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3
昨天入住了城外的Lali B&B,
竟然只有兩人入住而已。
淡旺季差別如此之大。
趁著天還沒黑,我先去了城區裡走走。
這裡是花剌子模地區,
一個古老的綠洲,
在中國的史書中就有記載的沙漠明珠,
包括了成吉斯汗的屠城,
以及其之後席捲歐洲的血腥西征。

如今,希瓦城被完好的保存下來,
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可的世界文化遺產,
由於這裡更遙遠,更荒涼,
所以比布哈拉更安靜。

這裡的建築是保存的最完好的,
但是,卻是一座死去已久的城市。

蘇聯將這裡作為樣板城市,遷出了居民,
使得這裡的建築被完好的保存,
但是就像失去靈魂的軀體,
只剩下一座空殼。

古城裡還是有人居住,
但都是少少幾家改作民宿的家庭,
以及少數兩三家旅館,直接改造經學院而來
白天,小販們擺攤販賣紀念品,
改成各種粗劣博物館的經學院,清真寺的門口則有人剪票,


簡言之,這座精美古城的靈魂早就已經銷散,
剩下的只有白天才會進駐的小販而已,
到了晚上,造型燈光將古城的幾座指標性建築打光打的很美,
卻掩蓋不了小販離去後的空洞,
像墓穴一樣,沒有生機。

和布哈拉相比,
儘管布拉拉仍然是作觀光客生意為主的小販聚集,
但是至少古城裡還是有人居住的,
撒馬爾罕也許較為乾脆
完全觀光化,
將可供參觀的景點撲上人行地磚,
和居民區用精美的圍牆隔開,
徹底轉型。

昨天,還有一位日本人室友,
其實是在撒馬爾罕就有遇到的Ryo桑,
是個極有意思的人
已經旅行一年多了,
不過撒馬爾罕的隔天就突然離去,
是Mugiya桑告訴我我才知道他突然火速跑回去塔十干,
因為Mugiya告知他他才知道,他有些簽證麻煩。

但是他只停留一晚,就繼續西行了,
他要搭乘郵輪,通過里海,入境亞塞拜然。
離去前,他幹了件偉大的事情
他copy給我超多漫畫的啦,
以及一個日劇:太陽之歌



































































這一晚就只剩我一個人了
非常孤單,
在這個遙遠的花剌子模綠洲中的城市,
晚上非常寒冷。
抽著煙看著城牆,
牆上明月皎潔,
我突然想看看夜裡的希瓦城,
穿上外套跑進城裡,
夜裡的希瓦城,
如剛剛所說,
像是精美的墓穴
沒有生氣,更感到孤寂。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