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
一早先去吐魯番公安局,
門口警衛室大叔直接叫我逕行入內,
我到主建築的接待室,
阿姨則告訴我是側邊的另一棟兩層樓建築。
感覺公安局真是戒備鬆弛。
我走到二樓,辦事員大叔在走廊上,
指引我入內後,他走了進來。
說明來意,他就說,是可以辦,
但是現在還是假期,
(就是烏爾邦節)
辦事的不在,我必須明天再來。

其實也不算意外,
但是既然要多等一天,我寧願繼續往東走,
我問他敦煌可以辦嗎?
他說肯定可以。
因為敦煌是一級旅遊城市,
公安局出入境辦事處經常辦外國人簽證事務,
我有說明我是持台胞證的台灣人,
並且亮出證件讓他明白,
我希望能有肯定的答案,
以免到了敦煌卻還不能辦,
要是這樣一拖再拖,
搞半天還是沒能在期限內辦好,
那就不妙了。

走回熱鬧的市街,
往汽車站走,我要去對面的火車票代售點買票。
昨天在廣場邊遇到的維族阿姨有告訴過我,
沒多久就找到了,
就在巴札旁邊,
這裡很熱鬧。

我先問了有沒有到西安的火車票,
果然這幾天的還是全部賣完了。
奇怪,這幾天應該票沒這麼緊張的才對。
接著就問,那有沒有晚上發車,到敦煌柳園火車站的票。
微胖的維族大叔用帶著維吾爾語腔的漢語告訴我,
有,但是時間不大好,晚上九點開,明天凌晨四點到。
另一張票則是再隔天晚上,但卻是翌日早上八點多到。
我跟大叔說,我旁邊考慮一下。
沒幾分鐘,大叔也開始出主意,
柳園距離敦煌還有一百多公里(書上有寫),
你到了那裡,吃個早餐,
然後打個出租車去敦煌,
時間上剛剛好。
我繼續忖度著,
大叔則以此論點繼續闡述,
很貼心的大叔啊
對比後來在西安買火車票時有如機器人般的售票園,
這裡有人情味許多,
(不過西安站也太大,買票人太多,要售票員保持和善也是一大挑戰)

車票買好,心也安定。
回到旅舍,退了房,把背包寄存前台後,
根據在Lonely Planet上的介紹,
去了交河故城,
比起高昌故城,這座古城遺跡保存的較為完好。
在不過七八公里遠的市郊而已。
打了車過去,師傅跟我聊了一會兒,
接著就是商量要不要包來回,
他在外頭等我。
我說不用了,我也不知道會在裡面待多久,
回來我再自己想辦法吧,
總有車的。

西域三十六國中的車師前國是這座城市最早的建造者。
後代歷經漢唐在西域的經營前後在此建立官署,
歷經數代輝煌,包括高昌回鶻的統治,
最後仍然毀於戰火之中,被永久的遺棄。
這是一座完整的遺跡。

不知道是否因為已經十一月淡季之故,
遊人稀少。
使我得以安靜的在偌大的城裡緩慢遊走。
古城位於台地之上,兩側有河流過,
走到一側的崖邊,
崖下溪流緩緩流著,
河流兩岸是零星的田地,
兩旁則是稀疏的樹木,
在一片沙漠之中顯現一絲清爽。

昨晚吃了太多宵夜餅乾,
早餐又吃的有些狼吞虎嚥,
此時腸胃不大舒服,
身體不適,
幾次坐在古城下稍作休息,
閉上眼打起了盹,
醒來在一片黃土廢墟之中,
竟有種奇異的感受。

除了專家學者,
凡人如我到此,就是為了感受遺跡的滄桑,
正如在塔什庫爾干的石頭城我所說,
關於這座遺跡的歷史,也許我們什麼也不必知道,
只需要知道他曾經輝煌,而終究無可避免的消亡,
被遺棄,被遺忘,只剩下歷史碎片斷簡殘篇,
我們走在古城之中,一如我們感悟到自己之於這個世界的存在,
如此渺小,轉瞬即逝。

我在交河故城待了四個小時,
這是一個寧靜而祥和的美好午後。


走到外頭,空曠的停車場上就有維族大叔便問打不打車?
顯然是在湊車的。
我就跟著等吧。

旁邊穿開檔褲的小孩子拿著蘋果,
維族大叔正逗著他玩。
來了另一個維族老人趕著羊經過,
頑皮的小孩子追著羊群跑,羊群受到驚嚇紛紛往前奔逃,
老人佯作生氣,追著小朋友跑要教訓他,
一老一小跑來跑去,大家看著覺得很好笑。

吃了個丁丁炒麵(還是想吃新疆菜),
回旅舍前台拿了包包後,
走到汽車站,買票前往大河沿吐魯番火車站。
車站前有很多小餐館,
入了夜天氣很冷,
我到一家吃了個牛肉沙鍋,
味道不錯
又便宜
超暖的

過安檢進車站,
車站正在整修中,
入境大廳空間受到壓縮,
此時人滿為患,
(往東邊的票都很緊張,這個狀況也就很合理了)
去上洗手間時,
很多人都在貼著禁止吸煙的牌子旁吞雲吐霧,
沒多久,穿著制服的車站員阿姨就來罵人了。

在空氣流通不佳的車站等了一會兒,
就剪票進月台上火車了。

在月台上有聽見熟悉的閩南話口音……
上了火車,火車開動後,
我到車廂間抽煙,就遇到了那其中一位大叔,
是福建廈門人,
說的正是和台語幾乎完全一樣的廈門話,
用一根煙的時間聊了一些,
也沒有聊什麼,
但是聽到熟悉的口音,
備感親切。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