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6

這也是一篇流水帳,
隨便看看


一大早就問了飛機票代售點,
趕緊前去詢問。
首先確定了塔什干飛往烏魯木齊的飛機的確早已停飛。
接著就問飛往比什凱克的機票是否還有剩,
最麻煩的是,
我二度入境吉爾吉斯的話,
簽證即將在11/01到期,
10/26~11/01之間,除了要有飛到比什凱克的航班,
還得有從比什凱克飛往烏魯木齊的航班,
有航班還不一定有票!

10/27凌晨五點就有一班飛機飛往比什凱克,
看來對我是最好的選擇了。
我就準備要買。
但是,我手邊的烏茲別克貨幣不夠,
我得再兌換,
烏茲別克的貨幣,官方匯率是最差的,
黑市反而是真實的市場行情,
我們都在hostel兌換。
因此,我就走回Bahodir,
找staff小夥子兌換。
雖然只是橫跨過雷吉斯坦經學院,
但是距離也有一公里以上,
來回得花半小時,
加上烏茲別克貨幣最大面額只有1000,
而一美元兌換率又是2200!
LP上就提到這個荒謬的現象,
就是你兌換貨幣時,
會有自己是大富翁的錯覺,
整疊鈔票像磚頭一樣,
卻也不過一百美元。
我現在要換的量又不少,
數錢就會數到昏頭,
結果當我走回代售點時,
才想起自己少算了,
於是就又回頭再換一次,
結果,當我第三次踏入代售點辦公室,
不懂英語的辦事員(之前都是由會說英語的其他同仁翻譯)
告知,經濟艙的票正好賣完了!
靠!!!!!
當場抓狂,
拍桌罵人,
之前我就說我要買了,
怎不幫我定下來呢?
雖然說商務艙大概貴個台幣兩千左右,
也不是不能負擔,
但就是覺得,
這個連刷卡都不行的爛地方,
好像耍我似的,
我就已經說要買票了啊
所以才跑來跑去換錢啊?
另位擔任翻譯的大姊被夾在中間,
只能緩頻。
罷了。

此事搞定,
我接下來的行程也定了,
這次在撒馬爾罕停留不到24小時,
等會兒就退房,回塔什干,直接到機場過夜,
搭乘早上五點的飛機。

既然如此,時間上反而就充裕了,
撒馬爾罕到塔拾干的交通繁忙,
傍晚都還可以湊得到車,

回到旅舍收拾包包,
看了看中庭停放的兩台腳踏車,
其實昨天晚上就有看見,覺得面熟,
便在猜會不會是布哈拉遇到的尼古拉情侶。
後來,我站在房間所處的二樓,
正要下樓梯,
便看見尼古拉跟他gf牽車出來,
我喊了聲:尼古拉!
我們都覺得很驚喜。
這時還有另個單車車要離開,
三個單車客和我,以及另對情侶就在門口聊了點天。
之前布哈拉的日誌,
我一語帶過了尼古拉們晚上喝酒聊天
其實那是很不錯的夜晚
夜晚布哈拉更加寧靜
我們在寒冷的夜裡走到餐廳吃飯,
他們是屬於溫和型的人,
衣衫襤褸,卻心地善良純真。
此次遇到雖然短暫,
但是當我喊他的名字,認出彼此時,
心理的喜悅是難以言喻的。
握手道別時,
尼古拉給我一個擁抱,
也是表達了二度相逢的心意吧。
心理覺得非常非常的感動。



下午我就想再去位於新城區的烏茲別克銀行兌換旅支。
又是走了一小時吧,
終於到達。
這時,跟上次一樣的辦事員阿姨用有限的英語表示,
負責的人不在,現在沒辦法換。
其實我不大懂她的意思,
是說人在開會不在?
還是說今天正好是什麼結算日啥的,
還是什麼狀況貨幣量不足,
總之,我是覺得沒差,
但是她又說,要不我等個二十分鐘再看看。
我就說,我可以等,但是要確定可以換,
否則我沒必要浪費時間,
我也不是今天非換不可。
阿姨就說ok。
我還問,要不先填單子吧,
上次看她繕寫表單就花不少時間,
阿姨也沒回應。

但是,我等了大約十五分鐘後,
就看見她們準備收拾東西走人,
我就覺得不大對勁。
便攔下人質問,
結果她說,今天是沒辦法兌換的了。
媽的,那到底是耍我還怎樣?
我剛剛不是確認過了嗎?
要等可以,但是前提是確定可以換。
我感覺是因為我是三點二十五分左右到,
她們四點下班,三點半就準備收拾關機之類的,
所以才要我等,因為如果她幫我辦這事情,
勢必會到四點後才下班。
整個爆發,
阿姨把門口詢問台的拉進來協助,
我就連她一起罵
我說,給我一個理由
她們用有限的英語語焉不詳的說明,
後來我說,好,
那今天如果我是兩點半到,可以辦嗎?
她說可以,
如果我是三點到呢?
她就不確定
但是三點半呢?
她就說恐怕不行。

如今我大概拼湊出真相了,
也就是,由於四點下班,
所以三點半左右大家準備閃人了,
而辦事員阿姨所說的,
就是指某個上頭人已經不在了,
所以要我可以等等看也許他會出現,
而之後我問她是否確定時,
她則是不明就裡的回答ok。

總之,這樣的品質,
非常差勁。
就算你說人落跑了,要辦也辦不成,
ok那你就說明白,
讓我明白,
讓我在那邊白等是什麼意思啊?

Fuck
加上先前從努庫斯開始的一堆鳥氣
現在全部爆發
everybody is cheater
fuck uzbeki
離開銀行大門,
原本銀行就有很多人進出,
這是一個繁忙的銀行
(這棟二層樓小建築本身也是個古蹟)
門口處已經引來很多人圍觀
我失態的大發脾氣
把手上的書用力往地上,往牆上,往任何方向砸,
其中砸飛的書差點打中一個烏茲別克男子,
他倒是低頭閃的很快
我怒氣難消的走向他,
他嚇的趕緊往旁邊閃,
我把書撿起,繼續砸,繼續罵
幹他媽的爛國家
fucking country

夠了,現在我只想快速離開這個爛國家。
這裡有很漂亮的建築,
但是這裡的人心和那些建築背後偉大的文明,
並沒有關係
這裡的人看見像我這樣的外族人,
除了在老城區裡遇見偶爾的幾個老者,
或者路上零星的幾位善人,
其他的我只覺得帶著種戲謔的眼神,
轉頭偷笑著,
給人不好的印象。
至少我看到的是這樣


回到Bahodir
幹瞧了一陣後,
此時也已經傍晚,準備離開。
這時B&B的兄弟檔的另位兄弟,
因為要載友人去塔時干,
就問我要不要坐?
開了一個行情價,
等於是作一個順水生意。
由於我不想再遇到那些一個比一個機車的計程車司機,
就信任了這個由目前為止印象良好的B&B所引薦的司機吧。

其實一開始我不知道司機跟他們是三兄弟,
也不知道他是本來單純要載朋友去塔什干,
只以為是和他們認識的司機罷了。

不管怎樣,這樣的事情對我而言是好的,
首先,車很好,還是瓦斯車,
挺有錢的嘛
第二點,全車加我就三個人,
有了之前湊車擠人的經驗(後座坐三人其實還是會擠)
這次坐的就超爽的

而司機本身人也不錯就對了

雖然等司機的朋友花了不少時間,
但既然這不是趟計程車,
加上前面說的正面因素,
這就是可以原諒的了。

到了塔什干,
我直接換車到機場。
等待凌晨五點的飛機。
這時大概才十一點吧。
雖然之前從鹽湖城轉機飛往聖彼得堡,
已經經驗過了這種滋味,
但是在機場等候還是漫長痛苦的經驗,
根本也睡不著。

我到機場旁的小店先吃了東西,
機場建築兩旁很空曠,
沒有什麼商店進駐,
顯的很荒涼,
其中一家開著的小餐廳就顯的有些突兀,
就像荒涼的公路旁,
看見一家小吃店一樣,
很懷疑是否真有生意?

阿姨給我感覺很和善,
大概四十歲上下而已,
風韻猶存,
看面孔不是烏茲別克族。
(後來進來一位大叔,聊了兩句,說他們都是Karakalpakstan的人。

大概是因為孤拎拎的守著店也無聊吧。
我倚在前台,用僅會的幾個菜名跟老闆娘討論,
阿姨笑笑的和我說明,
我就點了Dmlama跟non跟茶了。
吃了個飽後,
呆坐在這個小餐廳內,
電視撥放著似乎是某個烏茲別克的著名歌手的演唱實況,
在寂靜的午夜裡,
那些熱熱鬧鬧的音樂反而顯的有點奇異,
剛剛說到這家店像是荒涼公路旁亮著的餐館,
而這家餐館若放著大聲的音樂的話,
我想就可以想像那種荒謬了吧。

非常疲累,這趟折騰下來,
心理感覺很難過。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