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
昨晚聊的很投緣的朋友,
今天一早牽著腳踏車,
退房離開了。
我和他握手道別,
彼此似乎都有默契,沒有留下任何資料。
也許彼此都約略知道,有時候旅行就是這樣,
就讓曾經把酒暢談的夜晚成為記憶就好了,
人生就是一連串萍水相逢,
留下了e-mail,就算有了幾封信,
似乎也不再是那個時刻的情誼了。
就這樣很尋常的道別了。


在櫃檯看見一個很眼熟的女生,
坐在沙發上在看巴金的小說,《寒夜》
我經過了幾次,拿早餐到院子裡吃,
她看見了我然後認出了我,
原來是在同時間也住在喀什青旅的台灣人。
她在喀什第一晚入住時,有跑進我們房間一起和陳釗聊天,
因為那時我也在找人一起上塔縣,
不過後來交集比較少,
她和溫州大姊以及溫州小寶們一團。

不過,在廈門遇到,還是蠻驚喜的。
原來,她先一步離開喀什去了和田,
離開和闐的那天,在和田汽車站,
看到所有我們曾在喀什看到的人,
在那邊排一長列買車票,
包括了Simon,Yvan,Ira,莉莉,
以及其他所有人,包括也住一樓的上海男跟上海女,
以及早我一天離開的高健,看來他在和田停留多了兩天就遇到一樣的人。

後來她就繼續獨自前往庫爾勒了,
在那裡遇到了很慘的事情,
相機被偷了!!!!!!
所有的照片都沒有備分,
除了最最開始,新疆之前無關緊要的幾張照片,
錢財甚至證件掉了,
都遠遠比不上這個,
因為,那些是珍貴的”記憶”的印記!
她非常非常難過,以致於提前結束了旅行,
晚我一天,搭乘一樣的班車,
從西安來到廈門,
準備小三通──搭船到金門後轉搭國內航班,
回到台灣。

我非常非常同情她,
我自己,正是因為最害怕這樣的情況發生,
所以在旅途中,盡量的將像機的照片備份到NB,
若有網路,就盡量有時間就整理挑選照片,
上傳到部落格以及facebook,
就是怕萬一像機以及NB同時被幹,(worst case!!!)
至少還有些挑選過的也是較好的照片有留存。

說起此事,
她真是超級感到遺憾,
說起新疆回憶,她又high了起來。
我從塔縣回來的那一天,
晚上回來的莉莉就告訴我她們那天去附近村莊走走,
莫名其妙被拉進維吾爾族婚禮的故事。

這個台灣女生張純惠當天就是和她們一起去的。
(我本以為莉莉就跟Ira兩人去而已,原來不少人…..)
現在聽張純惠講細節,
真是超棒的一天。
她們是看見有人群聚集跑過去看熱鬧的,
本以為當地人請她們洗個手只是個簡單的習俗,
讓她們進去瞧瞧。
哪知道洗手是因為要進餐,
她們一群人就這麼被邀請進去吃喜酒了。

中間有個過程是,男方要去女方家裡迎娶,
一票人在路兩旁等了好一會兒,
一輛卡車等待著要裝些貨物之類的,
結果,整裝完畢的新郎出來,
大家紛紛爬上那輛卡車…..
原來那是為了這一大群人而用的,
好屌

說的眉飛色舞,
最後卻又回到了像機遺失的現況,
當時拍的照片,全都不見了….
她在新疆也度過快樂的時光,

我只能說
我非常非常替她難過










出去晃了一會兒,到昨天去過的小餐館吃飯,
那一家的味道真是好吃的令人驚艷。
慢慢往回走,
到了距離青年旅舍不遠的知名亮點,
南普陀寺,買票進去晃了一下,
票價非常便宜,三塊錢吧
裡面也還不錯,
不過都是後來改建的了,
台灣的廟宇型式都是承繼於福建,
在我們眼中頗為熟悉。

回到旅社,和張純惠再聊了一下,
就去搭車到碼頭。
要回台灣了。







milste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