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烏茲別克。

還在理應更多旅遊者的撒馬爾罕時,
已經感覺到淡季來臨的冷清。
在布哈拉的第二個晚上。
更是如此。

本以為只有我自己一人了,
下午自己坐在陽台上啃著蘋果曬太陽時,
尼古拉以及他女友兩人,
牽著單車,風塵僕僕,全身狼狽的進來。
他們是瑞士人,
前兩天才從亞塞拜然穿越里海,
然後辛苦的穿越Kyzylkum沙漠而來。
單車客們總是有點狼狽,
但我想他們是我看過最狼狽的了,
裝備服裝都蠻破爛的。

我們聊的很開心,
那天晚上很冷,
遊客稀少,許多餐廳都歇業了。
我們跑到一家少數有開的餐廳,
點了簡單的菜飯吃喝一頓。
他們是那種很隨和的人,
對比於我的多話,
他們擁有我所欠缺的耐心與雅量。
隔天我就離開,往西前往花剌子謨了。


......
本就偏遠的希瓦,
加上淡季的冷清,我在這裡孤獨的遊覽了兩天。
在B & B沒有遇到其他旅行者。
再往西邊走的努庫斯更是不愉快的經驗,
促使我之後一路東行,
盡速二度入境吉爾吉斯。

第二次造訪撒馬爾罕時,
深夜抵達的我看見中庭有兩輛眼熟的腳踏車,
第二天,我忙著處理我的機票,
回到旅舍,我站在二樓我的房門外,
正看見樓梯下的尼古拉牽著腳踏車出來,
我喊了他的名字
“Nicola!”

也許是因為前幾天的旅程很不愉快,
再看到他們我格外高興。
不過他們也正要離開,
得趕緊前往塔什干處理簽證。

我們在門口聊了一會兒,
同時還有另一個單車客,
(結果後來在喀什先認出了他的車,再認出他)

他們要離開了,我伸出手和他握手,
尼古拉微笑並施了點力把我拉過來擁抱,
我感到驚訝,

我來自一個,不習慣以擁抱來表達情感的文化。
我更是一個總與他人疏離的人。

此刻我因尼古拉的擁抱感到溫馨。

這應該是二度相逢的驚喜之善意的表現。
或者是他同樣也和我看到他們一樣的驚喜呢?

我這個,情感豐富,聊起天來話題多又情緒豐富的人。
那晚我們聊的生動無比,
回到旅舍時,老闆又把當晚僅有的房客的我們,
留在一樓,給我們吃的喝的,以及伏特加。
在那種略顯冷清的時節的中亞古城,
或許相逢的感受也就特別深刻吧。
我和尼古拉女友也擁抱道別之後。
我忙了好一陣子,終於把機票搞定,
可以順利回吉爾吉斯了。
當天傍晚我就搭上前往塔什甘的車,
直奔機場過夜,
在寒冷的夜裡,等待隔日凌晨的飛機。
這是我在烏茲別克最後一天,
而且因為班機問題,離開的非常匆忙
但是這一天我接收到令我感動的擁抱。


......
還有幾次的感動,
回想起來點點滴滴,
一時文字難以盡述。
然而,我所強烈感受的是,
既然彼此都不會再相逢,
那麼有些情感的表達,不要吝嗇。
也不要顧慮太多,
因為,這些都是最純真誠摯的感受。

所以,我突然的想要給予北京女生一個擁抱,
應該是基於一樣的道理吧。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