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7
總算開櫃了
結果,我拿的是商務艙票,
便被請到另外一個櫃檯,
單獨check-in,
然後就被請到桌上擺著餐點,
有舒服的沙發跟雜誌的VIP室等候登機,
雖然要比也沒多奢華,
但是爽這種東西是相對性的,
裡面就是比外面爽多了
不過,生性敏感的我,
雖然在沙發上小睡一下,
基本上還是等於沒睡。

登機時間,這裡的模式是,
地勤空服員直接進來,
將我引領著,穿過幾道門後,
抵達大家正排隊登機的地方,
然後她跟服務員示意,
表示我是拿艙務票的,
就直接帶我穿過人潮,
直接登機了。

原本我還想說我的登機證上怎沒有登機門號,
答案就是,我不需要那個東西,
因為我會被直接從VIP室帶過去登機,
原本同在VIP室的其他班機乘客,都是如此。

登機後的服務就不用贅言了
總之就是那樣啦
座位寬敞,空服員會優先服務,
主動噓寒問暖,
只是我一身就是髒衣服背包客模樣就是了,
跟這個座位真是不協調。

飛行時間一個多小時而已,
在飛機上看了美麗的黎明
以及壯闊的連綿雪山(ALATAU,天山支脈)

吃完早餐沒多久就到比十凱客了
商務艙是最晚登機最先下機的,
這一次我當了第一個離開機艙的人。

沒多久入了關,
上去樓上看看,南方航空的售票處還沒開,
我就先搭車進市區,
還是入住Sakura。
老闆娘和我相視而笑,
因為我好像走不掉似的,
老是回來這裡。

這時大概早上八點。
這一天,還是不得閒啊!
基本方案如下:

按照原計畫,前往南方大城Osh,但是當天是週三,
而到Osh路途遙遠,我最快可能也在週五抵達,
而從Osh跨越邊境需要兩天一夜,而週末邊境是關閉的。
也就是說,我將在邊境小鎮度過週末後,週一11/01絕對要過境,
否則簽證就會過期!
這有點冒險,萬一山區下雪,邊境關閉,或者我中間路途耽擱,
那我就delay定了。

先去辦理簽證延期,然後就可以好整以暇的去Osh,然後過境了。
買張機票飛往烏魯木齊,在11/01前離開吉爾吉斯。

我第一個就是先去問機票,因為這是最保險的方案。
結果還有票,若是11/01的飛機的話,還是五折票。
有了烏茲別克的前車之鑑,我此次就是護照掏出來先定再說!

不過其實,Bishkek這家專門代售飛機票的旅行社,
服務品質跟烏茲別克那家根本是天壤之別好嗎
首先,服務員會說流利的英語,
再者,該讓你知道的資訊,她不會漏掉,且態度友善,
不像烏茲別克那個阿姨,態度冷淡。

總之,機票先定,然後說我下午五點半她們下班前,
決定是否付錢開票。
這時,我就奔往OVIR辦事處詢問簽證延期事宜。
要是延期的了,那就超棒的啦。

結果,不虧是帶有前蘇聯遺風的中亞國家,
官方辦事讓人覺得莫名其妙。
我拿原本Slava公司開的LOI想去碰碰運氣,
畢竟我在哈薩克阿拉木圖辦吉簽時,
官員根本沒看那張邀請函。

然後,一樓辦事處的阿姨似乎是負責初步審核,
她們雖然說這張邀請函不能用於展期,
但還是為我起了一份切結書,
要我具簽,內容是保證自己只是旅遊而已,
這個阿姨人很好,
她也說了,我就去跟簽證官拼拼看吧。

另外,我也打電話跟Slava求助,
看有無能幫忙的。
Slava稍晚回覆我,
首先,LOI他確定是不行用的了,
但是他找了認識的官員,
請我先去他門公司,討論好之後,
再一起到OVIR找簽證官試試看
幹,
反正就是沒有一個準則就是了
而這種充滿不確定性的法子
在我想法還不如可確定的那張機票

而我拿著且結書去找簽證官時,
他透過翻譯說明
首先我必須要有registration,
這是第一個莫名其妙資訊錯亂的地方,
根據背包客們的經驗,以及Sakura老闆自己說的,
都沒在理registration了
但如今看來,這個規定還是存在著的,
並不像有些所說,已經廢除。

第二,他要我提供由旅行社簽發的文件,
證明我延長簽證是旅行用途云云,
除此之外就是必問的些住哪裡,去哪裡,要停留幾天等例行問題了。

離開小房間,好心的翻譯小姐還替我跟Slava通了電話,說明原委。
但是目前來看,我的簽證延期並不明朗。
於是,我猶豫許久後,
決定選擇最安全保守的方案,
買下那張機票。
這意味著,我將放棄喀什,直接抵達烏魯木齊,
然後一路向東了。
到中亞不去喀什,
可以說是少了一大塊拼圖,
因為喀什一直都是西域大城,絲路重鎮,
昭武九姓的康國(撒馬爾罕)
安國(布哈拉)都去了,
沒理由錯過自古以來的西域大城疏勒吧?

無奈,現實狀況就是如此。

這時已經傍晚五點多了,
從前天開始到現在,
從希瓦城趕路到比什凱客,
這三天大概只有撒馬爾罕睡了一覺吧,
這時簡直累到快崩潰了
總算大事底定,
回到旅舍吧。

那位日本人,也就是在哈薩克的希姆肯特被搶了6000USD,
非常慘非常不爽的那位,竟然還在Sakura!
因為補發旅行支票的過程非常麻煩,
美國運通銀行要層層審核,
甚至去電他在日本呆過的公司,
確定他的身分,
所以,他在比什凱客,
待了超過一個月了,
上次我來是10/11,現在是10/27了。
他也正好經歷了旺季轉淡季的交界,
這次我來,一樓的六人間已經關閉了,
大家都住在二樓的六人間。
此時全都是日本人,
包括了沖繩的福島留美(Fukushima Lumi),
在澳洲,中國留學過的,很帥人很好的宮崎覺(Miyazaki Satoru)
他的英語完全沒有日本人的腔調,
華語也非常流利,只是因為時間久遠而遺忘不少單字,
辭去工作,已經旅行大半年,且會繼續旅行下去的YUKI君
以及有點怪怪的服部君

這一天累的很,
晚上又跑去吉祥餐館吃了頓難吃的中國菜,
沒力氣跟大家多聊,
趕緊梳洗睡覺了。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