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喀什度過此次最快樂的時光。
以致於不知道要從何說起。

我在老城青旅認識了很好的朋友,
又因為前台的玉樹告訴我們烏爾邦節的到來,
大家決定集體逗留。

我們在喀什老城其實也沒去哪裡,
簡單說來就是很日常的吃飯逛街拍照,
但是維吾爾族的友善讓我們印象深刻。
以及烏爾邦節前後,那整座老城因為迎接這個節日,
充滿生機充滿活力的景象
烏爾邦節是有如漢人新年般熱鬧的節日。

喀什沒有什麼拍照亮點,
艾提朵爾清真寺完全比不上撒馬爾罕的清真寺
但是之所以喜歡喀什,
並不是用這個角度出發的,
而是在我們那些平凡的日子裡,
所感受到的真正屬於當地民風的味道。




11/04
我抵達喀什火車站,搭28路車到愛提朵爾清真寺下車,
所謂老城區,基本上就是以清真寺為中心輻射開來的大片區域,
青旅就在清真寺後方不遠。

找到青旅後,入住二樓六人間,
腳受傷的陳釗在房內休息。
我們聊了幾句。
他是一個專業攝影師,
他說他是在來到這兒的第二天,
傍晚和外頭維族小孩子賽跑,
韌帶撕裂傷了…..

我出入了幾回後,包著頭巾的Hannah進來和陳釗聊天,
雖然陳釗的英語並不太流轉,但是仍然可以就名字討論起來。
他說給她起個英文名字,哈娜吧,問我的意見,
我說台灣這邊也有用漢娜的。
陳釗是北京回族,哈這個字他們蠻常用的,
就用哈吧。
他這麼說。

後來,另一個室友帶著午餐回來了,
帶上了受傷的陳釗的份,
她是廣州來的莉莉,姓潘,
真正名字忘了,她自己也說,Lili比較好記。

我稍加整頓完畢後,就想去外頭吃點東西,
飢腸轆轆。
剛才有經過家小餐館賣些抓飯炒麵的,
想過去那家。

我問漢娜吃了沒有?
要不一起去吃飯?
她說她並不餓,不過想出去晃晃。

青旅就在老城區中,
基本上是個市集,
走到街口時,看來剛學會走路沒多久的小孩子摔了跤,
嚎啕大哭,
哄了一陣。
然後就去我剛剛路過的那家餐館吃東西,
不過她算是陪我吃,
只喝了點熱開水而已。

聊一聊,吃完飯,
她問我還要繼續晃嗎?
我說我得先回去把衣服洗一洗。

洗完晾完衣服,
無所事事,還是跑到外面閒晃吧
到艾提朵爾清真寺外頭,
接著過馬路到對街,
基本上一路走來都是在熱鬧的市集中,
不知不覺的走到老城區裡,
看見了一旁的牌子才知道這裡竟然還要收取門票費?
但是卻沒看見售票亭,
(後來發現,大概四點過後,售票小窗就關了)
其實隨便繞繞,就可以找到小巷子進去老城區。

進老城區很難不迷路的
尤其像我這樣會到處亂繞,
漫無目的的走。
很喜歡老城區的氣氛,
只有遇見少少的人
帶著好奇的眼光注視著我
然而只要你投以微笑
每個人就都會友善回應

小孩子會主動找你
看的出來想要你拍照
但是我個人比較不大習慣拍人
所以除了正好就是在拍東西,像機在手,
否則我很少拍人.....
























後來回去旅舍跟陳釗聊天
(他不是第一次來新疆)
他說,他的經驗來看,喀什的老城區還是保有淳樸的,
不像有的地方,小孩子會讓你拍完照後索取金錢
他喜歡這裡,
因為這裡還沒有被污染

聊天聊一聊,
剛回來的莉莉說,小朋友們又在外面跳格子玩耍了
陳釗想想,打理打理攝影器材,跛著腳,拿著腳架,
還是跑去門外想拍拍孩子

小孩子一看到他,
就開始用有限的漢語講一堆蠻好笑的機車話,
有的還是陳釗自己教他們的.....
腳架架好之後,
免不了又是被小朋友霸佔,
陳釗很大方的讓他們用,同時小心翼翼別被搞壞了.....
我肚子餓,跟他們鬧了一陣,
就又走去清真寺對面的夜市吃東西了。












抓飯賣完的是最快的,
很多家都沒了,
其中一家的維族夥計說,只剩下冷的了,
但是實在蠻想吃的,就勉強點了
冷的真的味道就不行....
吃完後,外頭街邊西瓜小販
切著西瓜販售,人們圍著一圈啃著西瓜,
我湊過去拿了一塊來啃,
香甜無比....
老爺子比了個一,我了解是一塊錢
給了他錢,他又指了指西瓜,
原來是五毛錢一塊,所以我可以吃兩個....




吃一吃莉莉也出現了,
她說沒事跑來晃晃,
就跟我一起站著吃西瓜。
吃完後,她繼續去晃晃,
我則走回旅舍去。
漢娜那間多人間只剩她一人,
我和她聊了幾句就回去房間,
後來她也跑到我們這間用電腦,
因為我們這間人比較多比較熱鬧,
她把插頭插入插座的瞬間,
二三樓跳電了.....
看起來應該是獨立事件,
但時間點也太湊巧了.....
我跑下去跟前台的維族小夥子玉樹,
查看一下配電盤,
不能確定是保險絲燒了,還是單純的跳電,
就不敢貿然把switch重開了。

拿了幾根蠟燭回二樓,
大家點起蠟燭繼續有搭沒搭的聊,
陳釗說,難得停電,挺有氣氛,
拍幾張照吧,就拍了幾張。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UNIGO
  • 穆斯林世界有一種成份與啤酒相似但無酒精的飲料,
    外觀與包裝與真的啤酒雷同,陳釗先生手上拿的應該就是那個叫作『果啤』。
    不勝酒力的我很喜歡這種飲料,在Iran幾乎每天喝上1~2瓶。
  • 不.....他拿的就是新疆啤酒....我們一起喝的....XD
    不過他有他自己的理念,我並不是要反對他,只是覺得蠻有趣的,但還是幫他低調一點好了.....

    milstein 於 2011/01/23 12: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