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8~11/10
這三天我都在塔什庫爾干。

塔什庫爾干是一個可愛的塔吉克小鎮,到這裡的人通常是為了塔吉克人。塔吉克族和伊朗的波斯人有共同的祖先,屬於印歐白種人-和中國境內其他種族的血緣距離遙遠;其他會到這裡的人,多半是在繼續前往巴基斯坦邊境之前,在此休息一晚。

這裡可能是漢代史書中的西域小國蒲梨,然而它真正的歷史語焉不詳。

過去的輝煌早已不存在,只剩下幾塊石頭依稀可辨別出古城的城牆。古城靜靜的坐落在小山丘上,安祥的注視著廣闊河谷,再難使人想像兩千年前的榮景。

這是完全的遺跡。即使是現在居住在此的塔吉克人也幾乎遺忘它的存在。

隨著最後一個知道它的存在的人死去,它已經模糊不清的歷史也將被跟著埋葬吧。

像殘缺不全的碎片般的記憶,總出現在夢裡,總遺忘於甦醒,僅僅剩下一點點模糊的影像,隨即躲藏在潛意識裡,沒有人會知道,除了剩下偶爾出現的莫名傷感,那些被看似平凡的小小事件所觸發的喜悅或哀傷,你唯一知道的是,有什麼東西曾經使你高興,使你悲傷,而你想不起來那些是什麼。

一切的歷史都是記憶
一切都是正在消逝的記憶,
所謂遺跡,就是這種正在消散的記憶…….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