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5
喀什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計畫
早上跟著Lily跑去附近小村莊走走,
本以為漢娜也一起去,
結果只是陪我們走到站牌而已,
她就自己跑去別處晃了。
不知道也可以這樣走,
但是想想又覺得很合理,
前台的維族小夥子講了幾個附近小村落的交通方式,
Lily在這裡是待最久的,幾乎所有都走過了,
在非常淳樸寧靜的小鎮裡,
走在田間小路,
和偶爾路上遇見的和善的維族大叔阿姨打招呼,
聽著微風,看著被微風吹過而搖擺的樹梢,
感覺非常的好。

Lily後來告訴我,
她跟幾個青旅遇到的朋友,
又去了別的村莊,
一夥人遇上了別人辦婚禮,
好奇圍觀的他們於是被拉進去作了賓客,
一起熱熱鬧鬧的慶祝一番,
非常非常棒的一次經驗。
絕對是一般旅行方式遇不到的,


這天天氣轉涼,
從村莊回來後,我和Lily分開行動。
我走去新城區,找銀行兌換人民幣。
回到青旅後,感冒症狀開始出來了。

原本我想去塔什庫爾干,
以及再前往中國和巴基斯坦邊界
目的不是重點,
而是這條邊境公路,
帕米爾公路,
或稱為喀喇崑崙公路,
沿途景色壯闊無比。

Lily告訴我,我晚到了,
我昨天下午抵達,早上才有幾個人前往塔什庫爾干。
包包還寄放在這裡。

今天晚上,這群人就回來了。
各自回到各自原本的房間。
兩個法國男生Simon以及Yvan是我們的室友,
另一個俄國女生Ira則住在隔壁多人間,
這下Hannah不是一個人獨占多人間了。

尤其這兩個法國人是非常有趣的傢伙,
和陳釗一直講垃圾話,
其中Simon後來跟我變的很好,
他對傳統音樂,傳統文化很有興趣。
也有在玩音樂,
聽見他們聊到中國音樂,
我插上了嘴說到琵琶名曲,
將楚漢爭霸的故事都說了一次,
交代了霸王卸甲跟十面埋伏的背景。
不過這樣一來,讓感冒更加嚴重了。
過了午夜,躺在床上發燒。
他們太吵,還發了點小脾氣。
幸好他們後來就真的安靜下來了。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