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8
Slava回信說,沒問題。
手續上,其實就是請他們公司開份文件之類的,
我再用這份文件去申請簽證展期,
他請我去公司一趟,
他和領事官,以及我,再一起來OVIR辦公室辦這個。
然而,我昨天就有提到,如果是這樣,
我覺得太大費周章了
且需要一筆費用
畢竟那份蓋上他們公司印章的文件,
已經是個頗為正式的東西了
就像LOI一樣,
而我原本只是抱著能辦就辦,不能拉倒的心態,
有點不想繼續耗下去,
昨天,Slava跟我說他有90%可以確定,
但我不能冒這個風險,
因為,萬一我多等一天,
結果飛機票又賣完,
然後結果簽證展期落空,
那我就完全錯賽了
這是昨天我最終買下機票的原因,
因為這是最保險的。


於是接下來的幾天,
完全就是休息了!
畢竟前幾天也累的誇張。

但是,Slava的信卻讓我很在意,
畢竟少了喀什,中亞就有缺憾。
甚至有衝動想狠下心來把那張機票廢了,
貫徹陸路旅行的計畫。
也許只有背包客會懂,
那種無謂想要走陸路的堅持,
那種不想帶著遺憾的心情。

下午和Rumi聊天,
更加深了這個缺憾。
我到最上層,放置無線網路的樓層,
想上網,
看見Rumi正在用一台平板電腦,
非常小而實用的”A”PAD,
Rumi小姐笑著說,是在喀什老城青旅時,
跟維吾爾族的前台員工買的。
無疑的是大陸山寨版iPAD的產品,
但是卻便宜的很,只消100USD左右吧
她說,他們兩個維吾爾族的買了兩台,
Rumi見了很喜歡,
於是他們想了想,就說,賣給她吧。

聊到了喀什,
我便說起了這兩天的事情,
心理的缺憾,
卻又自我安慰的說:
「事情沒有十全十美的,下次吧。」
我問Rumi關於喀什,
她想了半秒,然後說:
“I love Kashgar(喀什)”

接下來就是聽她在描述,
然後我越是加深了心理的缺憾。

大意就是:
喀什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景點,
但是人很淳樸,尤其是老城裡,
在那裡,你會不自覺的走進了維吾爾族的生活,
便會不想走了。
於是她在那裡待了很久的時間。
我嚴重的被她的描述說動。

稍早,留美和服部原本說要去吃飯,
問我要不要加入?
當然ok
但是後來得知她們要去吃pizza,
我就問:Fatboy?
她們就說是。
我10/3抵達吉爾吉斯的第一個晚上
就和瑞士的Susanne吃過了,
爬完天山二度回到Bishkek時也到Fatbot吃蛋糕喝牛奶寫明信片,
實在不想再去吃Fatboy了,
Fatboy是旅行到Bishkek的老外聚集的餐館,
老是吃這種外地人聚集地的店,
吃多了會覺得很虛

不過,後來又改變主意,
說要去吃中國菜,
去勝利廣場南邊的上海菜,
據說是那本寫滿日文的留言本中,
前人所推薦的。
我在LP上也有稍稍提到就是了。

服部不知道在龜什麼,說不去了。
就我跟留美去吧。

會經過漆黑的廣場,
這一帶治安不大好,
尤其這回在Sakura認識的日本人,
每一個都遇到過不好的事情。
曾在哈薩克邊境城市Shymkent被搶的Jin桑不忘告誡,
在Shymkent千萬要小心。
(Shymkent希姆肯特是前往烏茲別克的邊境小城)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日本人容易被盯上?
他們幾個在這裡都遇到不好的事情。
Jin桑在這裡的餐廳吃飯時,
被便衣警察粗暴的抓住盤問,
看似要索賄,
直到他拿出哈薩克警方開給他的證明文件才沒事,
一份蓋有官印,表示他被洗劫,身無分文的文件。

Jin桑後來很好心的將這份文件複印給我們一人一份,
要是再遇到壞警察,就亮出這張…..身無分文的證明..

另外,Miyazaki跟Yuki,Rumi去吃完晚餐回來的路上,
也遇到真假難辨的警察找麻煩,
不論是真是假,都開口索賄,
大開口100美金,
Rumi走在前頭沒有被攔下,
Yuki拿出護照所以沒事,
沒帶證件的Miyazaki則是談判出500S才得以脫身。

但我待這麼多天,
卻沒遇見,
大概是我本身就警覺性高吧,
本能性的會在眼神以及肢體語言上保持低調。

所以走在這個地方,我和留美便提高警覺
以免又遇到壞人
一進入餐廳
就擺著一張桌,四個人在打牌,
這給了我極壞的第一印象
不過,由於是華人開的,聽見廚師們講的華語,
頗感親切。
重點是,
結果東西還真是好吃!
我和留美吃的很高興
只是這些大盤的菜還是得三個人分比較好,
菜吃不完,就打包帶走吧
明天中午還可以吃。


服部不知道在龜啥
留美說,服部跟她說話時,頭都是低的,
前一天大家在聊天,
Jim桑(被搶6000USD的人)跟Miyazaki桑還在取笑說,
服部真是個變態
因為他跑去色情桑拿店,
又說付錢只看不作就好
重點是他幹麻自爆給大家有笑柄呢?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