撒馬爾罕變成了觀光化的城市
變成了屬於觀光客的都市
某方面來說,是一個變調了的城市
不再那麼是個本土的地方
然而持平而論
觀光帶來的收入,對這座老城無非是個正面助益
一個城市的轉變
總是有各種不同角度的批判


at Hazrat-Hizr Mosque on a hill

逛完Shan-I-Zinda,我繼續走大約一公里多的路
去到Afrosiab博物館
也就是古撒馬爾罕城的遺址旁
該遺址的考古文物為主的博物館
我覺得問題還是在於展覽的設計不好
這也跟市場有關吧
沒有太多人來博物館
博物館也就不會精心設計展覽了
有珍貴的考古發現是很重要
如何將之介紹給普羅大眾了解
則是考古之外的另一個專業

接著去了很鳥的舊約先知但以里之墓
(Tomb of the Old Testament Prophet Daniel)
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總之就是喜歡往遊客少的地方跑吧

烏茲別克的天氣超熱
太陽毒辣
走在路上幾乎要中暑了

回到Bahodir大概才四點吧
路上經過超市買了冰可樂以及餅乾正打算享用
德國人Martin一早便和我借了電腦打信件,
為了答謝我的幫忙
他去買了點心蛋糕請我吃
他在表達他的感謝時,
跟在吉爾吉斯比什凱克的克勞地亞一樣,
感覺上好像拯救了他們的生命似的
是德國人都這樣嗎?
不過,能夠幫助到他,助人的感覺使我快樂

此時正是淡季
看不見幾個背包客
遽聞七八月時,這裡一位難求,
必須提前預定,
晚餐時間則是熱鬧非凡,
如今不過十月上旬
且烏茲別克的天氣仍然非常的好,
卻變的如此冷清
我和Martin聊了一下,
他就繼續忙他的信件
我則繼續看Wouter送我的pianest原著小說

稍晚,悠太君(Mugiya som)也回來了
今天晚上的Bahodir竟然只有我們三個人而已
應該是少見的冷清吧
用餐區的牆上貼的滿滿的來自世界各地的信件
以及各個背包客留下的塗鴉,照片,
對比此時只有台、日、德,背包客,共三人,
有那麼一點點相依為命似的悽涼感
我們也沒有聊很多
就各自作各自的事情去了

Mugiya & me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