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敏塔

11/20

抵達吐魯番,隨即到售票廳詢問到西安的火車票。
果然,兩天內的都沒票了。
看來要在11/26簽證到期前離開中國,
機會不大了。
基本上,在喀什之後,我已經全無計畫,
也深深感覺到,所謂旅行,是不應該有時間限制的,
不自由的感覺與日俱增。
如果我不從烏魯木齊去喀什,
那必然是直接東行吐魯番,敦煌,嘉峪關…..的吧
然而從喀什開始,我變成只想待在想待的地方,
計畫只是參考而已。

抵達吐魯番,覺得一切都隨便了,
既然沒有到西安的票,
我就在這邊先待下再說吧
路上買了個剛出爐的囊,
不理會站外計程車司機,
問了路人,
步行到不遠的汽車站去。
其實名為吐魯番火車站的地方,
是在吐魯番市區北面十幾公里的大河沿鎮火車站,
距離吐魯番市還有五十公里左右。
巴士票很便宜,七塊半人民幣而已。

我坐在候車廳內,把杯子拿出來,
泡了杯奶茶,一邊和我的囊配著吃,
一開始在吉爾吉斯以及烏茲別克不怎麼喜歡的non,
現在反而不吃不習慣了。
快吃完時,師傅進來喊了,
便趕緊上車。

抵達吐魯番市區巴士站,
是個相當整潔清新的城市。
巴士站下來,就有掮客上來拉散客跑行程,
旁邊就是交通賓館,
藏羚羊旅遊書說的沒錯,這裡看來是湊車跑景點的好地方。
可惜我沒這個需要。

我走到距離巴士站不遠的吐魯番賓館入住,
一個晚上記得是60塊錢人民幣吧,
就入住了。

也還只是傍晚而已,就出去走走吧。
大概翻了翻地圖,就去額敏塔。
從吐魯番賓館往南邊走幾步,
再往東邊走就可以到了。
我發現往南走的下個街區就是老城區,
和新城區實在大相逕庭。
剛剛走往吐魯番賓館時,
就有維族小朋友跟我說Hello,
帶著單純的笑容。

我沿著老城區街道往東邊走,
路過的小朋友也是抱著好奇的眼光跟我說Hello,
在烏茲別克老城區,
在喀什老城區,
目前為止,還沒遇見過機車小孩子就是了。
這些單純的打招呼讓我心情溫暖。

沒多久就看到了額敏塔,
以及其旁的清真寺。
原本我走左側繞過去不得其門,
從右邊繞又似乎不是正確的路。

在路口的維族姊弟,
姊姊大概十二歲,
弟弟才剛會走路而已吧。
剛剛弟弟賴著不走,
姊姊才斥責了一頓。

見我折返回來,
姊姊用漢語笑笑的告訴我,
要從右邊過去才是。
我笑笑著謝謝她。

吐魯番這裡,
普通話的普及度又高於喀什許多。
我還是喜歡老城區的淳樸,
在喀什,甚至在撒馬爾罕,布哈拉,
也許語言可以溝通的話,
我會遇到更多樂於幫助我的人吧。
這時,對於烏茲別克的不愉快經驗,
也淡化了不少。
我畢竟待的不夠久,
也不是待在老城區裡,
和當地人接觸不夠多,
不應該因為某些人而以偏蓋全。

從圍牆外面看,額敏塔跟清真寺蠻不錯的,
但是門票印象中要六十塊,
忖度一番,還是不進去了。
對我而言不大合算,
且在外面,這樣子老城區走走,
我已經感覺很不錯了。











接著往北邊走,進入新城區的北邊,
到公安局詢問簽證的事情,
門口警衛說,這個簽證可以辦,
還找了出來的一個辦事員問,
他也說行。
只不過已經是下班時間,
我得明天再來。
我也知道,我也只是找個理由想走走城市。
往南沿著柏孜克里克路走回去,
這是一條熱鬧的路,有商店,餐館,以及百貨公司,
入了夜依然熱鬧。
我找了家店,想吃新疆菜,
點了丁丁炒麵,
超大盤超辣,吃的蠻爽的。

到百貨公司地下街的超市採買了點東西,
再往回走一時沒搞清楚方位,
到了一個廣場邊,
裡頭似乎有些路天餐廳,
放著音樂。
廣場邊的大路邊有執勤的警察,
見我一臉茫然,主動前來詢問,
結果是維族的阿姨,
本以為我是日本人還是韓國人,
知道我是台灣來的,
非常好奇。
就像許多大陸朋友一樣,
最先好奇的就是貨幣,
以及台胞證這些有的沒的了,
阿姨見著有著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的身分證,
還趕緊喊車上另一位警察同仁來看看。
聊了幾句,
阿姨不忘貼心的叮嚀我,氣候多變,小心身體,
並幫我把外套領子翻了翻。

回到旅舍,
沒熱水!
也罷…..反正很冷…..
打開電視,聽見中文還驚喜了一下,
後來才想到,這裡已經是中國了,
不是在哈薩克,吉爾吉斯,或是烏茲別克了。
(在烏魯木齊以及喀什,都是住青旅,沒看電視)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