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時間更久,
或是在其他的情形,
我想我會和我的室友之一,
來自黑龍江的哥兒們成為好朋友。
這個晚上我和他坐在外頭院子裡,
喝著啤酒啃著花生抽著煙,
一個話接著一個的,像是永遠都聊不完似的,
一直聊著天。
他到南京唸的電影學院,
但是最近,他陷入了極大的困境之中。
說穿了,其實也就是理想跟現實之間的掙扎,
為了生活不得不做些妥協,
但卻又不滿於這些工作內容,
最近他和女友分了手,
辭了工作,
騎著單車就出來了。

我和他有很多的觀點類似,
簡言之,就是一種,
對生命的熱情,
其實,任何的哲學,
到最後不外乎誠實的忠於自己。

我感覺他面臨很嚴重的信心危機,
他說:到了現在,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作什麼,
未來又能有什麼樣的成就。
現在處於極為不安穩的狀態,
未來一片茫然。

可是,問題又在於,
自己其實又都知道癥結,
知道應該要如何處理,
就是情感上正處在沉溺掙扎的狀態,
以致於理智無法戰勝情感,
這些是他突然的就騎著單車出來旅行的原因。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自己的掙扎,自己的問題,
我也有我的狀況,
這個世界,從來就不是從頭到尾友善的,
每個人也絕對不會是安然的度過人生的,
都是帶著傷痛,包袱,秘密在活著的。

我原本是坐在外頭吃著買回的餅乾
他是帶著兩罐啤酒跟一袋花生回來的。
他說,剛剛到那街坊裡,吃完飯繞了繞,
到了一個有人在說唱的地方,
跟著人群圍觀了一陣,
感覺非常好。
我說到烏魯木齊遇到那位搞戲劇的大姊所言,
關於不同地方不同在地文化不同戲曲,
那份生命力。

也許我們就是從這裡開始聊的吧
在彼此身上嗅到了共同點,
於是好像多年好友般的聊了起來,
又或者是因為萍水相逢,
彼此沒有負擔,
所以才能傾吐一切呢?

旅行中遇到的朋友,
遇到的能夠聊的很投緣的朋友,
和日常生活中認識的,
總有很大的不同。
那份知心很難得,
但那份其實彼此了解不深的認知卻又很明確。

也許是因為,
在旅程中相逢,
大家都知道如何彰顯哪些,
隱藏哪些,
這樣的潛規則運作下,
使得萍水相逢的回憶總是美好,
因為若是普通朋友日常朝夕相處,
細節處多少會造成摩擦,莫微處難免會有歧見,
那樣瑣碎的事情,總讓友情的門檻拉高,
知音難尋。

旅程,讓細節被濾掉,
基於最終總會分離的前提,
也就把酒言歡在今夕,
不問明朝各自去了

一直聊到午夜,突然熄燈,
前台員工就來勸我們休息了。
說是我們這裡聊天,
其實樓上房裡都聽的清楚,
我們便回房了,
其他的室友人也都不壞,
但我累了,沒聊幾句,
上網看了看留言,
就入睡了。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