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是11/13晚上吧,
剩下我和Yvan,他在整理照片,
放的音樂很不錯,我問了團名,
是Sigur Ros的音樂。
他說可以跟Simon copy

原本他是直接用筆電播放,
我把電視旁看起來蒙上一層灰塵的揚聲器拿出來,
線都被老鼠咬壞了,
不過我跟Yvan把線剪一剪修一修,就搞定了。
有揚聲器就差很多……


Simon對傳統音樂以及傳統文化非常有興趣,
他的電腦裡有超多各地的民俗音樂,
包括台灣的傳統歌仔戲。
他到上海,也是由於博士班論文的考察。

我想應該是說,他這個人對音樂很有興趣,
有這樣強烈的興趣,因而延伸到各個領域,
而有了這個切入角度,對傳統文化有興趣也就不足為奇了。

剛到喀什的第二天,他們從塔縣回來,
我們第一次認識時,我說起楚漢相爭的歷史故事時,
他整個眼睛都亮了起來聚精會神的聽我說。

而現在,則換作我聽他說起他的音樂的感受。
他copy了非常多很棒的音樂給我,
我跟他說,我會等待適當的心情慢慢聽。
最剛開始,我聽的就是Sigur Ros而已,
結果我一聽再聽,整個人被吸住。

Simon非常非常高興我也喜歡這些音樂。
然而對我而言,很大一部分要歸功於他的真誠分享,
他從隨身硬碟裡,一個資料夾一個資料夾慢慢挑出他推薦的團,
有的還自己挑選歌曲作精選集。
那個晚上剩下我跟他最晚睡,
一面喝著五塊錢一瓶從前台買的新疆啤酒,
一面抽著煙,心神都處在微燻的狀態。


我覺得Simon和我會變成好朋友的原因之一,
在於我們都是帶有一種熱情的人,
當他向我描述音樂時,
那種他所感覺到的意像,絕對是聽到真心起雞皮疙瘩被震到的人,
才會有的深切描述。

他說了一個意象,像在深夜裡行駛在道路上,
音樂讓你感覺到城市是繁華的,卻又讓你感覺到自己和這繁華的疏離。
我記得我接著說了馬丁史柯西斯的計程車司機一開始的運鏡
城市的街燈和路旁商店的招牌亮光,
一道一道的橫掃進擋風玻璃內,
在你的臉上身體上劃過…..
然後我們就又繼續安靜的把那首音樂聽完,
除了點煙抽煙的聲音,
或是拿起酒瓶靜靜輕碰酒瓶,
拿起喝了一口,
放下時酒瓶碰到桌面的輕微聲響。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