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Steve要提領現金。
我們再回去找了ATM,

他領完現金,漢娜則還在裡頭排隊,
他和我站在外頭聊了一點。
我說
“you are right, we should….”
他回答
“it doesn’t matter anymore, wrong or right, good or bad, you can not expect”
Steve接著問我:
“so where you gonna go next? Keep looking for somebody to share the taxi to the border?”
“no, I think I’ll go back Kashgar today”
“I don’t have to go to the border really, I am not so interested in it”
我回答他......

我想Steve看出了什麼,
也許方才在海關他就看出了什麼。

他說
“So you just want to set Hannah off to Pakistan right?”
“......”
我點了點頭。
一切只不過是為了這個離別。
我希望幫所有我能幫的,
送她到巴基斯坦,
然後她繼續她的旅程,
我繼續我的旅程。
然後99.99%的可能此生不會再見面,
就像旅程中遇到的所有萍水相逢的朋友一樣。

我目送他們的計程車離開,
漢娜說先把我載到市區吧
我說很近,我用走的就好了。
於是我目送他們車子離開。

Hannah在車內和我揮手再一次道別。
我想這次真的是告別了。

我停在路口,這時是紅燈,
他們的車理應繼續前行,轉彎離開。
但計程車突然停下,
Steve跑出來,穿越馬路,
我很疑惑的注視著他,
他跑過來給了我一個擁抱。

我本已經不平靜的情緒,
再被Steve的擁抱而更加感動。


我走了走,坐在路邊嘗試平復情感,
但還是因為離別的悲傷,
啜泣了起來。


在塔什庫爾干,
也就一條大街橫貫,
你的視線之內,都是白靄靄覆蓋山頭的雪山,
這是帕米爾高原的一部分,
四周盡是這般壯闊景象。

在清晨懷著剛出爐的囊氣喘吁吁的小跑步回旅舍,
傍晚走到小丘上早被廢棄千年的古城遺跡,凝視著河谷,
深夜四處詢問藥局幫漢娜買藥,
以及最後的兩個擁抱
和此時坐著啜泣

都是我在這個壯闊景色底下的淳樸小鎮發生的故事,
這些都變成了我一生中,永難忘懷的記憶。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hlcb1
  • 當要離別時,真的只有擁抱才能說明一切
    勝過無數句的道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