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8
市集還是有小販出來擺攤,
不過已經看不到活羊,
而是羊皮、羊毛、羊內臟。

囊的製作過程比較費事,
得生火將坑烤熱,將餅黏到內壁上,
烤好後再夾出來,
所以一趟功夫得烤很多個囊才滑算,
現在是過節,人比較少,
所以平常到處都賣囊的店家都歇息了。

今天早上很想吃囊,而且要是熱的,
已經兩三天沒吃到了。

早上天氣還很冷,二樓其他人都還在睡,
我跑到外面想買囊。
有賣的都是前幾天剩下的冷的,
根本不行。
過了條街發現一家擺出來的囊不是裝在袋子裡,
我摸了一下桌上的囊,得知是熱的,
當下就要買。
結果其實早就被買走了,
那位維族大叔是繼續在等著裡面,
沒一會兒囊出爐了,
只見包括他,好幾人忙進忙出,
手裡一疊囊裝進袋子裡,
付錢走人。
原來,這些人一直都在等這一爐….
我進去烤爐房,身邊四五個人也在等著。
但是看來還有好些時間。
我就放棄了。
一路走,走到清真寺對面去,
意外的發現有一攤也有烤,
而且剛好是個空檔,
就趕緊買了四個,
才剛離手,桌上其他的熱呼呼的囊就被搶購一空了。

這裡走回青旅大概二十分鐘吧
我怕囊變冷,放在夾克下的懷裡保暖,
小跑步跑回去。
雖然有陽光,但冷風撲在臉上還是很冷。

一回去就提了壺熱水上二樓陽台,
大家差不多起來,
泡起咖啡,我把囊分給大家,
難得有熱的,大家都很高興。

我的火車是下午一點半,
吃完東西,大概也差不多了。
Ira說,據她所知,外籍人士搭乘火車的安檢從今天開始
將會異常嚴格,沒準我在車站被攔下了,
搭乘公共巴士就不會有這個問題了
當然這是她唬我的

我和Yvan握手道別,
和Ira擁抱,
然後背著大背包到樓下門口,
Simon送我到門口
不忘繼續用新學的中文講垃圾話
如:
你滾吧!!
你給我滾!!
你他媽的給我滾吧

前台大哥嚇了一跳
笑著說:”你都教壞人家什麼了啊?!?!”

我和Simon在門口擁抱道別,
背著大背包,走往大馬路上,
攔了輛計程車後,前往火車站,
搭火車離開喀什。


上了火車,非常悵然。
我在喀什遇到了很好的朋友,
度過了此次最快樂的時光。
如今又再度回到一個人的狀態,

耳裡聽著從Simon那裡copy來的 Sigur Ros的音樂,
不發一語的躺在車廂的臥舖上。



這誰啊!?



這就是!!!友情!!!!(白痴....)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