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雖然由於一點點小差錯,
導致我放棄了原本從吉爾吉斯陸路過境,
前往喀什,
而是買了張飛機票,從比什凱客飛往烏魯木齊,
但是,總還是感到有所缺憾,
的確,我想喀什剩下能看的古蹟沒有多少,
老城區恐怕也不比布哈拉和希瓦那樣的完好,
但是,烏茲別克人給我的壞印象,
總讓我的絲路之行蒙上一層厚厚的灰。

在比什凱客的hostel中,日本人rumi說她愛上喀什,
不是因為那些古蹟,而是因為那些人的淳樸。
接著,當我抵達烏魯木齊,入住麥田青旅後,
和英國人室友Steve聊天,
他再度說到了喀什的好,人的淳樸。
和北疆比起來如此,
和烏茲別克比起來更是。
(他也在中亞五國旅行了一段時間,我們遇見同樣的人)
另外,他也是又一個對塔吉克國大加讚揚的背包客,
原因一樣--那裡的人最是淳樸。

晚上和上海人以及鄭州人聊天,
她們又再次說了類似的話。

塔吉克此次已經無法前往,
我想我不應該放棄喀什。

更何況,其實抵達烏魯木齊後,
我一直在想要怎麼「塞」滿兩週左右的行程。
這不是本末倒置了嗎?

旅行應該是要前往自己想去的地方才對啊
而不是消極的把時間用掉,
絞盡腦汁想著該去哪裡才好,

雖然稍早更改了計畫,
但那是根據當時的背景下作的最好的決定,
如今,當然也要根據現下的狀況,
再次更改計畫才對!

因此,早上我搭公交車到火車站,
買了前往喀什的臥舖車票了!


然後下午跑去自治區博物館參觀,
我在十二點四十分左右進館,
由於下午一點到三點是暫停入館的,
所以館內人很少,很安靜。
這個博物館的兩大常設展,
一是新疆的考古文物,
二是各民族的介紹,
相比於我在烏茲別克首府塔什干,
以及哈薩克最大城(不久前也還是首府)的阿拉木圖,
烏魯木齊自治區博物館非常的棒
講解清楚,中英維三種語言並列,
動線流暢,且展示明確,
不會像後兩者,就覺得東西隨便擺擺,很草率。

回到青旅後,
和一些人聊天,都是不錯的人。
不過可能我有些疲累,或者不大感興趣。
只有偶爾加入,尤其是當討論到中亞的時候。
因為今天的住客大多數人還是從東邊過來的,
從西邊過來的比較少,又都是外國人,
因此這個華語討論區的話題主要還是由東向西看,
看的是中亞西域的異國色彩,
對我而言,這樣的角度吸引力稍微小一些,
因為再往西邊走,尤其到烏茲別克,
就建築遺跡來說,還是保存,或者修復的比新疆這裡好一些的。
另外則是他們湊了車要去喀納斯,
另兩個分別從台灣過來的一男一女正在商討是否加入,
因為這會改變他們的時程計畫,
最後女生決定把巴士票退了,加入喀納斯團隊,
這個季節已經冷了,喀納斯已經封山,
不過據聞司機有門道。

我在吉爾吉斯的健行已經很精采,
因此很快就婉拒這個湊車邀約了,
因為現在也不是喀納斯最好的時刻,
也不是我最期待的心態

最後散場後,我繼續坐在位置上打電腦,
福州女生跑來和我聊,
聊了很久,
是觀念較為相近的緣故吧

有些人不知何故總會先天帶著一個高姿態去到一個地方,
然後批評說:不就一攤水嗎?不就幾塊石頭嗎?
比不上某某山,比不上某某地。

其實,旅行跟觀光是不同的,
前者包含了整個過程,後者則只看到景點本身,且快速來去,
真正的旅行,目的地往往變成一個戲劇的主戲,
必將前戲的鋪陳都一並加入,主戲才有情感效果,
如果僅僅只比較定點的山水的話,
常常變成條列式哪裡特別哪裡不同,
有時更往往硬是塞進某某第一某某最大,
說真的這些除了文字外,有任何情感意義嗎?

大陸同胞要出國比較困難,
因此福州女孩對我在美國俄羅斯中亞的照片頗感興趣,
我每個地方各挑了兩三張,
再說說台灣
她也說了
還是等到自由行開放
屆時好好去體驗體驗最真實面的台灣

Steve去嘉裕關的火車是晚上九點,
我和他小聊了一下,
然後和他握手道別送他離開。
也許會在廈門搭船遇到,
或者在台灣相見吧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