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2
敦煌明月

凌晨四點左右,列車員把我叫醒,
準備下車了。
這一趟難得旁邊沒有打呼的人。
被叫醒時睡夢正酣。

深夜的火車是個特別的體驗,
看著窗外,月亮高掛在天際,
銀白色的月光灑在沙漠上,
遠處砂岩山的影子映在沙漠上,
近處是火車的微光,火車的影子,
偶爾會車,列車鳴笛在寧靜的夜,
卻不顯的噪音,彷彿那也是從夢中傳來的,

這整個都像是一場夢,
列車載著睡夢中的人,行走在荒涼的曠野之中,
在月光之下,一切都在沉睡著,
只有火車輕輕的滑翔著
窗外,火車鐵軌旁的是殘雪嗎?
也許才剛剛下完場小小的雪,
或者只是午夜結下的冰吧

.......

從柳園到敦煌市區有一百多公里,
剛剛在火車窗外看見的月光灑著的沙漠是一場夢,
如今則是那場夢的延續。

我正在聽Sigur Ros的Svefn-g-englar,
音樂空靈的像是夢,像是正在醒來的夢,
像是逐漸從宇宙中甦醒,
而我坐在計程車前座,
我的眼前是筆直向前的道路,
路的兩旁是沙漠,盡頭是沙漠的地平線
沒有路燈,一片黑暗,除了月光,車前頭燈
月光灑在這片沙漠上
車前頭燈則照亮眼前一小塊地面
地平線的後方,有微微的藍紫色暮光,
此刻我正在絲路上
正在一場古老的夢中



ps:
其實抵達柳園火車站後,
有些小不爽的過程。

抵達柳園火車站,
噬血的計程車司機湧了上來,
我跟一個師傅講好價錢,開始等人湊車。
有個小夥子要來拉我,說差我一個,
我說不了,我跟這師傅說好了,
師傅跟小夥子還言語齟齬了一下,
結果等了半小時,下班車到站,
另群人到站,
這位師傅卻讓我坐到別輛車去了,
因為來了剛好四個人一車,
幹他媽的,
那我剛剛幹麻不走?
當下就整個不爽,跟師傅靠北了起來,
馬的,這些拉長途車的計程車司機,
不管那個國家,都是最基巴的

又等了二十分鐘,總算開了,
我跟那位師傅幹橋了一會兒
當中還有個小插曲,就是我把他車門門把拉斷了!
幹,結果我又多賠他20塊錢人民幣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我從Ind-travel來
  • 看你把他車門門把拉斷

    讓我沒良心地笑了
  • 哈哈....其實當下也是愣掉...幸好不貴啦....

    milstein 於 2011/01/06 00: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